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我错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你……你是……”这人看着乐颜,使劲眨了眨眼睛,没错,没错,是她!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活生生地在这里?

    “客官,您怎么了?”乐颜发现这个公子样的人有些奇怪,便上前问道,还伸出手去想去捡被子。

    “你别过来!”但是,这人却立刻说道,眼底流露出惊恐。

    没错,是她,就是那个小贱人!因为她手腕上有个红色的树叶形胎记,这一点绝对不会错的。

    “客观?”乐颜一愣,“你认识我吗?”

    她重生在这个人的身上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口被废弃的枯井里的,费了很大一番力气才从井里爬出来,当时身上有伤,特别是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肋痕,很像是被人勒死后丢到井里去的。

    只是,她当时沉静在又活过来的喜悦中,没来得及细想太多,等忍着痛跑到这个地方来的时候,饿的头昏眼花,差点就死过去,不得已只好做了一个多月的小乞丐。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也曾经想过自己这幅身体是谁,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认识自己的人。

    现在,眼前这客官惊讶的样子,显然的认识她的人才是。

    “不认识!”但是,这公子却斩钉截铁地说道。

    “但是你……”

    “这儿的环境不好,老丁,我们走!”公子哥儿站起身来,转身走了出去。

    乐颜一脸疑惑,不,这公子肯定是认识他的,不然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来,只是,他为什么要说不认识呢?

    是不想认她吗?

    那公子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又偷偷回头看了乐颜一眼:

    都那样了,还没死,这个小贱人真是命大,他要马上回家去,告诉娘和姐姐,不能让这小贱人活着回赵家去,否则,否则精心策划的一切就付诸东流了。

    “三少爷……”老丁唤道。

    “走,回家!”这人快快上了马车,离开了此地,往南边的方向行驶而去。

    “客官!”乐颜见状,连忙跑了上去,但是,马车已经飞快地走了。

    乐颜站在原地,眼底闪过一抹思绪,她更加确定了,这个人是认识他的,但是,他为什么急着走人?

    难道,她被人勒住丢进枯井里,和这个人有关系吗?

    想到这里,乐颜浑身起了一阵寒意,她突然害怕起来,那他现在发现她了,会不会还来害她?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她再也不想受伤了,更加不能死去,她还没有找到娘亲,她不能死,不能死。

    她浑身瑟瑟发抖,下意识地后退,目光闪过惊恐。

    “乐颜,你怎么了?”这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乐颜猛地抬头,只见药童身上背着个药箱站在面前,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我,我……”乐颜突然上前几步,抓着他的药箱,说道,“我好像遇到我的家人了。”

    “家人?”药童眨了眨眼睛,露出不解。

    “你跟我来!”现在只有这个小哥肯帮她,她除了和他说,不知道还能和谁说。

    “你说,刚才有个人可能认识你?”听完乐颜对刚刚情况的描述,药童瞪大眼睛,惊讶地说道。

    “我不是脑子不好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但是刚刚那个人,看到我的时候很惊讶,明显的认识我的。”乐颜肯定地说道。

    她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她受了太多得罪,逃跑过太多次,所以已经变得很机警了。

    “但是,如果是你的家人,他为什么不认你,还急着走掉呢?”药童问道。

    “我也觉得奇怪。”乐颜说道,“如果是认识的人,起码也会打个招呼,可是他不但没有认我,反而,还表现地很惊讶,甚至惊慌,我跑上去叫他的时候,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好像在逃避我似的。”

    “这就太奇怪了,难道,他害怕看到你?你对他有什么威胁不成?”药童思索着,说道。

    “我在想,他是不是就是那个把我推进枯井里的坏人。”乐颜说着,脸色一阵苍白。

    药童听了,也心头一紧。

    “如果,如果他是害我的人,现在看到我没有死,肯定会继续想办法除掉我……怎么办?他如果再来杀害我怎么办?”她小小的身子禁不住瑟瑟发抖。

    就算她脑子在灵活,但是,她还是个孩子,根本就是手无寸铁啊。

    药童也变得紧张起来。

    乐颜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住他的药箱,说道,“小哥,拜托你,帮帮我好吗?我不想死,我不想再受伤,我要回京都找我娘亲。”“你,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帮你想办法,我会帮你想办法的。”药童连忙说道,他觉得这小姑娘真是太可怜了,没有记忆,没有家人,什么都没有,就只记得一个娘亲,可是这个娘亲也不知道在什

