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新的开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烨终于要离开裕亲王府了。

    王府里的奴才也都清空了,这些人全部都被打发却别的地方,他只留下云庆在身边了。

    推开那一扇厚重的门,他抬起脚走了出来,跨出这一步,下一步便是下一个人生。

    他回头,看着这生活了多年的地方,裕亲王府这几个字还是当初父皇亲自所写的。

    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陪着他长大成人的。

    如今离开,便不复相见,以后再也不会有裕亲王府了,也不会有裕亲王了。

    “殿下,要关门了。”云庆小声而不舍的说道。

    “关吧。”凤烨淡淡地说道,转身,往马车上走去,身后响起了沉重的关门声,和他的脚步一样沉重。

    上了马车,云庆说道,“殿下,皇上只说拿了木鱼就要出家,可没说咱们要去哪里,殿下可想好了去何处吗?”

    凤烨抬起眼睛来,说道,“去九华寺吧,不,不要去九华寺。”

    那里有熟人,宫里的人也常去祭拜,他去那里的话,始终会有所牵绊。

    “那要去哪里?殿下?”云庆跳上马车,问道。

    “往南边走吧,一直走,找一间没有什么香火的寺庙再说。“凤烨说道,况且,他也需要一边走,一遍理清心里的思路,慢慢忘却,慢慢修复内心的缺口。

    “是,殿下。”云庆挥起马鞭,用力地甩了一把,马蹄扬起,往南边的方向走去。

    凤烨掀起马车帘子,只见,裕亲王府这四个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逐渐看不见了,他放下帘子来,闭上了眼睛。

    他离开王府的时候,只带一样东西,凤羽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带了。

    如若失去了挚爱,又失去了至亲,那一切都变成了身外物。

    他紧紧抱着这封信,道,“六王兄,我听你的话,我会活下去,用后半生来赎罪,来怀念,来忘却……”

    他突然之间想起,以前六王兄尚在人世的时候,见他总是与一些和尚呆在一起,还担心他会不会出家为僧,还说不许他总是去庙里。

    谁知道,他当真要出家为僧了。

    人生啊……他眼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不日。

    宫里传来消息,八殿下凤烨因染了重疾身亡了。

    这是皇宫的惯例,那位皇子出了丑闻不打算公开的,便一律对外称身染重疾身故,从此以后,这个人就消失了。

    数天后。

    张戟前来禀报凤诀,“皇上,八殿下已经在一个角落罗云寺的小庙里落发为僧了,法号为净空师傅。

    他一人独住一间禅房,每日和其他小和尚一样,早起晚睡,一日三次诵经,有时候会念到后半夜,十分勤勉,但是寺庙中的人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他自己也从未提起,没有特殊对待,人瘦了很多。

    原本,那方丈师父说他红尘未了,心中还有牵挂,劝他带发修行,但是他说,落发为僧,落了发便是剃去三千烦恼丝,烦恼丝一剃,才是重新开始,那方丈便答应了。

    看起来,八殿下是要好好出家的,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皇上可以放宽心了。”

    彼时,凤诀正在批阅奏折。

    没错,凤烨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他的视线,他是皇帝,不会再有任何掉以轻心的地方。

    派张戟前去跟踪,除了掌握凤烨的情况,还有一点,如果凤烨再有反意,那便让张戟斩草除根。

    “知道了,你下去吧。”凤诀点了点头,道。

    “是,皇上,末将告退。”张戟说道。

    ……

    此刻。

    罗云寺里,正是晨课的时候,数名和尚师父闭着眼睛坐在菩萨面前,一手放在嘴边,一手敲击着面前的木鱼,口中念念有词。

    一眼看过去,坐在那最中间位置的和尚,虽然和其他和尚一样的穿着,一样的光头,但是,却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俊逸气质。

    他皮肤苍白,五官俊美分明,有些掩藏不住的气度,那双唇如两片胭脂般红润。

    脸上没有了过去的沧桑和戾气,仿佛一池平静的湖水。

    木鱼声停止,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在这里,他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特殊,连日以来的素食,让他整个人清瘦了一圈。

    “净空师兄,师父请您过去。”这时候,一个小和尚走了过来,双手合十,说道。

    “我这就过去。”他双手合十,微微颔首,道,然后,往禅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身上已经没有了昔日八殿下的痕迹,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和尚,一个天天念经的和尚而已。

    ……

    恒亲王府。

    夜风正在府里走着,这时候,吴乔恰好经过,道,“夜哥,你怎么在这儿,冷姐有朋友来了。”

    朋友?

    夜风一听,心中警铃立刻大作,问道,“男的女的?”

    “男的。”吴乔说道。

    “他二大爷的!”她话还没说完,夜风便真像是一阵风一样,从吴乔面前一闪而过,下一刻就见不到人影了。

    “天,这人,跑这么快干什么?”吴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此刻。

    冷眉的住处。

    这些日子,一直在吃董慎和师父一同研制的药,虽然还未痊愈,但是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心痛过了,整个人过得比较轻松,偶尔还能练练剑,只是最近,夜风都随殿下在处理旁的事情,她便一个人练的。

    今天,却有个就不见面的人来了,守在连家新宅的连天。

    冷眉看到他,有些惊讶,道,“没想到你会来。”

    “我听这边的下人说,你身子越发不好了,今天偶尔路过,便进来看看,你现在感觉如何?”连天问道,耳朵根子有点泛红。

    “谢谢你,我最近已经好多了,也没有再复发过心痛病,我师父说,如果长达一年的时间都不再复发的话,就说明差不多痊愈了,不过现在,也只过了两三个月而已。”冷眉说道。“你是个好人,你会好的,会过上好生活的。”连天说道,想起曾经在连家的事情,他心里暗暗不免有些惆怅,只不过,他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