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 痛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凤千越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乐颜这个样子,心里头就涌起莫名其妙的情愫!

    他手下的动作更加用力了。

    乐颜眼看着这鞭子抽在小哥的身上,脑海中想起自己曾经被鞭打的情形来,她紧紧看着,浑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液滑落下来。

    那时候,那鞭子上沾满了辣椒水,鞭子狠狠抽在她的身上,她大声地哭,大声喊娘亲。

    但是,没有用,没人来救她。

    当时,她被鞭子抽打的灵魂都快要出窍了,那一刻,她甚至想咬舌自尽。

    “不要,不要,我错了,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她看着落在小哥身上的鞭子,眼底流露出惊恐的目光来,这鞭子仿佛都抽在了她的身上,她坐在地上,一点一点后退,汗水落下来。

    她目光落在凤千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他的目光——

    “父皇……父皇……”

    这眼神,和父皇一模一样,好狠,好可怕!

    其实,凤千越真正打药童的力气和动作并没有那么可怕,但是陷入回忆之中的小乐颜看在眼里,却把凤千越看做了杀人的恶魔,觉得他就快把药童给打死了。

    突然,乐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抱起一旁的花瓶,飞快地跑到凤千越的身边,扬起手狠狠地往他的身上砸去,用力用力地砸去!

    “哐啷!”

    花瓶砸在凤千越的头上,掉在地上,碎了!

    而凤千越的头也被砸破了,顿时鲜血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公子!”药童吓了一大跳,猛地看了乐颜一眼,然后忍着疼痛爬了起来,“公子,公子,快坐下,您流血了!”

    天啊,乐颜这是怎么了?竟然敢把公子打的头破血流?

    而乐颜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握着,眼神紧紧地看着凤千越,心脏砰砰砰地跳着,脸色煞白。

    花瓶砸过来的时候,凤千越懵了一下,一阵疼痛传来,一阵黏黏答答的感觉从脸上滑落下来,一只流到他的嘴边,他尝到了一股腥甜的味道。

    他扭头,看了乐颜一眼。

    “我,我……”乐颜紧紧握着拳头,她想着,要是他打她的话她要怎么逃出去,并且心里已经狠狠下了决心,如果能平安无事,以后再也不会求他帮忙了!

    她要靠自己,再不想着靠谁!

    就算是一路从这里跪着爬回京都也要回去!

    凤千越伸手,摸了摸脑门,顿时一手的鲜血,药童紧张地急忙去翻医药箱,手不停地发着抖。

    “公子,公子,这是怎么了?”听到动静的吴庸走了进来,一看到凤千越血流满面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走了过来,搀扶着凤千越坐下,目光飞快地扫了一眼地上的乐颜。

    他紧皱着眉头,说道,“快出去!”

    乐颜爬了起来,药童连忙走了过去,压低声音对她说道,“快走吧。”

    她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凤千越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公子,快坐下,我给您清理一下。”吴庸连忙扶着凤千越坐了下来,紧绷着脸说道。

    虽说这位已经改头换面,但也是先帝生前托付的皇子,是他一辈子要侍奉的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有何颜面去见先帝?

    凤千越坐在椅子上,头皮一阵发麻,这孩子竟然打他!

    还有,她刚才眼神是什么意思?为何对他流露出恨意来?

    药童站在凤千越身旁,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吴庸给凤千越包扎完后,躬身道,“公子,虽说没有伤及内里,但是头皮破了,卑职给您敷了药,包扎了,您好好休息。”

    凤千越点了点头。

    吴庸躬了躬身,走到药童面前的时候,却一把拧住他的耳朵,将他一边往外面拖,一边叱骂道,“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敢让公子受伤?”

    “啊啊啊,师父,师父,好疼啊,那小姑娘实在太可怜了,我才想帮帮他,啊……”药童嘴里连声求饶。“糊涂!”吴庸将药童推到一边的角落,低声说道,“你知道那孩子的身份吗?你就敢引到公子面前去,害的公子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这小姑娘奇奇怪怪的,我看肯定有问题,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接近

    她,也不许你再和她说话,否则,我立刻将你逐出师门,回家捡狗屎!”

