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麦芽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千越听罢,眉头微皱,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毕竟是个孩子,天真到惹人发笑,不过,他梦里出现的那个女儿,也是这样,单纯执着地像个傻瓜,和她娘一样傻,傻到让他生气,让他厌恶。

    所以,他讨厌那个女儿,而那个女儿也不喜欢他。

    “我娘亲说的呀。”乐颜说道。

    “你娘亲?”凤千越皱了皱眉.

    “是,我娘亲和我说过,如果哪一天找不到她了,就记住第一个帮我的人,紧紧跟着他,他会替我找到娘亲的。“乐颜坚信娘亲的话,所以现在要照着娘亲说的去做。

    她根本不知道,现在,她的娘亲的连似月,是绝对不会说这句话了。

    “呵呵。”凤千越淡淡一笑,说道,“有够蠢的,那你娘亲没有告诉过你,什么人不能找第二次吗?”

    乐颜茫然地点头,“不知道,大叔,什么人不能找第二次呢?”

    “我这样的人。”凤千越说道,目光中带着一丝决绝的冷意。

    乐颜心头一怔。

    “小姑娘,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第一次出手,纯属偶尔,而且主要是因为他们太闹腾,吵到我了,所以,你期待的第二次,不会有的,趁早死了心,走吧。”凤千越冷淡地说道。

    “可是……”乐颜一听,充满期待地心顿时沉到了谷底,眼底闪烁着泪光,说道,“大叔,要怎么样,你才肯帮我呢。”

    “出去吧。”凤千越挥了挥手,低头开始吃饭,目光森冷。

    乐颜微微一愣,突然觉得眼前这大叔的眼神很可怕,又似曾相识,就像,就像她那个父亲一样。

    她顿时后退了一步,小手放在身后,难道自己真的找错人了。

    大叔也是个坏人吗?

    那样的眼神,她觉得实在太可怕了,每每想起就心有余悸,如果这辈子有机会见到父亲,她,她,她一定要狠狠咬他一口,不,要拿一把刀割破他的喉咙,就像姨娘拿刀割破她的手脚一样。

    她想起娘亲被打入冷宫后,姨娘偷偷虐待她,而父皇视而不见的事,身体不禁一阵瑟瑟发抖,站在凤千越面前,挪不动脚步。

    察觉到这孩子的异常,凤千越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只见她脸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从额头上流下来,一副就快要站不稳的样子。

    “你怎么了?病了?”凤千越看到她这个样子,放下手中筷子问道。

    乐颜后退一步,背靠在门上,拼命摇着头。

    凤千越起身,往她身边走过去。

    乐颜看着她,眼前的大叔突然变成了她父亲的样子,她连连摇头,说道,“不要过来,不要打我,娘亲,娘亲救我,皇叔救我……”

    凤千越停住了脚步,眼底充满了疑惑。

    皇叔?还是黄叔?

    这小姑娘到底是谁?

    过了好一会,乐颜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她看看四周,轻轻地松了口气。

    她已经不在那可怕的地方了,现在的她身边没有那些人了,她又活过来了,她借着另一个人的身子活过来了。

    所以,不用害怕他们了,她只要努力找到娘亲就好。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液,说道,“我,我染了风寒,有点不舒服,对不起,大叔,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凤千越看到她身上到处都是伤,一双冷眸望着她有点踉跄的步伐。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转过身来,说道,“大叔,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好好帮你做事,等到你肯帮我的时候为止,大叔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她将一直捏在手里的一个小纸包放在凤千越的桌子上,说道,“大叔,这是我送给你吃的。”

    她乖巧地鞠躬,然后乖乖地走了出去。

    凤千越看着她的背影,只见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背,好像很疼的样子。

    他收回目光,走到桌子前坐下,继续低头吃菜,吃着吃着,他的视线落在了这个被捏的紧紧的纸包上。

    这纸包包的很差劲,还被揉的不像样子,甚至还留下了他手上的汗液。

    他拿起来,扬手准备丢掉。

    但是,终究还是放下手来,将这纸包打了开来,打开一看,只见这里面包着的是一颗麦芽糖,糖已经融化了一些,黏在纸上,有些糊了,看起来,捏在手里已经蛮长时间了。

    这孩子请他吃这个东西?他从来就不吃糖的。

    呵呵……

    他将麦芽糖放在了一旁。

    ……

    “乐颜……“连似月猛地坐了起来,手紧紧抓着被单,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了惊惧,汗水打湿了她的脸颊。

    “月儿……“凤云峥听到连似月的声音,也从睡梦中惊醒,连忙抱紧了她,“又做噩梦了吗?”

    连似月看看周围,感受到云峥怀中的温度,吐了口气,身子软软地倒在了他的怀里,眼底落下眼泪来。

    前世受尽渣男贱女的折磨而死,最终浴血重生归来,她披上了最坚硬的铠甲,有一颗最冷硬的心肠,任它暴风骤雨,她自岿然不动。

    但是,内心深处始终有个地方放不下,那就是乐颜,她可怜的女儿乐颜,尤其是有了承君挽君之后,每每看到他们如此幸福,总会不由得想起那个敏感又可怜的女儿。“是我不好,我太蠢,太软弱,我是她的全世界,却没有好好护她周全,才被他们那样对待,十岁送去匈奴和亲,她还那么小,她过得该有多苦……云峥,我的心太痛了。”连似月伏在凤云峥的怀里,落着眼

    泪,说道。

    “月儿,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是我不好。”凤云峥将连似月紧紧地抱在怀中,自责地说道。

    “云峥!”连似月突然从他怀中抬起头来,说道,“我想去漠北,去匈奴!”

    “月儿……”凤云峥眼底露出一抹惊讶。“最近我总是做梦,梦见一个小姑娘的背影,她赤着脚,好似一个乞丐的样子,一直在哭,梦里的她像是在漠北那样的地方……我想,我想这会不会是某种暗示……“连似月眼底充满了期待,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