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凤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太后怀疑地看着连似月,“可是,我大周朝从来没有女子调兵遣将的先例。”“太后娘娘,现在性命和先例,哪一个更重要呢?如果臣媳没有猜错,八殿下现在的兵马已经开始从正阳门外包围进攻了,再犹豫的话,我们都会死在皇宫,然后历史却任由胜利者扭曲改写,或许,太后娘

    娘会被史官描述成祸国殃民之辈,安国公主会被描述成荒淫之辈……”连似月说道。

    “母后,没有时间犹豫了,刚才若不是似月机警,母后只怕已经薨了,现在我和似月两人则被当做凶手抓了起来,被斩首示众。”安国公主在一旁立刻说道。

    “太后娘娘,不这样的话,我们真的都出不去了!”

    “……好吧。”太后将虎符拿了出来,交到连似月的手中,道,“哀家把这个虎符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让哀家失望。”

    连似月跪下,结果虎符,道,“似月既然接过了虎符,定不负所托!”

    她手持虎符,走到殿中央,对那葵花说道,“本王妃命令你,从寿宁宫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喊,太后娘娘薨了,太后娘娘薨了,是安国公主和恒亲王妃害的!”

    “她……”太后听到连似月给葵花下这种命令,顿时一愣!

    “母后,让她来!”安国公主则立刻握住了太后的手。

    刚刚连似月的机警和果断救了她和太后,她看出了这个小辈骨子里浑然天成的气魄,她相信她的决策。

    “是,是。”葵花得令,不敢再有丝毫怠慢,跑出寿宁殿去,一边跑一边喊。

    “太后娘娘,让剩下的婢女在宫殿门口大声哭的,哭的越伤心越好。”

    紧接着,连似月则将青黛和泰嬷嬷留在太后和安国公主的身边照料,自己则紧紧握着虎符,快速地从寿宁殿后门走了出去。

    “不好了!不好了!太后娘娘薨了!是恒亲王妃和安国公主害死太后娘娘的!”葵花的声音犹如平地里的惊雷,响彻在宫里。

    传到荣元殿的时候,众人大惊,太后薨了?是恒亲王妃和连似月毒死的?

    这……这怎么可能?

    令月儿脸色一阵煞白,身体一歪,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猛地向凤烨看过去,只见凤烨跪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安安静静的,仿佛早已经预见了这一幕似的。

    “太后娘娘薨了,王嬷嬷被刺死,宝花也死了,是恒亲王妃和安国公主吓的手。”葵花像是疯了一样,跑进荣元殿,扑的一声,跪倒在地,大声地说道,“八殿下,八殿下,太后娘娘薨了!”

    “放肆!”

    这时候,皇后从殿内走了出来,厉声道,“狗奴才!安国公主乃太后的亲生女儿,她们母女感情深厚,安国公主怎会毒杀太后,而恒亲王妃,刚为人母,又怎会犯下这等大罪!”

    “是真的,是真的,奴婢不敢撒谎,她们给太后娘娘喂下毒药……”葵花跪在地上,大声地说道。

    “来人!”这时候,凤烨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面无表情,湿透的头发散发着冰寒之气。

    “是,皇上!”正在这时候,兵部韩善手持着兵符,率领人马迅速跑进荣元殿,单膝跪在地上,高呼道。

    皇上?

    令月往四处看去,这里已经全部都是八殿下的人了,他们已经被全部包围了!

    只见,凤烨走到荣元殿大门之下,目光缓缓地看了冯德贵一眼,冯德贵浑身冒起冷汗。

    而其余众人,皆在观望着,大气也不出。

    在没有下结论之前,在没有胜负之前,没有人会轻易站队,倘若站错了,项上人头就不保了。

    凤烨伸手,从他手中拿过玉玺,放在手中端详着,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接着,沉下脸色命令道:

    “韩大人,你现在立刻率领禁军,前去寿宁殿捉拿安国公主和恒亲王妃,以陷害太后娘娘罪抓捕,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是,皇上!”韩尚立即率领其中部分禁军,前往寿宁殿。

    “不,你现在还不是皇上!”令月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母亲说了,一共有两份诏书,两份诏书同时出现,八殿下这个皇位的继承才算名正言顺!否则,名不正言不顺,实在无法令人心服口服。”

    令月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哗然。

    “没错!固淳公主所说有理,本宫乃皇后,再没有见到姜克己之前,谁也不能登上皇位。”皇后娘娘厉声道,“如有违抗者,视为忤逆皇上遗言!以谋逆之罪论处!”

    “呵。”凤烨冷笑,一双冰眸看向令月,说道,“难道这不是安国公主为了阻止本王登基而捏造的谎言吗?”

    “不,母亲不会捏造这种谎言的!”令月大声道。

    凤烨缓缓转头,看向冯德贵,道,“冯公公,皇上和安国公主说过这样的话吗?”

    “她,她……”

    “你身为太监总管,在父皇身边数十年,皇上会不会把此等重要之事交代给安国公主,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说,安国公主有没有受过父皇此等重托?”凤烨伸手,捏住了冯德贵的咽喉,问道。

    “皇,皇上他,他……”实际上,周成帝并没有给过安国公主这样的重托,这是为了阻止八殿下登基而想出来的权宜之计。

    在凤烨这一双眸子的注视之下,冯德贵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大胆狗奴才,竟然敢与安国公主串通一气,阻碍八殿下登基,说,你是受谁的指使?”这时候,另一个声音在荣元殿门口响起。

    众人回头看去。

    凤烨也微愣了一下,“六王兄?”

    进来的人是凤羽,在众人的认识里,他也=素来喜爱游山玩水,诗词歌赋,虽与八殿下凤烨关系亲近,但鲜少参与朝政上的事。

    凤羽一直走到凤烨的声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再冷眼看向冯德贵,道,“狗奴才,竟敢枉顾父皇的遗诏,该杀!”

    突然他手下一个用力,刷的一声拔出了一旁侍卫腰间的佩剑,狠狠一刀划过冯德贵的脖子。

    只听到他一声闷哼,脖子上的血四处飞溅,周围众人纷纷躲避,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凤羽举起手中的长剑,那剑上的血一滴一滴落下来,落在了他的锦袍上,在血液的映衬下,他那张绝美俊秀的脸散发着妖冶之气。“谁敢阻拦八殿下登基,本王格杀勿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