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幸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祁冷眼看着,待会看到赵留仙的尸体就可以回去向娘和大姐报喜了。

    呵呵!

    但是,赵祁傻眼了!

    赵留仙人呢?就像被烧了,总也该有一具焦尸留下,怎么什么都没有?

    他不顾别人的眼光,拨开人群,几步冲到这柴房门口,瞪着眼睛四处看去。

    别说焦尸了,就算了一个影子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赵祁站在原地发呆,老板娘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这位公子,你这是在找什么吗?”

    “那个小贱人呢?”赵祁突然猛地一把抓住老板娘衣领子,大声地问道。

    “少爷,少爷!”老丁见状,连忙过来,死死拽紧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冲动。

    老板娘莫名其妙,着了火本来就很恼人,突然遇上这么个人,心里更是火冒三丈。

    “来人,把他给我弄开!”

    一声令下,几个小厮走了过来,一把将赵祁驾开。

    “……”不远处,一双冷眸看着此处,他拉住旁边一个人,将一锭银子放在了这人的手中,说道,“帮我做件事,银子就是你的。”

    这男子看到银子,眼底一喜,“公子什么事,请吩咐。”

    凤千越朝他招招手,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是,是,明白了。”高大的男子将银子揣进怀里,然后看准了那个赵祁,猛然间加快速度,用力地朝他的身上撞了过去。

    “啊!”只听到一声惨叫声响起。

    只见这毫无防备的赵祁突然间被撞飞了,直直地撞进了被烧秃的柴房内。

    那原本就被烧毁到摇摇欲坠的木梁被撞的倒塌了,轰然一声倒在了赵祁的身上,顿时其他木梁也开始倒塌。

    “少爷!少爷!”

    老丁见状,吓得大声喊道,然后手忙脚乱地去将倒在赵祁身上的木梁搬开。

    这些木梁滚烫灼热,烧的赵祁嗷嗷大叫,鲜血从嘴角流下来,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过了好一阵子,老丁才将赵祁扒拉出来,赵祁手紧紧抱住了腿,嘴里发出惨叫声,“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凤千越转身离去。

    乐颜躺在床上,一脸乌黑,头发被烧焦了一些,双手上破了皮,有些,一身也被烧破了,散发着焦味。

    吴庸坐在床边,给她诊治,药童站在一旁,双手紧握在一起,显得很紧张,“师父,她怎么样了?”

    吴庸紧抿着唇,说道,“去拿一盆水来。”

    “好。”药童连忙转身,去打了一盆温水过来,按照吴庸的吩咐,拿帕子沾了水,在她的额头上,脸上轻轻擦拭着。

    “咳咳……”过了好一会,她终于咳嗽了几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眼神一片迷茫。

    “乐颜,你醒了!”药童一脸惊喜,手擦了把脸上的汗,一张脸也是乌漆嘛黑的。

    “咳咳……”乐颜张了张嘴,觉得喉咙很痛。

    “被烟火呛了,暂时没办法说话,先歇息吧。”吴庸说道。

    “咳咳……”乐颜咳嗽了两声,眼底露出感激的目光来。

    她以为她死定了,没想到活了下来,她一颗心慢慢放了下来。

    吴庸看了药童一眼,说道,“你留下来照顾她吧,药在这里了,还要按时喝水。”

    “是。”药童连忙说道。

    等师父出去了,药童连忙蹲下身来,说道,“你别担心,没事了,好好修养就是。”

    乐颜点了点头,喉咙疼的像是被刀割一样,发不出一个音来。

    药童将她扶起来,喂她喝水,她用嘴型说了谢谢。

    药童道,“其实也不能说谢我,我只是打算来看看你,不知怎么的,公子没有歇息,和我一起来了,然后我们一来就发现你的柴房着火了。”

    大叔?

    乐颜愣了一下。

    “现在你的柴房已经被烧了,这间房原本是我的,现在给你用,我去和师父挤一起。”药童说道,往她嘴里喂了一口药。

    乐颜眼底浮现一层泪光,点了点头。

    药童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问道,“你说,是不是赵家的人来找你了?”

    乐颜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看见,但是她能肯定,肯定和那天慌慌张张离开的人脱不了干系。

    药童皱着眉头,说道,“这些人真坏,你都这样了,还不肯放过你!你好好养伤,等你养好了,我带你回赵家去找麻烦!”

