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我不要别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瑭瑶成功了,想起与萧河有关的曾经,她真的很难过,斯人已逝,但是那些尘封在心灵深处的记忆已经敲打,便盘踞了所有的心思。

    令月儿站在那扇紧闭的门前,旁边的人说,萧夫人吕喜这一年多以来,从未出门半步,一直守在这宅子里潜心念经,守着自己儿子的骨灰盒。

    令月儿每隔一段时间派人送来的东西,也只是被放在门内,没有任何人见过萧夫人本人。

    萧柔因为受不了这股子冷清,过了不到两个月已经另择住处了。她倒是用她二哥死后所得到的钱财过的很好,经常叫些戏班上门来唱戏取乐,还传说她与几个戏子有染,曾被人看见在假山石后面与家中护院调情,衣服脱落在地,总之名声很狼藉,但是她满不在乎,没

    了身份,她反倒活的肆意。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公主,您请进来吧。”嬷嬷小声说道。

    令月推门进去,扑面而来是一阵清冷的气息,让她感到有点冷。

    “公主,今天是二少爷的生辰,夫人这会正在给二少爷烧纸钱。”嬷嬷一边领着令月往放置萧河骨灰的地方走去,一边说道。

    令月一愣,“今天是他的生辰?”

    她竟来的这么巧。

    “是啊,这几天夫人都在准备着,不然的话,今天恐怕也不会给公主开门的。”嬷嬷说道。

    一路走到了后面的院子里,远远地闻到一股烧纸钱的味道。

    令月看到萧夫人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前放着一个火盆,火盆前方的黑色桌子上放着一个骨灰盒,她正烧着纸钱,一年多的时间,她已经苍老了许多,发间已有白丝。

    她坐在稍暗的地方,有了火光的照耀,那张显得苍白的脸隐隐浮现一抹哀伤。

    令月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拿过一旁的纸钱,放进火盆中。

    “我还记得,上一次河儿过生的时候,是在萧家,热热闹闹的,我问他生日想要什么,他说希望我身体好,过的好……”萧夫人喃喃地说道,声音嘶哑,脸上浮着一丝哀伤。

    令月没有说话,默默地烧着值钱,目光落在那骨灰盒上。

    “公主,谢谢你还记得他。”萧夫人看着她,说道。

    “不会忘记的。”令月说道,眼底浮现一层泪光。

    “河儿知道你这么说,一定会很开心,他已经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入我的梦了,不然我可以告诉他,你今天来过了。”萧夫人说道。

    令月看着萧河的骨灰盒有些出神。离开这宅子的时候,萧夫人罕见地出了后院,送她到了门口,握着她的手,说道,“公主,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照料我,但是,如果日后有不方便的地方,公主就不要再来了,我一个老太婆,在这世界上也

    活不了多久了,不需要什么东西的,公主还惦记着我河儿,我就心满意足了。”

    萧夫人虽然足不出户,但也知道当今皇帝已经换了,这公主很有可能的未来的后宫之主,如果继续亲自照顾照料,恐怕给她带来麻烦。

    “夫人,照顾你是我曾经答应过萧河的事,无论怎样,我都会履行诺言的,这些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令月说道。

    萧夫人见她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几句之后,令月就坐上门口的马车走了。

    “……那不是连月吗?”令月上马车的时候虽然蒙着脸,但是打从旁边经过的冯娉婷还是凭着她的衣着打扮,认了出来。

    马车走了,冯娉婷看了看那扇紧闭的乌色大门,疑惑地说道,“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来这种地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

    “小姐,据说天宝大将军萧河的骨灰盒供在这里,萧夫人守在里面,足不出户的。”一旁的侍女说道。

    冯娉婷看看令月远去的轿子,眼底闪过一抹沉思,随后微微笑了笑,道,“没想到,固淳公主也是这般重情重义的人,还惦记以前的男人,不知道皇上知道了作何感想,其他大臣知道了,又怎么看呢?”

