第1431章 红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到晚膳的时候,药童回来了,先和吴庸一块整理了一些药方,然后便到了乐颜的房间里。

    “小哥,怎么样?”乐颜看到他,急忙站起身来,问道。

    “我没有见到罗氏。”药童说道,“只有师父进去了,我只能站在外面等着。不过,我问过师父了,罗氏已经病入膏肓了,除了身体,主要是心病,想来她的心病就是你了。”

    乐颜听了,突然觉得,罗氏和自己好似有几分相像,一个牵挂自己的女儿,一个牵挂着自己的娘亲。

    “不过,你让我做的事情,我也做了,但是,那赵老夫人会不会听,我就不知道了,我走的时候,那老夫人也没说什么。”药童说道。

    原来,乐颜想起前一世,有一次她生了病,母妃便去拿庙里求神拜佛,说是能消灾解难。

    于是想了个办法,让药童找机会和赵家的人说,蕲州某处庙里的菩萨非常灵验,让他们去求求神拜拜佛,来保佑罗氏。

    药童今天是找机会说了这件事,但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你别着急,那老夫人虽然没说什么,但也许就去了呢,到那时候,你就可以出现在老夫人面前实施你的计划了。”

    “嗯,等他们去了,我就偷偷去。”乐颜说道。

    她想过了,那赵家有人要害她,她得让家里的老夫人和赵旉知道,让他们以后不敢再害她了。“对了。”药童说道,“今天去赵家,那个掌家的李姨娘的儿子赵祁也受了伤,我去看了,是腿被木梁打折,他衣服丢在地上,有烧过的痕迹,我再想想你说过的他的长相,我看昨天晚上放火烧你的人肯定就

    是他。”

    “他想除掉我十有八九是为了争夺赵家的东西。”乐颜想起前世的姨娘,为了和娘亲争父皇,争后宫的权利,也是用尽各种办法对付娘亲,最后还胜利了。

    “哼,不管什么原因,我也没让他好过。”药童说道。

    “你做什么了?”乐颜好奇地问道。

    “在他敷脚的药里放了点东西呗,这样的脚好一时一坏时,久了皮肉就腐烂,真会成一个跛脚的。”药童得意地说道。

    乐颜顿时瞪大了眼睛,好似没想到药童还有这样腹黑的一面。

    药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说道,“他们对你不好我才这样,我平时是个心软的人。”

    乐颜微微笑了。

    房间里。

    凤千越摸着面前的围棋,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来:这赵家似乎和他还有一些渊源啊。

    他的生母就是赵家的女儿,那武将赵衍算起来就是他的外祖了。“不过,殿下,您外祖当年同时失去两个女儿,悲痛欲绝,很快就病倒了,膝下无人无女的,弥留之际,将家产给了二房的大侄赵攀。现在的赵家,是二房的赵家,要是没有您的外祖赵衍,据说他们二房当

    年的撑不起来的。”吴庸说道。

    这些天,奉凤千越的命令,他也听说了不少这城中的八卦。

    凤千越眼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意味,道,“你说,我既然来了蕲州城,要不要认个亲?”

    吴庸一愣,顿时说道,“这样的话,殿下您就暴露了。”

    ”

    *

    马车连续走了一个多月,路旁郁郁葱葱的树木已经变成了黄沙黄土。

    这日,马车慢慢往前走的时候,夜风策马赶了回来,禀报道:

    “殿下,王妃,再走个两三日就到蕲州了。”

    而蕲州过去再上百里路,便是漠北匈奴的地界了,也是连似月牵挂的地方。

    凤云峥掀开马车帘子,看了看外头,说道,“在这里停下来休息一阵吧。”

    “是,殿下。”于是夜风从马上跳了下来,冷眉也从另外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

    暗卫的习惯,让她一下马车就立刻观察和判断周围的情况。

    夜风走了过来,说道,“累了吧,喝口水。”

    冷眉从他手里接过水,仰起头喝了一口。

    夜风看着她,问道,“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疼?”

    冷眉摇头,说道,“师父和叶师父的药一直在吃着,不疼了。”

    “那就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万万不要撑着,一定要告诉我。”夜风叮嘱道。

    而董慎和叶师父两人则在另外一边靠在一起吃干粮。

    凤云峥扶着连似月下了车,冷眉上前将水和干粮递了上去,凤云峥将水壶递到连似月的嘴边,喂着喝了两口。

    “前面就是蕲州,过了蕲州再走几日就到漠北了。”凤云峥说道。

    就快到了!