    这回,师父是真生了气,药童站在角落,低着头,一句嘴也不敢回了。半晌,才喃喃道,“师父说得对,我们是公子的人,自当一切以公子为重,只是,那孩子只有一个人,我便忍不住帮帮他,要是连我也不帮的话,她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忙了,所以我才……但是我没想到,

    她刚才会打伤公子……”吴庸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出身寒微,对这些与你相同境遇的人人总有善心,但是,如果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事,就不要去做,人要先回血自保,然后才是救别人,你好不容易才走出来,不想再回去了

    吧,嗯?”

    他说着,拍了拍徒弟的脑袋,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药童点了点头。

    “记着啊,以后那孩子的好和歹,与你都没有关系了。”吴庸怕他又犯浑,再次叮嘱道。

    “……”药童点了点头。

    *

    乐颜从凤千越的房间出来后,回到了自己住的柴房里,她坐在柴垛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脸颊上都是汗水,脸色有些发白。

    她刚才……她刚才竟然打了大叔!

    这下子,她肯定会被从这里赶走吧!

    她四处看了看,拿过那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大氅盖在身上,紧紧地包裹着自己。

    一会,又伸出手来,折过一根树枝放在手里,紧紧拽着,一双眼睛盯着门口的位置。

    如果有人来伤害她,她一定不会束手就擒的。

    “我有力气,我不怕,来吧,我什么都不怕!”

    她很怕,但是她不能再去找小哥了,小哥今天都挨打了,她不能再连累他,否则,她就和坏蛋没什么两样了。

    即便困的连连点头,她也死死地撑着不敢睡觉,她还在脑海中想着,要怎么样才能知道自己是谁呢?“看今天那人惊恐的样子,想必是费劲了心机害我,匆匆离去,莫非是害怕?这是不是说明那个家里有人是不希望我死的?这大叔铁了心不肯帮我,我不如自己找到那个家里可以保护我的人?这样的话,总

    能活下来。”

    乐颜这样自言自语着说道,小小的脑袋里一直在想着办法。

    靠不到其他人,只能靠自己了!

    既然老天爷让她在这个世界里提前出现,她要好好珍惜机会,咬着牙活下来,一直到找到娘亲和九皇叔为止。

    她要告诉娘亲,真正的好人只有一个,就是九皇叔!其他人,都不能信!

    娘亲,等我!

    九皇叔,等我!

    乐颜一定会好好出现在你们面前的。

    *

    蕲州,赵家。

    赵家曾经在蕲州赫赫有名,源于赵家,曾经出过两个巾帼英雄,从小女扮男装的赵子宁和赵子英两姐妹,赵子宁和赵子英的父亲则是蕲州有名的武将赵衍。

    姐姐赵子宁比妹妹赵子英更加出色,曾经为先帝的女人,先帝答应过她,要接她进宫当皇后,可惜子宁命运不济,没有等来先帝就香消玉殒了,随着一起走的,还有那几岁的儿子。

    而妹妹赵子英后来不知所踪,也曾经有人说,契丹的仁宜太后就是妹妹赵子英,但是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只不过,赵子英消失之后,再也没有过消息回蕲州。

    听说,原因是父亲赵衍在她出走之前,曾经狠狠地打过她一顿,并且宣布断绝父母关系,具体原因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赵衍生了一场大病,弥留之际,将家产给了二房的大侄赵攀。

    赵攀改为经商,经过数年,在蕲州的影响虽然比不是伯父赵衍在世的时候,但是在当地也算是颇有影响力。

    这赵攀生有一个儿子赵旉,赵旉娶了个夫人罗氏,还有三个姨娘,罗氏膝下有一个女儿赵留仙,和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

    但是,一个多月以前,嫡长孙女赵留仙和家长老太太,以及姨娘们出门游玩,最后却被山贼劫持了,赵旉派人几乎将整个蕲州城翻过来,也没有找到赵留仙的影子。

    这罗氏因为找不到女儿,整日以泪洗脸,连襁褓中的儿子都顾不上,结果身体越来越差,寻遍了城中的名医,也没办法将身体调理好。“哎,这赵家的大夫人罗氏病成这样连床都下不了,更别说管家中事务了,现在家里的事听说的老夫人在背后打点,具体的事呢,都由府里的李姨娘在管呢,那李姨娘比罗氏还先进门,生了女儿和儿子。”

    那说着这些杂事的男子叹了口气,说道。

    “我记得罗氏出生挺好,家中都是当官的。”

    乐颜一边给这些客人上酒,一边无意地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资。“是啊,那罗氏温婉贤淑,最是疼爱她的大女儿赵留仙了,只可惜,那孩子命不好,至今不知所踪,我看十有八九已经没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