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 暴走的主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见,凤烨。”她说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转身的瞬间,眼底有了一片湿润,只是,凤烨没有看到。

    凤烨猛地转身,看着连似月离去的背影,慢慢蹲下来,眼泪一直落下来。

    凤烨啊,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初他的母妃徐贤妃被处以极刑的那一次,周成帝将连似月叫到面前问她,对凤烨如何看,问她是否觉得凤烨也参与了其中。

    她的回答是:八殿下对皇上忠心耿耿,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个时候的周成帝,很是信任连似月,听了这番话,便 没有再追查凤烨了。

    还有,那时候心灰意冷的凤烨经常去九华寺找九方方丈,方丈和他说了一番话,那一番话也是连似月让九方方丈转告的。

    因为她非常了解凤烨当时的心情,所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敲在了凤烨的心上,也最终走出了阴霾,有了重新开始的勇气。

    凤烨啊凤烨,这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啊。

    ……

    而此刻的裕亲王府门口,马车上。

    凤云峥手紧紧抓着马车边缘,夜风偷偷看了眼他,只见他表情紧绷着,似乎非常紧张的样子。

    夜风心中忍不住发笑,这位爷可真有趣,从王妃说要来裕亲王府见见八殿下,把以前从来没有说过的话说一说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处于随时想暴走的状态了。

    偏要跟来,美其名曰夫君要好好守护着妻子,而到了这里,却一直有种要破门而入的冲动。

    突然,他一下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说道,“不行,进去的时间太久太久了,本王实在不放心,有必要进去看看。”

    “哎,殿下……”夜风连忙从马车后是哪个跳下来,站在他的面前,躬身道,“殿下,王妃才进去不过半刻钟而已,您就火急火燎的要进去,王妃会不会觉得您不够大丈夫啊!”

    夜风的话成功地让凤云峥停下了脚步,并且狠狠瞪了他一眼。

    嘿嘿,跟着主子久了,早就摸透了主子和王妃之间的这些小套路,只要搬出王妃来,这殿下一准乖乖听话。

    “殿下,您别着急呀,我您是怎么劝我的,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相互包容,相互为对方着想啊……”夜风憋着笑意,说道。

    “可以啊,夜风,你这嘴皮子是越来越溜了,我听说,今日连天会来看望冷眉,据说他也对冷眉有意,本王倒是不介意本王最得意的女暗卫嫁给一个更加沉稳的人。”凤云峥故意说道。

    “啊,别!”夜风一听,立马就怂了,立刻跪下,道,“殿下,殿下,卑职错了,卑职再也不敢取笑殿下了,殿下别拿冷眉来和卑职开玩笑了,呜呜呜呜……”夜风伏在凤云峥的身上哭泣着。

    凤云峥瞪了他一眼,说道,“堂堂一等暗卫,这样哭哭卿卿的,传了出去,简直丢了我恒亲王府的脸,你起开!”

    “殿下!”夜风道,“看在卑职忠贞不二的份上,殿下绝对不能将冷媒许配给其他人啊……”

    “你……”

    正在这时候,裕亲王府的大门缓缓打开,连似月走了出来,脸上表情平静。

    终于出来了,凤云峥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他立刻迎上前去,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感觉才刚刚进去。”

    “……”夜风一听这话,心里连连翻白眼,心里一万匹马在奔腾着,这主子可是真有趣啊,刚才嫌久,恨不得推门而入,现在竟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还假模假式地问人家怎么这么快出来!

    要不是这是动不得的主子,他真要一脚踹他!

    瞧瞧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

    “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就出来了,你等久了吧,我们回家吧。”连似月脸上露出笑容,握住了凤云峥的手,说道。

    这才是她的挚爱,她一生想要守护的幸福。

    “嗯,回家吧,两个小家伙估计要哭了。”凤云峥搀扶着连似月的腰,上了马车。帘子关上的瞬间,凤云峥回头,看了眼裕亲王府的方向:成王败寇,凤烨的结局已经很好了,想想前世,碰上凤千越,他死的那么惨,这一世虽然仍旧失败,但起码保全了性命,并且,凤诀不会让他遗臭

    万年。

    马车往回家的路上走。

    连似月把头埋进了他是怀里,闭上双眼,双手抱住他的腰,喃喃地说道,“匀整,我睡一会,等到了告诉我。”

    “你睡吧,有我呢。”凤云峥说道,便拉过披风,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他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

    她越来越美了,他看着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眼底的情意深深的掩藏不住,他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直到了王府门口,连似月还是没有醒来。

    但是,他并没有按照她说的将她叫醒,而是率先下了马车,然后当着众多奴才的面,将连似月从马车上抱着下来,一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进了王府里面。

    府里的奴才们对于他们的殿下这么宠溺王妃的行为,也见惯不怪了。

    这天,连似月躺在凤云峥的怀里睡了好久。

    她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到了一个荒漠的地方,那地方总能听到孩子的哭声,那孩子吃着脚走在路上,她看不清楚她的脸,只能一直跟在她的后面。

    醒来后,她还发了很久的呆,因为这个梦太真实了,好像她真的去过那个地方一样。

    但是,她想了很久,无论是前世和今生,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为什么会突然梦到那种地方呢?

    难道,是某种什么暗示吗?

    她将这个梦告诉了凤云峥,凤云峥认真地听她讲,讲完之后他说,梦是相反的,会不会这个梦预示着我们会有第三个孩子呢?

    连似月听凤云峥这么说,笑了,心里倒是也轻松了很多。“月儿,不用担心,没有什么是我们两个不能够战胜的。”他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