    连似月心里头像是焰火一样,悄悄燃烧起来,带着一种既期待又有些害怕的心情。

    来这里找一个活在前世,今生不存在的人,说出来没人会信。

    连似月扭头看凤云峥,他正极目远眺,越靠近漠北,天气越发的热了,他的额头上布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从腰间拿下帕子来,走到他的身旁,抬起脚,伸手将他这些汗擦去。

    凤云峥扭头看她,眼底露出笑意,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说道,“你累不累?”

    连似月摇头,微笑着,不累,一点都不累,有他在身边,什么时候都不会觉得累。

    无论过了多久,这样看着云峥,总觉得踏实又安心。

    若说她带着满腔仇恨而来,是云峥让她感受到了仇恨以外的东西,将她从这份几乎要将她吞噬的仇恨中解救了出来,让她作为妻子,作为母亲。

    “云峥,无论那什么和我交换,我都不换。”连似月突然说道。

    “换,换什么?”她突然的话,让凤云峥有些怔。

    “你。”连似月深深地凝视着他,“无论拿什么和我换你,我都不换。”

    凤云峥听了,心头一阵发热,像个小伙子那般,脸上露出雀跃的笑容来。

    能被月儿承认,他当然特别高兴。

    “杀!”

    “驾!驾!”

    “杀了她!”

    正在这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打杀的声音。

    凤云峥和连似月一愣,同时看了过去,只见远处,尘土飞扬,骏马奔驰,两队人马正在厮杀。

    夜风冷眉见状,立刻丢掉了手中的干粮,警觉地护在连似月和凤云峥的身边。

    董慎和叶师父两人见状,也走了过来。

    “这都是些什么人?”董慎问道。

    “从穿着打扮看,有一边像是匈奴人。”夜风眼睛微微眯起,眼底溢出一丝精光,说道。

    正说着,只见这些人渐渐地近了。

    连似月看了过去,慢慢地看清楚了,“夜风说的没错,那个脸上蒙着红纱的女子率领的是匈奴人,另一队是追杀他们的人,黑衣蒙面,看不出是什么人。”

    因为见过葳蕤的打扮,所以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凤云峥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了连似月,道,“不管什么人,与我们无关,夜风冷眉,不要插手。”

    “是,殿下。”两人同时回答道。

    “红纱的女子好像处于下风了。”叶师父目光落在那女子的身上,说道。

    “她本来就受了伤,想撑过去需要费不少力气。”夜风说道,手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利器。

    ……

    ……

    过了约许久,那些蒙面黑衣人一个一个地渐渐倒了下去,红纱女子奋力厮杀,终于突破了重围,只是她自己也受了重伤,在击退这些黑衣人的时候,自己也从马上摔了下来。

    几名侍卫连忙上前,搀扶住了她,让她坐在地上,她的手紧紧撑住了手里的剑。

    看得出来,这个女子身手很不错,而且非常坚韧,眼底的冷光非一般人会有。

    黑衣人几乎全部被杀死,剩下两三个也已经匆匆离开了。

    红纱女子这边也伤忙惨重,空气中弥漫着刀光剑影后的血腥味。

    “我们走吧。”凤云峥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说道。

    “是,殿下。”夜风走上前,将马车帘子掀开,凤云峥体贴地扶着连似月。

    然而,这时候,那红纱女子身边的两个侍卫却朝这边跑了过来。

    夜风和冷眉立即拔出手中利器,拦在了两个主子的面前,眼底同时溢出一道冷光,警觉地看着跑来的人。

    “这个爷,请帮个忙。”两个侍卫跑过来后,却将手放在心口的位置,躬身恳切而着急地看着凤云峥,说道。

    “萍水相逢,素不相识,不想卷入,告辞。”但是,凤云峥却显得很冷淡,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识。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

    夜风见了,小声对凤云峥说道,“他们听不懂。”

    “我们都不认识对方,所以,我没有要帮忙的打算,我们要走了。”凤云峥直白地说道。

    两个侍卫这下听懂了,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不禁又将目光看向凤云峥旁边的连似月,说道:

    “我们被人追杀,主子伤的很重,只求你们给一点药就好了。”侍卫说道。

    他们知道,行走在外的人,肯定会随身带药的,尤其是这些中原人,有时候还会将大夫随身带着。连似月目光往那红纱女子看过去,只见她身上有血,红纱下只露出一双眼睛,此刻正往这边看过来,目光显然是落在了云峥的身上,她淡淡地笑了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