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生气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来有一次,连家花园中,粉色花朵间,她突然说喜欢他,他猝不及防时,她已经亲吻了他的脸颊,然后流着眼泪匆匆离去,那一滴眼泪落在了他的脸颊上,滚烫的,慢慢滑落下来。

    从来没有姑娘为他哭过,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一直觉得脸颊上有一滴泪。

    曾经一度,他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子一定是姐姐这般,但久了才发现,这个不一样的姑娘已经不知不觉得进入了她的内心。

    直到二度去山海关驻守,在那宣纸上画着一个一个的“正”字,他才知道,她已经侵入了他的灵魂。

    他有了一种要好好拉着她的手一起跑到未来去的感觉。

    ……

    “皇上。”这时候,有人先发现了凤诀的身影,不禁惊喜地唤道。

    令月听了,和众人一起回过身来,只见他已经脱下了穿在龙袍外面是白色丧服,站在那儿,玉树临风,英俊挺拔,尽显帝王之姿。

    几个皇亲国戚的姑娘家见了他,脸都红了,眼底全是仰慕之情。凤诀还是大将军王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贵家小姐的主意,好多人都等着他娶妻的时候,纷纷求着家中父母去先帝面前求亲。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贵为九五之尊,被他看上就意味着荣华富贵,飞华腾

    达,就算不是皇后,当个贵妃也是好的,再不济,还有其他妃嫔,皇帝三宫六院的,总需要不少女人。

    “拜见皇上。”众女跪了下去,娇滴滴地道。

    令月也跟着一块跪了下来,但是凤诀的目光始终只停留在她一个人的身上,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脸上没有往日亲切的笑容,眼底甚至有一丝寒意。

    “平身。”他说道,声音淡淡的。

    令月一愣,站起身来,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是怎么了呀?

    “皇上也有雅兴来赏花么?”其中一个贵家小姐柔声问道,眼底流露出浓浓的倾慕之情,这是冯德妃的亲侄女冯娉婷。

    “是,朕来赏花。”他回答道,目光却仍旧看着令月,眼底有一丝恼怒。

    而被皇帝回了话的冯娉婷一脸雀跃,道,“皇上来了的真是时候呢,我们几个正在吟诗作对,皇上可有雅兴一起来?”

    “没有。”但是,凤诀却回答道,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冯娉婷一愣,诧异地抬起头来,这皇上向来对下面的人不会太过苛刻,这是怎么了?竟然当众让她这样没有面子?

    只见凤诀走到了固淳公主身边,当众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固淳,你跟朕过来一下,朕有话和你说。”

    什么?

    众人一愣,皇上怎么堂而皇之拉固淳公主的手了,不是说皇上还没有女人吗,怎么看起来对固淳公主不一样的?

    尤其是冯娉婷,不禁握紧了帕子,看着令月的目光又几许讽刺。

    “皇上。”令月见他这样,下意识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他却拽的紧紧的,不肯松开。

    “那么,你们都退下。”凤诀命令道。

    “是,皇上。”众人听令,慢慢退了下去。

    几人看着他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心里充满了疑惑和嫉妒,特别是心仪凤诀,梦想着能够入住后宫,也在今日大臣地上的奏折上的冯娉婷,她走到御花园门口的时候,还回过头来看了看。

    “娉婷,走了,还看什么?”那蒋心仪唤道。

    “来了。”冯娉婷转身,目光中闪过一抹冷峻。

    ……

    “皇上,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呢。”令月说道,手还被凤诀紧紧握在手里。

    “朕是皇上,若是当众握你手的勇气和权利都没有,这皇上岂不是当的太窝囊。”凤诀说道。

    他在生气?

    令月眼底露出一抹诧异,“你怎么了?”

    “不过,朕今天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窝囊废。”凤诀说道。

    “到底怎么了?”令月实在不明白他这样子是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拜过天地,是真正的夫妻了,但是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准备嫁给葳朗。”凤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说道。

    令月听了,一惊,他知道了?

    看到她的表现,凤诀就知道了,礼部大臣没有乱说,葳朗说的也是真的,令月真的准备嫁给葳朗。

    “为什么?为什么礼部的人都已经开始为你们筹备婚礼了我才知道,十一,难道你不信任我吗?有什么事,你不能和我说,偏偏让我成了一个大傻瓜!”凤诀不解,粗声问道。

    “……”令月低下头来,要怎么说呢?说是为了救他吗?这样,他会觉得愧疚,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吧。

    “所以,在你心目中,我凤诀就是这么不值得你信任是不是?在你的心目中,你对我,没有半分信任是不是?”凤诀见她不说话,想起大臣说礼部已经在准备给她做嫁衣了,心里头便冒起一丝火气来。

    天知道,他最近偷偷瞒着和姐姐商量,准备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他惹的有多辛苦,结果,却告诉他,她说要嫁给别人了!

    不管怎么样,她瞒着他,不告诉他,让他感到伤心!

    “不是的,我准备……”令月想要解释。

    “算了,别说了!”凤诀却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变得冰冷,说道,“朕不会让你远嫁的,此事朕会摆平,你回去吧,好好留在寿宁殿休息,风大,不要随便乱走。”

    他说完,转身快步离开了御花园。

    “连诀!”令月追了上去,想要解释,他不是不信任她,而是……

    “不用跟上来来,朕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凤诀说道,没有回头。她知不知道,不被她信任的感觉太糟糕了,她还不明白了,无论好歹,只要她说,他就会替她遮风挡雨,可是,她不肯相信他,甚至如果不是今日礼部来提立后的事,他是不是要等她快出嫁的时候他才会

    知道?

    “连诀……”令月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像是被刀割了一次,疼。但是,凤诀已经走出了御花园,一会就不见了身影,他走的很快,脸色不好看,他必须马上解决和葳朗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