    “小姐……”丫鬟微微一愣,提醒道,“固淳公主如今是安国公主的女儿,恒亲王妃的妹妹……”

    “那又如何?皇后的位置,没那么好坐。”冯娉婷道,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令月回到宫里的时候,经过御花园的海棠花树下时,突然间,那海棠花花瓣纷纷扬扬落下来,她一愣,站在原处:好美啊,美到令人心醉。

    微风拂过,空气中带着香甜。

    这时候,一袭明黄色锦袍的男子从花雨中走了过来,他英俊挺拔,眉目如画,仿佛画中走出的人。

    令月儿看着他慢慢走来,心里头怦怦直跳,眼底满含着柔情。

    凤诀一直走到她的面前,脸上含着淡淡的微笑,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他抬起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低头闭上眼睛,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唇比花还香,比蜜还甜,令他流连忘返,久久不舍得放开。

    令月儿依偎在他的怀中,脸色微红,过了好久好久,凤诀才终于放开了面前的人,说道,“匈奴人已经走了,问题已经解决了,大臣们都催着朕选好皇后,举行大婚呢。”

    令月听了,心头一跳,道,“皇上……”

    “明日,我便要在早朝的时候,宣布册封你为皇后。”凤诀语气坚决地说道。

    “嗯!”令月用力地点头。

    初见之时,已经喜欢;大牢之内,已经私定终生。

    现在,便是他昭告天下的时候了。“不过,皇帝结婚可没有那么简单,光是准备就要准备个半年,听礼部的人说父皇和母后当年的大婚足足准备了一年半,才正式开始婚礼大典,这其中还有各种仪式,十分繁琐,原本我们也要等这么久,但

    是我说了,朕最多给半年的时间,其实半年也不愿意给,但是他们说半年也已经很赶了,再快的话大婚就办不下去了,我只好答应。

    所以,你要等半年以上,这半年里,你都不能进宫了。”说起这个,凤诀心里就十分惆怅。

    在他昭告天下准备迎娶固淳公主以后,到正式举办大婚的这半年,令月就不能再进宫了。

    按照规定,宫里要派教习嬷嬷等各种人前去公主府教她各种皇后的礼仪,还要读很多的书。

    “真恨不得先不要昭告了。”凤诀说道,手轻轻抚摸着她粉红嫩白的脸颊,心中十分不舍。

    “没关系的,我不太着急,慢慢来吧。”令月说道。

    “但是我着急啊,这种时候,我就恨不得自己不是皇上,这样过几天就能把你娶回来。”凤诀说道。

    令月的脸微微泛红,道,“你忍一忍嘛,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来,而且,我们可以偷偷写信,让四九替我们跑腿。”她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凤诀见她略露出调皮的模样,心头一动,又想亲她了。

    “皇上……”而这时候,信任太监总管莫公公走了过来,战战兢兢地唤道。

    “什么事?”凤诀的遐想被打断了,他心里头有些不悦,心想以后和令月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下一道命令,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过来!“太皇太后说皇上您还没有大婚,但是年龄已经到了,身边不能没有女子陪侍,便亲自挑选了几个,已经送到荣元殿了,请皇上过目,喜欢的话就全部留下,不喜欢的话也应该留下两个左右,待皇上正式大

    婚,册封了皇后之后,可将这几人册封为美人,若是能为皇上生下一儿半女,也还可以册封为嫔,这是太皇太后娘娘说的。”莫公公尽职尽责地说道。

    凤诀一听这些话,立刻变了脸色,急忙慌张地看向令月。

    有女子陪侍?令月一听,脸上神情微微变了,悻悻地低下头,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襟,说道,“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皇上回荣元殿吧,别让美人们等久了。”

    她说话的时候,有明明抑制不住的酸意。

    “哎,你别误会,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凤诀连忙拉住了令月的手,不肯她走,“别走,别走,你这样就走了,我会急死的。”

    凤诀握着令月的手不松开,回头,冷冷地看着莫公公,说道,“把人都给我撵走,以后没有朕的允许,荣元殿不得出现什么女人,朕不需要女子陪侍,朕等着朕的皇后就是了!听明白了没有?”

    “可是……”莫公公顿了顿,道,“太皇太后那边……该怎么说呢?”

    凤诀不悦,冷声道,“朕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说,有什么好支支吾吾的。莫有民,你是荣元殿的人,你若听令于朕以后的人,朕便立刻砍了你。”

    “是,是,奴才遵命,奴才遵命,这就去回了太皇太后。”莫公公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跪在地上,然后匆匆起身回荣元殿去打发那些女子了。凤诀重新看着令月,认真地说道,“你放心,我不要别的女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