    么地方。

    “你也别太担心,或许,或许你娘亲也正在到处找你呢,等她找到你就好了。”

    乐颜摇了摇头,说道,“她不会找我的,她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

    “你不要灰心啊……”药童连忙握紧了她的小手,说道。

    乐颜一把抹去腮边的泪水,说道,“小哥,我觉得最能保护我的人其实是你家公子,要是能在他身边服侍的话,别人想害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说得对,最有能力的人其实是公子。”药童说道,眼底闪过一抹思索,“可是公子他闭门不出,该怎么办呢?”

    “要不,要不待会我代替你去他房里送饭菜。”乐颜说道,“可是,这样就会让你挨骂了。”

    “我没关系,我挨的骂多了去了,不在乎这一点,那等一会我叫你,你去送饭菜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最近公子有点怪怪的,我都不敢多和他说话。”药童认真地叮嘱道。

    “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乐颜说道,心里对药童也充满了感激。

    乐颜手里端着饭菜,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东厢房的门:咦,没人?

    她四处看了看,竟没有看到凤千越的身影,她抬起脚一边四处看看,一边走了进去。

    “你进来干什么?”这时候,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乐颜吓了一大跳,手一抖,手里的东西差点就摔倒在了地上。

    这才发现,原来大叔正站在窗户边上,背光,他的身影被阴暗吞噬了一般,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冷如冰窖,让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咬着下唇,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将饭菜放在桌子上,说道,“小哥摔了一跤受了伤,我刚好经过,所以替他把饭菜给大叔拿过来了。”

    “放下,出去。”凤千越说道。

    他目光所及之处,这孩子站在那儿,有点怯怯的,但是眼底却很固执,看起来很脆弱,但其实很坚强。

    这样子,和他梦里的那个女儿很像,仿佛就是她一样。

    乐颜没有出去,她鼓起勇气,走到凤千越的面前,说道,“大叔,药童受了伤,您也需要人照顾,你让我来好吗?我不要月钱,也不吃你的饭菜。”

    “那你要什么?”凤千越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别人不找,偏偏一直找他。“我……想要大叔保护我,不要让我被人欺负。”乐颜仰起头,眼底带着渴望的目光,“我今天好像看到曾经害过我的人了,我怕他们再来,如果大叔在身边的话,他们就不敢乱来了,我请求大叔保护我,不

    要让我被抓走,我还要去找我娘亲,我娘亲很危险,如果我不提醒她的话,就没人提醒她了。”

    凤千越久久地看着她,她的眼底充满了期待,双手紧紧握着,一双鞋子脚趾头的地方破了。

    她的身上,总是有受过伤的痕迹,好像一直处在危险之中似的。

    “出去。”但是最终,凤千越说道。

    “大叔……”乐颜的心沉到了谷底,整个人沮丧极了,看来还是没能打动他,她只能靠自己了吗?

    “药童!”他冷声喊道。

    外头偷听的人脸上露出一抹懊恼,然后推开门,低着头走了进来,看了乐颜一眼后,朝凤千越躬身,道,“公子,我在呢。”

    “跪下!”但是,凤千越却厉声呵斥道。

    “……”乐颜一愣。

    药童抿了抿唇,慢慢地跪了下来,自觉地张开双手,举了起来,凤千越沉着脸,拿过一旁的鞭子,扬起手来,狠狠抽在了药童的身上,药童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表情来。

    乐颜只觉得这一鞭子抽在了她的心上,她急忙跪下,哀求道,“大叔,小哥什么都没做,是我不好,是我一直求他让我来请大叔帮忙的,大叔,你不要打他了。”

    但是,凤千越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仍旧一鞭子一鞭子地抽在药童的身上,药童身体蜷缩成一团,半跪在地上。乐颜见了,跪着爬到凤千越的面前,她脸色苍白,渐渐有些喘不过气来,“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让小哥帮忙了,我再也不会来找你了,是我错了,求求你别打他了,求求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