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竟然是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一殿下?”

    那站在高处,玉树临风的男子,竟然的本应该在大牢之中的十一皇子凤诀。

    而且,他的眼睛……

    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锐利如刀,散发出来的寒光令人感到畏惧,丝毫也没有眼疾的样子。

    糟糕!

    印淮心底一沉!

    这是中了九殿下和十一殿下的圈套了?

    他们早就察觉了防备了八殿下,十一殿下的眼睛也已经好了,他们……他们是不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了?

    现在,该怎么办?八殿下那里是否已经顺利进行着?

    凤诀猛地一挥手,那箭继续像是雨点一般射过来——

    “啊!”

    “啊!”

    惨叫声接连响起,一个又一个的禁军倒在地上。

    “不要慌,攻!”印淮大声命令道,挥舞着手中长剑,往前攻打而去,其余禁军也开始自卫!

    但是,正阳门一打开,如蚂蚁一般的侍卫们汹涌而来。

    很快,印淮率领的这些禁军就被包围其中,有身手也施展不开了,被前后左右夹击着。

    印淮终于知道,十一殿下和九殿下这个圈套埋的很深很深,一旦打开,跳下去就是死。

    “十一皇弟,你终于来了。”凤云峥看着凤诀,眼底露出微微的笑意。

    “九王兄,让你久等了。”凤诀走了过来,与他并肩而立。

    没错,他的眼睛已经好了,就在皇帝派人在明安王府找到金龙的那一天晚上,在被抓捕至宫中的路上,他的眼睛开始看见微微光明,接下来几天,一天的情况比一天好。董慎的药,终于起到作用了!

    在和令月成亲的那一天,他也能微弱的看见的,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复明,不想令月失望,所以没有明说。

    到了皇帝驾崩的那个时候,眼睛已经全部都好了。

    印淮的额头上冒出寒意,不,不要慌,还有三十万大军,可有八殿下调遣。

    “还在等那三十万大军吗?”凤诀仿佛看透了印淮的心声,“不要等了,姜克己正率领着他们赶来的路上。”

    “什么……”印淮心头一惊,姜统领不是已经被八殿下掉到别处了么?

    在八殿下准备动手之前,并不知道姜克己的身上还有另外一分诏书,但是为了让他远离京都,远离皇上的范围,借机将他调离了两天。

    但是,他现在已经在宫外?

    突然,凤诀举起手中兵符,道,“射!”

    再一声令下,将士们手中的弓箭,再如雨点一般射过来。

    原来身手利落的人,个个无法施展,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划破了宫墙,一个又一个身影倒在血泊中,鲜血弥漫着人的双眼,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皇位,权势之下,沾满了这些可怕的鲜血!印淮试图从哪一处突围,其余侍卫也不再以他为命令的中心点,各自纷纷寻找突破口,但是都最终抵不过凤诀严密的部署,每一个宫门都被堵住了,还有遍地的尸体,最终,数千谋反的侍卫,一个一个的

    倒下去。

    凤云峥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惨状。

    而凤诀紧紧看着眼前的,双手紧紧地握着。

    走到这样血洗的一步,从来都不是他的意愿,但是,他也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即便,他什么都不图,也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想置他于死地,所以,不能心软,要斩草除根!

    眼看着死掉的人越拉越多,印淮突然一把丢掉了手中的长剑,高声地说道,“十一殿下,九殿下,饶命,卑职知错了,请两位殿下高抬贵手!”

    他双膝跪下,做出投降的姿势来,其余人见状,也纷纷弃械投降,高呼十一殿下饶命。

    凤诀抬手,将士们停止了射箭。“十一殿下,卑职归顺,卑职降了!卑职愿意交出手中的令牌,请殿下饶恕卑职和这些禁军的命。”印淮紧紧咬着牙关,眼底一片猩红,双手颤抖着,高高举起凤烨的令牌,“此令牌一交出,卑职便再也不能

    调动军中任何禁军了。”

    凤诀眼底一片冰冷,脸上闪过一丝轻蔑,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地朝印淮走了过去。

    “十一殿下!”夜风往前一步。

    “别急。”凤云峥拦住了他。

    只见,凤诀走到了印淮的面前,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也是个终于主子的铮铮铁汉,可惜了,你的主子不领着你走光明大道,偏偏往一条死路上走。”

    他说着,伸手去拿印淮手中的令牌。

    “……”而印淮颔首,眼底闪过一抹冷意,突然,他猛地朝凤诀飞扑过去,手中的暗器狠狠地袭击过去,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凤诀,只听到噗的一声响,利器深深地扎进了肉里面。

    凤诀猛地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一抹看似痛苦的表情来,脚微微后退了两步,手放在了印淮的肩膀上。

    “唔!”印淮两只眼睛高高鼓起,额头的青筋一条一条暴露出来,鲜血从唇角两边溢出来,脸色涨的通红。

    八殿下,卑职只能和十一殿下同归于尽了,唯有这种方法,为您献上我的……衷心。

    “啊!”他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呼叫,后退了两步,庞然的身躯轰然倒地,鼓起着一双眼睛,腿抽动了两下,最终一动也不动了,身下的鲜血渐渐蔓延开去,红了一片地面。

    凤诀弯下要来,手捂住了腰部的暗器,那手上沾染着鲜血。

    “殿下!”夜风见状,心底一沉,飞快地跑了过来,“殿下,殿下……”

    只见,凤诀缓缓地直起腰来,手拿了来,掌中握着印淮的暗器。

    “殿下!”夜风连忙伸手去拨弄凤诀腰间的衣袍,才发现上面除了几滴鲜血,并没有伤口。

    “原来!”夜风后退两步,闭上眼睛,呼了口气。

    原来这些血是印淮的,十一殿下并没有被刺杀到!

    “这狗奴才,吓死他爷爷我了!”夜风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一把真真切切的冷汗。凤云峥看了眼这宫门,遍地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哀嚎声不断,还有少数没有被射死的人,也停止了反抗,全都跪在地上,等候着发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