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6章 凤羽杀凤烨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羽一愣,微微后退了一步,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这是怎么回事,凤诀不是失明了吗?

    为了让父皇身边没人,姜克己不是已经被调往别处了吗?

    怎么会……

    他猛地看向凤烨,“弟弟……”

    凤烨背在身后的手握了握,微微眯起危险的眸子,看向凤诀,看向那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有他旁边的凤云峥,那脸上噙着的微微笑意!

    “没错!诏书就是诏书,但是假的诏书就是假的诏书!”凤诀走入殿内,说道,“八皇子你手里拿着的就是假的诏书!真的诏书在姜克己的身上!”

    “哦?”凤烨唇角露出一抹微微的笑意,笑意中透着一丝残忍的冷意,“都是诏书,为何你却非说我的是假的,姜克己的是真的,因为姜克己身上的诏书写着传位于你吗?”

    就算还有另外一份诏书,此时,父皇已经驾崩,只看谁实力更强了。

    凤云峥走到连似月的身边,看到那剑指着她的侍卫们,顿时眼底露出一抹冷光,手中暗剑立刻刺出,其中里连似月最近的两个侍卫应声倒地。

    凤云峥伸手,将自己的女人护在怀中,伸手抹去她脸颊上的一滴血,问道,“月儿,没事吧。”

    “我没事,韩善已经被我除掉了。”连似月说道。

    “辛苦你了,我的月儿。”他当众捧着她的脸,毫不忌讳地亲了一下,简直旁若无人。

    呃……

    这举动落在夜风的眼里,他心里忍不住吐槽道,我的爷,您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这心爱的弟弟正和敌人斗死斗活的呢,您这秀恩爱!

    “咳……”夜风伸手,扯了扯自家主子的衣裳,小声说道,“爷,别破坏气氛。”

    凤云峥淡淡道,“显而易见的结果,还紧张什么,月儿,你要不要先回府去。”

    “不用,看着吧。”连似月目光落在了凤诀的脸上。

    这是她珍视的弟弟,她也要一直看着他才行。

    “姜统领,公布的身上的诏书吧。”凤诀回头,冷声道。

    “是!”

    只见,姜克己走到大殿中央,背对着众人,将身上的铠甲脱了下来,脱完铠甲开始脱衣裳。

    “他诏书不拿,脱衣服干什么?”

    “就是,这是什么意思?”

    凤烨看到他的动作,也愣了一下,难道——

    这时候,姜克己已经脱下了最后一件衣裳,以自己矫健的背部示人,只见这背上清清楚楚刻着传位于十一皇子凤诀,连那玉玺也是烫上去的,绝对洗不掉,也磨灭不了。“皇上为护十一殿下周全,怕有人起谋逆之心,将诏书放在光明正大牌匾后面之外,当日还在我的背上用刀亲手刻下了这一份真正的诏书,皇上的印章和玉玺都是烫在我背上的,清清楚楚,请八殿下睁大眼

    睛看看清楚!”

    姜克己说着,转过身去,背对着凤烨。

    “什么……”凤烨看到了姜克己身后的诏书,顿时犹如一盆冰水泼过来,他整个人都懵了,心中犹如一把利剑穿过。

    父皇啊父皇,你竟然做到了这种地步!

    不单单是凤烨,就连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个人也愣住了,没想到父皇的第二份诏书,竟然是人肉诏书,这是无论如何都推翻不了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他感慨道。

    “不但辣,还很呛人。”连似月说道。

    ……

    “原来皇上遗嘱选定的人真的是十一皇子!并非八皇子啊。”

    “这么说来,八殿下的诏书就是捏造的假诏书,这就是谋逆的大罪啊!”底下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凤羽已经满头大汗,一手拉住凤烨的衣袖,小声道,“凤烨……”

    他脑海中迅速的思考着,该如何为凤烨突破重围,留下一条生路,不要让他死去。

    而凤烨往后踉跄了两步,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呵呵,呵呵呵呵……父皇,你好偏心啊,为凤诀想好了无数条生路,留给儿臣的,却只有一条死路……呵呵呵……”

    这时候二皇子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八皇子凤烨伪造父皇诏书,意图谋反,当处以死罪!”

    凤诀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看着凤烨,说道,“凤烨,你伪造诏书,名不正言不顺,掀起朝廷动荡,在宫里造成一片腥风血雨,你该当何罪?”

    凤烨缓缓抬起头来,他素来的淡然已经瓦解,一脸破败的残笑,语气中一抹讽刺,道,“十一皇弟,都是为了皇位,何须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今日,是我败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至此,凤烨也不愿低下头,不肯在凤诀面前真正认输。

    “八王兄,我知道,在你的心目中,你很看不起我,你认为我没有资格,不过……你应该相信父皇的眼光,我也会证明父皇没有选错人的。”凤诀说道。

    这一刻的凤诀,比任何时候都稳重,比任何时候都有气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冷静。

    他会像所有的人证明,他担得起父皇留下的重任,也会以一个盛世来回报父皇的信任!

    凤云峥和连似月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而后,连似月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凤烨的身上,眼底微微闪过一抹情愫,终究握紧了手,别过脸去。

    “凤烨,你这个无用的东西,你受死吧!你受死吧!”这时候,六殿下凤羽突然猛地一把抽出凤烨身上的利器,狠狠一剑从背后插入了凤烨的背上,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

    “啊!”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与凤烨同一个阵线的六殿下竟然突然刺杀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

    凤诀,凤云峥,连似月等人均一愣。

    “唔!”凤烨身体往前一倾,缓缓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嘴角的鲜血顺着嘴角滑落下来,“六,六王兄。”

    凤羽手紧紧握着剑柄,颤抖着,脸色一片苍白,紧紧,紧紧看着凤烨,再刷的一声,将利剑拔出,脚步往后一个踉跄,手中的剑用力地撑在地上。“唔!”一口鲜血从凤烨的嘴里喷出,他双膝一曲,跪倒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