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恒亲王妃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黛,给本王妃梳妆。“连似月起身,道。

    “是,王妃。“青黛示意身后的宫女们上前,为王妃梳头,换裳。

    连似月望着镜中的自己,脸色沉静,没有半点波澜,最后,她拿过那红纸放在嘴唇上抿了抿,殷红的嘴唇,让她看起来更加孤冷,有气势。

    “走吧。“她将手搭在泰嬷嬷的手中,往长春宫外走去。

    8

    荣元殿内。

    面对着凤烨十足的气势,葳郎心中有些发憷,毕竟他只是一个外邦没落王国的王子,对手却是大周朝风头正劲,运筹帷幄的八皇子,他的手心开始冒汗了。

    不行,不能露怯,否则就露馅了。

    “怎么了,葳朗王子,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凤烨分明看到葳朗的眼神没有了先前的坚定,开始飘忽,唇角缓缓露出一丝淡笑。

    明明是一只弱鸡,非把自己想象成雄鹰。

    “我……”葳朗面对凤烨这迫人的眼神,心头颤了一下。

    令月微微一愣,葳朗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言辞间很有力量,且有理有据。

    “葳朗王子……”她小声唤道。

    葳朗看了她一眼,额头上开始冒汗。

    周成帝也皱起了眉头,“葳朗,你还有何话要说?”

    “我……”葳朗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脑海中回想着恒亲王妃连似月对他叮嘱过的话,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又慢慢平静下来了。

    那个女人,是他见过最冷静聪慧的女人,比匈奴的阏氏(yanzhi,第一声,皇后的意思)还要厉害,按照她说的去做,总不会有问题的。

    于是,他重新抬起头来,说道,“皇上,请允许我呈上当日我送给十一殿下的礼品。”

    “准。“周成帝道。

    一会之后,四九手中端着一匹纯金打造的马雕像走了进来,跪在殿中央,声音有些颤抖,道,“奴才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奴才的心中只有一个念想,一定要救他的主子于水火之中。

    凤烨目光落在这金马之上,眉头微凝,脑海中闪过一抹思绪,这匹马有什么问题吗?

    “你手中为何物?“周成帝问道。

    “此马乃八殿下连同七只金龙一起给葳蕤,让送给十一殿下的,说是担心我们不知道十一殿下的喜好。”葳朗说道。

    “对对对,是是是,这些都是我去裕亲王府的时候,八殿下给的,皇上。”葳蕤急忙说道,赶紧和哥哥站在统一战线上,只有哥哥不放弃她,她才有活命回漠北的希望。

    “胡言乱语!”凤烨拱手,道,“父皇,匈奴人乱我周朝之心可诛,儿臣肯定父皇立刻将此二人

    绞死,以威慑四方,振我大周朝之威严,振父皇之雄风。“

    “恒亲王妃求见!”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连似月来了?

    凤烨心头一颤,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较大的波动,猛地转头看了过去。

    而令月听到姐姐的名字,心头却是更多的欢喜,不管如何,只要姐姐在的地方,她就会更加勇敢,更有底气。

    而葳朗见她来了,一颗七上八下的心也放了下来。

    只见,连似月缓缓走了进来,岁月的积淀,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并未夺去她的美貌,反而更加有气度,整个人散发着美丽,高贵,清冷傲绝的气质,浑然天成的气势,让人莫名地顿生寒意。

    凤烨目光微微聚拢,随着她一步一步地走进来,他的心也跟着一上一下,汹涌澎湃,心中莫名感到难受。

    眼前的女子,于他来说,已经有了陌生之感,他记忆中那个聪明伶俐会利用时势,达成自己小目的的丫头,早已经埋藏在了岁月的深处,再也不见。

    而现在的她,离他那么遥远,他伸手,便如水中之花,一触便消失不见。

    曾经在尧城的初见,怎么也想不到,两人会走到最绝对的对立面去,她有要守护的人,他有要了却的遗憾,两条渐行渐远的路,永远也不会有相交了。

    丫头,如果知道有这么一日,那时我不会跳上你的马车,不会哄你助我逃脱追杀,那日我染在你身上的血,你却让我从心脏里还。

    连似月一直走到殿内,跪在地上,道,“臣媳似月,拜见父皇。”

    听到这清冷的声音,看这冷然的表情,凤烨回过神来,心里告诉自己,她不是她了,不要留情,打起精神来,这是敌人,不是恋人。

    “你前来有何事?”周成帝问道,头却仍旧有些昏沉。

    “臣媳前来,是要为妹妹固淳公主说几句话的。”连似月颔首道。

    身为一个皇子的王妃,她非常清楚,她不能参与皇子间的事,否则给人以干涉朝政之嫌,皇上也会不高兴的,皇上不开心,那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所以,她很聪明地选择了令月为切入口。

    “姐姐……”令月忙唤道,“姐姐,对不起,没有经过你和九殿下的允许,我便来皇上面前求情。“

    这话令月是故意说的,让皇帝知道,恒亲王府并没有参与此事,她所言所行都与九殿下和恒亲王妃没有关系。

    连似月朝她点了点头,道,“请皇上饶恕固淳公主年少冲动,不要怪罪。”“固淳公主现在也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人了,至少,她现在都知道怎么巧妙地替一个皇子脱罪了,你看看,漠北王子和公主,恒亲王府一等侍卫,还有连同本王,都被她搅在一起了,这实非一个年少无知的

    人做的都的。。”凤烨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言外之意是令月是有意参与到皇子之中的事情来的,是有目的有计划的,并非什么年少冲动。

    连似月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转身,看向凤烨,一双冷然地眼睛看向他。

    凤烨背在身后的手动了动,迎接着她的注视,心头却仍旧控制不住一阵悸动。“八殿下,您说的对,令月已不是从前的令月,她是安国公主的女儿呀,所以,就连我这个姐姐,也不敢随意乱和她说什么的,她的事自她现在的母亲来教导。我来,不过是想带她回去,再向皇上赔个罪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