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凤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羽心头一颤,目光不禁落在了他手中的酒壶上。

    “怕有毒吗?”凤诀看着他,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问道。

    凤羽微微颔首,道,“不敢。”

    凤诀倒下一杯酒,率先喝了一口,凤羽从他手中接过酒壶,也默默地为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口将酒喝干净了。

    “朕原以为,能与六王兄成为知己的。”凤诀说道。

    凤羽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凤羽让皇上失望了。”

    凤诀微微一笑,道,“是啊,道不同不相为谋,一起喝过的酒,一起吟过的诗,一起去过的地方,便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凤羽双膝一曲,重重地跪在地上,道,“皇上,这些日子,我日思夜想,盼着见你,但是你不来,我天天等死,在等待的时候,便想起往日种种,无论是朋友之情,兄弟之情,我都有负于皇上,实在在皇上

    面前抬不起头来。”

    凤诀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但是皇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凤羽一个人所为,凤烨也是被我逼迫的,皇上可有剥夺他的爵位,将他驱逐出京都,但是请皇上留他一条命,求皇上成全。”凤羽重重的磕了个头。

    凤诀微微叹气,道,“若说朕有羡慕八王兄的地方,便是他有你这么一位全心全意问他着想的兄长。”

    “皇上,求您成全!”凤羽再连磕了三个头。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与八皇子弑父夺位,假造诏书,还意图杀害太厚,罪孽深重,不可饶恕!”凤诀坚定地说道。

    “皇上!你说的对,罪孽深重,不可饶恕,所以,请皇上赐死我,让其他无辜的人好好活吧皇上。”凤羽大声恳求道。

    凤诀将手中的救护递到凤羽的怀里,只留下“好自为之”四个字,然后便抬脚走了出去。

    凤羽连忙跑了过去,手紧紧抓着牢门,看着凤诀的背影大声地喊道,“皇上,一命抵一命,用我的命换凤烨的命吧,皇上,看在我喝过酒,骑过马的份上,答应我吧。”

    但是,无论凤羽怎么喊,凤诀也没有停下离去的脚步。

    凤羽跌坐在地上,心里头一阵沉重。

    “皇上已经走了,皇上龙体金贵,以后都不会再来这种地方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狱卒走了进来,看到颓丧的凤羽,粗声粗气地说道。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皇上人选已定,定不会留着这样的兄弟了,这六殿下死也是迟早的事。

    凤羽抬起头来,眼底一片死灰,道,“给我纸和笔,我要写两封信,你替我收着,哪一日有机会,一并交给皇上吧。别急着拒绝,你拿着它们交给皇上,能给你带来好运。”

    “好吧,你写。”狱卒想办法给凤羽弄来了笔墨纸砚。

    这一天下午,他一直坐在那写着,写得什么,狱卒也看不懂,但是都帮他收着了。

    “吃饭了!”到了天黑的时候,另一个狱卒走了进来,粗声粗气地说道,将几个碗放在了地上。

    他目光落在了那个碗上面,今天的伙食貌似不错。

    “今日新帝正式亲政,伙食不错,还有一只鸡,你好好享用吧。”狱卒大声说道。

    那碗里果然有一只完整的鸡,肥滋滋的,鸡皮烤的娇嫩娇嫩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吃吧吃吧,还不知道能吃几顿呢,好好吃,吃多点。”狱卒摇了摇头,说道。

    他起身,爬了过去,将这只鸡连盘子放在了怀里,用力地扯下一角鸡腿,大口大口地塞进嘴里,一边吃着,眼泪一边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凤烨,你不要死,你要好好活着啊,凤烨……你要好好活着啊……”他说着,又扯下一块鸡翅膀,用力地嚼着,用力地咽下去。

    ……

    “皇上,皇上不好了……”凤诀正坐在书案前批阅奏折的时候,四九匆匆跑了进来,气喘吁吁。

    “什么事?”凤诀放下手中的笔,问道。

    “狱卒,狱卒说,六殿下,六殿下去了!”四九喘了口气,说道。

    “什么……”凤诀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掉在了书案上,溅起一片墨汁。

    “吞鸡骨头死的,狱卒发现的时候,已经咽气了,手脚都凉了。”四九说道。凤诀猛地站了起来,快步往宫外走去,只见那狱卒浑身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道,“皇上,卑职该死,没能看住六殿下。大牢里的利器都收起来了,连半根绳子都没有,没有想到六殿下会吞鸡

    骨头自杀。”

    凤诀脚步一颤,后退了两步。

    “皇上,六殿下留下了两封信,一封说是给皇上的,另一封是给八殿下的。”狱卒高高举起双手,道,

    凤诀伸手,将给他的这一封信笺拿了过来,缓缓地展开,只见上面的字迹潦草,狂乱,可以看出他生命的最后那些时刻里,心里是慌乱的,不安的。

    他这一场赴死,带着赌博的性质。在信的最后,凤羽写道,“皇上,请您原谅我曾经的口出狂言,说你没有资格继任皇帝之位,但其实,在我的心目中,最适合皇帝之位的人并不是凤烨,而是皇上您,皇上您会是一个明君,一个仁君,一个

    天下人敬仰的圣君。

    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您一定会将一个盛世的大周朝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兄,凤羽,绝笔。”

    ……

    ……

    凤诀的心脏一紧,手中的信笺落在了地上。

    “皇上,六殿下的遗体已经用草席裹着,等候发落处理了。”狱卒说道。

    片刻后,凤诀转过身,往殿内走去,吩咐道,“按照亲王的待遇入殓吧,将其葬入陵墓,牌位入太庙。”

    “是,皇上。”狱卒感到有些讶异,还以为六殿下虽畏罪自杀,但皇上为了以儆效尤,也会做出公开惩处的。

    “还有,他留给八皇子的信,送过去吧。”凤诀又交待道,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愫。“是,皇上,卑职遵命。”狱卒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