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2章 另谋出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皇死了。

    那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能帮他恢复身份的人了,凤千越便也永远的死了。

    父皇啊,究竟是怎么死的?

    吴庸不是说过,父皇的身体其实早已经没了大碍,只要注意保持好情绪,便能再活很长时日吗。

    怎么突然间就驾崩了?

    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他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不过,他倒没有太大的悲伤,只是淡淡的惆怅,因为他与皇帝向来不亲近。

    后来知道他不是贱人生的,而是他最喜爱的女子生的,他也没有太多感觉了,毕竟小时候过的太苦太累,等他知道真相的人,已经历经沧桑了。

    “新帝是谁?”过了好一会,他紧声问道。

    “新帝为周仁帝,乃原来的十一皇子明安王。”药童说道。

    “竟然是他?”父皇选择的人原来是他?

    一个从小在民间长大的人,竟然成了皇帝。

    呵呵,众人皆在凤烨和凤云峥之间猜测,都没想到会是凤诀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吧。

    “可还有其他消息?”凤千越问道,新帝登基,宫里肯定会发生大事,这是惯例。

    “有,六殿下意外死亡,八殿下染了重疾,也身故了。”药童说道。

    “什么?他们两个都死了?”凤千越更加震惊了。在他的记忆中,凤羽是个潇洒肆意的人,从来就不曾参与过什么争斗,这皇子之争,与他定没有什么关系,他这意外死亡是怎么个意外法,别人不明白,但是他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只

    不过宫里不会对外宣布罢了。

    而凤烨呢?他就更加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死掉了,他一直以来就是皇位的有力继承者。

    听了这些消息,虽然不在宫里,但是凤千越也能感受到那惊心动魄的争斗,他能想象这几个人是经历的怎么样的手段后,才登基的登基,死去的死去。

    但显而易见的是,凤诀是胜利者,而凤烨……败了。

    但是同时,他也永远失去恢复身份的机会,这世界上除了身边的两个人,就只有父皇还知道自己活着。

    “吴庸……“他唤道。

    “公子。“吴庸走了进来,他刚刚得知皇上驾崩的消息也很震惊。

    “当初父皇让你带我出宫的时候,到底交代过什么没有?”凤千越问道。“皇上只说,让我带着公子离宫,越远越好,待安定下来了便将消息禀告给皇上,待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再让公子回京都,给公子安排一个身份或是官职,好让公子能近身陪伴。其余的,便什么都没有说过

    了。”吴庸说道。

    “只是,皇上现在已经驾崩,众人皆以为公子已经……那皇上当初说的话,也就做不得数了,公子,咱们得另谋出路了。”

    凤千越眼底闪过一抹沉思,这么说来,父皇其实已经想好怎么来安排他的后半生了。

    但是现在,父皇已经死了,那么他的后半生就要靠自己来安排了。

    后半生,应该怎么过呢?

    凤千越目光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师徒二人,父皇死了,药童懵懵懂懂,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只知道他是需要被好好照顾的公子。

    也就是说,这世界上只有吴庸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了。

    吴庸从凤千越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心头一颤,连忙跪了下来,道,“公子放心,卑职一定守口如瓶,卑职过去效命于皇上,现在效命于公子,往后也只有公子一个主子。”

    药童不明白公子和师父之间的暗潮涌动,只知道师父下跪了,他也要跟着下跪,“公子,我学会继续效命的。”

    凤千越点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往后,我就只有你们师徒二人了,我们就好好地生活吧.”

    “是,公子,遵命。“吴庸和药童道。

    “我的脸已经全都好了吗?”凤千越问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吴庸微微抬头看了眼他的脸皮,说道,“公子放心,这张脸不是人皮面具,是真正的脸,这张脸一辈子都属于公子的,不会再有问题了。”

    凤千越点了点头,道,“甚好。”

    “公子,您这张脸长得真好看呀。“药童有些痴迷地看着他的脸,说道。

    凤千越伸手摸了摸,道,“是吗?其实我自己原来的脸,才叫好看。”

    他的样貌在京都也是数一数二的,虽不及凤云峥惊艳,但是也有不少女子沉迷于他的皮囊,从而任他差遣

    “真的吗?那真是遗憾没能见过公子的本来样貌。”药童颇有些遗憾的意思。

    “就你多嘴!”吴庸连忙说道,因为担心凤千越介怀。

    “无碍,他说说也好,不然,我也会忘了自己到底长什么样,老实说,现在想起以前的样子的时候,也有些模糊了。”凤千越说道。

    “如果公子怕忘记自己的样子的话,为何不画下来呢?”药童说道。

    凤千越一笑,伸手弹了弹药童的额头,道,“这主意倒好。”

    吴庸听了,却有些犹豫,道,“公子,不如都忘了呢。”

    凤千越听了,手微微一颤。

    “忘记自己猜是最安全的,若画下来,流露了出去,那就露馅了,会给公子引来杀身之祸的。“吴庸说道。

    凤千越拿着墨笔的手缓缓放了下来,是啊,他必须忘记自己,“你说的是对的,我还记着干什么,永远也回不来了,记着也是徒增伤感。“

    吴庸见凤千越动摇了,狠狠瞪了药童一眼,低声叱骂道,“你再多嘴,坏了公子的事,我扒了你的皮,把你送回去继续捡狗屎!”

    “知道了,我就是有点好奇嘛。”药童嘟囔着嘴巴,说道。

    吴庸再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 “公子,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继续留在蕲州吗?”吴庸问道。

    “开间医馆吧。”凤千越说道。

    “开医馆?”“我们的盘缠总有用光的时候,等到时候手头拮据,饥寒交迫,不如现在开始想好谋生的出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