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与你无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诀郑重地发誓一般,好像怕令月不相信似的,又说道,“你信我,你信我好吗?“

    令月听了,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小声说道,“傻瓜,我当然信你,我一直都信你,对你从来没有任何怀疑啊。“

    其实,凤诀会说这样一番话,她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只是,她如果告诉他,周成帝生前和她有过约定,救凤诀的条件是,她要嫁给葳朗做王妃,去漠北,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回来了,他会怎么办?

    虽然,周成帝已经死了,但是,这不是私人之间的承诺,葳朗也已经知道了,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盟约,不可能说不算数就不算数。

    可是,看他现在这么开心的样子,她不忍心告诉他这些,扫了他的兴。

    被她说傻瓜,凤诀却显得很开心,道,“走吧,我是来接你出去的,不要一直站在这大牢里说话了。“

    “好。“令月点头,望着他的双眼,眼底充满了笑意。

    话音落,几个宫女便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准备给令月换衣服,凤诀脸微微泛红,忙背过身去。

    两人虽然已经是夫妻了,但尚无夫妻之实,总不能看她换裳吧。

    宫女们看皇上害羞的样子,脸上都偷偷露出了笑容,她们进宫也算有些时候了,头一次看到一个皇帝会不好意思看女子换衣裳,不仅如此,连耳朵都红了,真是有趣的紧。

    凤诀等待着,听到衣裳被脱下来的声音,听到宫女小声说“肚兜拿过来”这样话,一颗心狂跳不止,放在袖中的拳头暗暗握着,身子一阵莫名的发热。

    一会之后,宫女道,“皇上,好了。“

    凤诀轻轻呼了口气,才转过身来,顿时,看到眼前的人,顿时眼珠子有些发直,除去囚服,她一身水红色,衬的格外娇俏玲珑,那脸颊粉红嫩白的,要多美,有多美。

    感受到凤诀直勾勾的眼神,令月有些不好意思了,低下头去,轻咳了一声,说道,“皇上,可以出去了。”

    “噢,好,好,那,那便出去吧。”凤诀转身,却不小心一头撞在了门上面,他太高了,进来的时候微微颔首才进来,出去的时候却忘了。

    宫女们忍不住发出一阵轻笑来。

    “你,你没事吧。”令月也涨红了脸,问道。

    这两个人,好像在比谁脸更红似的,一个红似一个。

    “我,我没事,我没事。”凤诀连忙低头先走了出去。

    令月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到了外头,凤诀正准备送令月出去寿宁殿,与安国公主见面,但是来了两个太监,跪在地上道:

    “皇上,礼部的大臣正在等着皇上,商议先帝出殡之事。“

    “知道了,朕这就去,你们先退下。“凤诀抬手,道。

    “是,皇上。”众人退下。

    凤诀走到令月的面前,说道,“我还有事要忙,你先回公主府去。”他说着,嘴巴靠近她的耳边,“你放心,你的事我都放在心上的,待时机成熟,我便与你举行大婚。“

    令月儿心头微微一颤,点了点头,说道,“其他的事更加重要,快去忙吧,别让大臣们等太久了。“

    “好,十一,等我啊。“凤诀转身,不舍地离去。

    走到一旁的时候,又交代宫女,待令月会去了,要记得与他禀报。

    令月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意却显得有些苦涩。

    “公主,现在走吗?”宫女上前来,问道。

    “走吧。”令月收回目光,随着一众宫女回到了寿宁殿。

    “女儿……”等候已久的安国公主起身,快步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道,“你没事吧。”

    令月躬身,道,“母亲,女儿没事。”

    “皇上亲自去接你了?”安国公主眼底含着微微笑意,问道。

    “嗯。”令月有些害羞地道。

    “好,皇上有情有义,本宫没有看错人。”安国公主满意地说道。

    现在,周成帝已死,新帝登基,她必须迅速地拥有一样能够制衡新帝的法宝,而令月儿就是她最有力的法宝。

    诚然,她当初收令月为义女是真心的,她喜欢这个姑娘,但是如今,凤诀对令月有意,为了保住公主府的地位,那么她就要好好利用这个法宝了。

    她除了是令月儿的母亲,最重要的,她是安国公主,她必须守住自己的地位不变。

    想着,她心里的某个地方渐渐舒展了开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我们回家去吧,你累了,我也乏了,好好休息一样,其他的事情,往后了再说。”

    “是,母亲。”令月微微颔首,道。

    两母女去向太后拜别,太后尚在病中,便只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一路出了正阳门,往东便是公主府的方向,就在这时候,旁边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急切地问道,“里面的是不是安国公主?是不是?”

    那声音十分急切和担忧。

    安国公主正闭目养神,听到外头那声音,顿时一愣,手蓦地握紧了轿子边缘。

    “从安,从安!”那人一声又一声地喊着,“你还好吗?你还好吗?”

    片刻后,那轿子帘缓缓地掀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出现了。

    “薛仁赋,你有何事?来此地拦本公主的轿子。”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轻描淡写,握着的手背却隐隐泛着白。

    原来,拦轿子的人,不是别人,是她的前驸马薛仁赋。

    “你有没有事,你好不好?受伤了吗?”薛仁赋问道,眼睛紧紧地看着她,想看她看的清楚一些,但是她在轿子里面,光线晦暗,根本就看不清楚,所以表情十分急切。

    “我很好,没什么事。”安国公主说道。

    不过,她不明白,他跑来问她这个,是为了什么。

    “真的吗?”他好像不相信似的,说道,“我听到你召集安国军的声音了,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动用他们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真的没事吗?从安,我不放心。”“薛仁赋,我是安国公主,而你,只是一个平民,本公主的事,已经轮不到你来过问了,我有没有事,这都与你没有关系。”安国公主看着他,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