    但是,乐颜却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张。

    “看来你还有旁的想法,那就先把嗓子养好了,你告诉我,我帮你。”药童说道。

    乐颜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靠在枕头上,她有点儿累了,刚刚为了从火里面逃出来,费了太多的力气和精神。

    现在只觉得累。

    “你好好睡一觉吧。”药童将被子替她改好。

    自己则坐在了床边手撑在下巴,看着床上的人,看着看着,他自己也困了,不一会便倒在她的被子上,趴着睡着了。

    门外。

    凤千越站在院子里,目光落在房间这两个人的身上,眼底闪过一抹沉思。

    她说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在京都,但是,这蕲州的人却在找她麻烦,显然她和蕲州有渊源。

    “她说谎了?”

    凤千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风吹来,远处传来那个赵家人的嚎叫声,一直在叫着腿断了,腿断了。

    他突然惊觉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了,这个奇怪的姑娘与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不应该放太多情绪在她的身上。

    他现在倒是开始对京都的事感兴趣了。“如今,登基的人是凤诀这小子,连似月你可以更加无所顾忌了吧,你这弟弟一向尊敬你,如今只怕把你捧到像安国公主那样的位置了!”凤千越唇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而我,明明不是贱人生的,却被骂了那么多年贱人生的,终于被父皇看重了,可是,父皇又死了,这世间再无凤千越,再无人知道我,我就这样盯着一张陌生的脸,在这穷山恶水之地过一辈子。蕲州不差,但是比起京都来,不就是穷山

    恶水吗?呵呵,老天爷,这就是你最后赏赐给我的吗?”

    他要在这里开一间医馆,但其实,医馆还有其他的作用。

    如今,医馆已经开起来了,那他的事也要开始慢慢地开始进行了。

    他眼底渐渐流露出一抹深沉——

    他想见她,他被那每天重复着的梦折磨的不堪重负,所以,他特别特别想见到她。

    如果再见,他倒想接着他这张陌生的脸,和她好好交个朋友,或者……谈一段感情?

    *

    第二天早上醒来,乐颜能够说话了,但是一说话喉咙就痛,声音也很嘶哑。

    药童给她端来了白粥一勺一勺喂给她喝,耐心而温柔。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他扶着她到外面走一走,她腿上受了些伤,没有走几步就停了下来,药童便从房中搬来一个矮榻,让她半躺着。

    乐颜看了看东厢房的方向,说道,“我应该去和大叔说谢谢。”

    “等你好了再说吧。”药童说道。

    “我在想,我是应该回赵家去了,但是,要怎么回去才好呢?直接回去的话,被赵家的坏人拦截了,会不会又对我不利?”

    小乐颜感到苦恼,仿佛哪个办法都行,哪个办法都不是很好,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而正在这时候,外头一个小厮走了进来,问道,“请问吴庸大夫在否?”

    药童站起来,下意识用披风将乐颜挡住了,问道,“你是谁,找我师父有何事?”

    “原来吴庸大夫是您的师父啊,我刚刚去了您家新开的医馆,说吴庸大夫住在这家客栈里,便过来请他回去给我家夫人看病。”小厮说道。

    “你家夫人是谁?”药童问道。

    “我是赵家的,我家夫人身子不好,想请大夫去看看。”小厮道。

    药童一愣,而披风后面的乐颜一双小手也蓦地握紧了。

    “你家夫人?可是罗氏?我听人说,她病了快两个月了。”为了确证,药童问道。

    “这位小哥,正是。”来人说道。

    罗氏?

    乐颜心头猛地一颤,难道机会来了?

    “你先出去吧,我去和我师父说。”药童将来人打发走后,将披风拿开,一脸开心,道,“乐颜,罗氏就是你娘啊,现在有机会了,我和师父说一声,带你一块回去。”

    乐颜顿了顿,想起昨晚这一场大火,她心里却有了另外一个想法,于是对药童说道,“你帮我做这件事,好吗?”

    “什么事,你说。”药童认真听着。

    听完乐颜的想法,他咬了咬下唇,点头,说道,“可以,就这么办。”

    不久之后,药童便随吴庸一块,前往赵家去给罗氏看病了。

    原本,吴庸并不喜欢这样上门给人看病,但是公子说了,要掌握住蕲州这些权贵的死穴,以后加以利用,看病就能知道很多秘密。

    掌握人的秘密,这是凤千越最擅长做的事。

    药童去赵家了,乐颜在房间里有些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的时候,她目光落在椅子上的大氅上,这大氅经过大火的舔舐,已经被烧破了一大块。她走了过去,将这大氅拿在手里,轻轻地抚摸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