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9章 八殿下所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固淳,你有什么要说的?”周成帝问道。

    “皇上,固淳能够担保,十一殿下是被冤枉的,他清清白白,绝无不臣之心。

    明安王府的金龙是葳蕤公主受八殿下的命令埋在齐射场的,而宝塔祭祀当日的海东青,龙头掉下着火,则是周礼官在负责祭祀之前动的手脚,还请皇上明察。”令月说道。

    周成帝的目光看向这两人,面色冷峻,道,“怎么回事?”

    “这,皇上,微臣……”周礼官满头大汗,他怎么也想不到昨日晚上,那公主的侍卫有本事潜入他的府里,掌握了他的死穴,现在正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皇上,让固淳来说吧。”令月道,“那一日宝塔祭祀,龙头之所以被海东青揪下,并非是天意,而是人为。在宝塔祭祀之前,周礼官就偷偷往龙头嘴里放了兔肉,再用铁丝围住,那海东青也不是偶然飞过来的,而是先饿了两天,然后特意在祭祀的时候放出来的,海东青饿极的时候嗅觉会倍加灵敏,在空中飞翔的时候闻到肉味,便俯冲下来,使劲地掀翻龙头要吃到里面的肉,但是因为有铁丝所以吃不到。海

    东青本就是一种非常凶残的食物,力道十分之大,饥饿的时候便更加凶残。最后便才出现那日掰断龙头的现象,与十一殿下脚底七颗红痣,其实并没有关系。”

    周成帝一听,仿佛大怒,道,“竟有此事?!竟敢如此欺瞒朕?!周冲,你给朕说!”

    “皇,皇上,卑职,卑职……”周礼官吓得面如死灰,浑身瑟瑟发抖。

    “皇上,亏得那天,祭祀之后,九殿下觉得事出奇怪,众人离去之后,命他的侍卫到祭祀现场勘察了一番,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还偷偷留下了两颗龙头。”令月继续说道。

    “龙头所在何处?”周成帝问道。

    “传恒亲王府侍卫夜风!”梁德贵高声道。

    一会之后,便见一个高大挺拔的黑衣侍卫走进殿内来,手中托举着两个被烧黑的龙头,他看了令月一眼,令月朝他点了点头。

    那周礼官看着夜风,觉得眼熟,突然,他眼底一愣,手不由地指着夜风,这,好像昨日晚上潜入他密室,砸碎了他好多金银财宝的人啊。

    他不是公主府的人,竟然是恒亲王府的人?!

    “卑职夜风,拜见皇上!”夜风跪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道,“断龙头在此,请皇上查看。”

    两个太监走了过来,将龙头呈到了周成帝的面前。

    “皇上请看龙嘴部分。”夜风说道。

    周成帝的目光落在笼嘴处,太监伸手一拨,道,“皇上,龙嘴里嵌着两根铁丝呢。”

    太监手一伸出来,手指上粘了一层黑色的铁丝灰,一看便是烧过后的颜色。

    周成帝眼色越来越难看,沉声道,“把铁丝揭开。”

    两名太监再用力将铁丝拧开了,一晃动,里面果真掉出了一块烧焦的东西,伸手一拨弄,果真是肉。

    拿过另外一个龙头来看,也是如此,一样的铁丝,一样被烧焦的肉块,硬邦邦的,散发着焦味。

    周成帝猛地看向周礼官,“周冲,说,是怎么回事!”

    “是,是,皇上饶命,卑职说,卑职说!”周礼官连连磕头,满头大汗,道,“固淳公主说的没错,龙头,龙头确是祭祀之前被动过手脚,铁丝,肉,都是,都是先放进去的,海东青也是被饿过的。”“狗奴才!竟敢拿朕为天下百姓祈福的祭祀动手脚!”周成帝猛地一把拿起旁边的茶壶,狠狠地往周礼官身上砸去,周礼官不敢躲,只能定定地站着,任这茶壶砸到自己的额头上,砸的头破血流,头昏眼花

    ,身体摇摇欲倒,但又马上站直了,不敢倒下去。

    “说,谁指使你的!”周成帝勃然大怒。

    “是,是八殿下,八殿下的命令,微臣,微臣不敢不听啊。”周礼官战战兢兢地说道。

    “凤烨?“周成帝站了起来,问道,“你有何证据证明是老八所为!?而不是被人威胁做伪证?”

    相比起连令月来,周成帝自然更相信自己的亲儿子。“海东青是八殿下饲养的,不知皇上是否还记得,前年的时候,皇上得了一只海东青,当时受了伤,交由八殿下训练饲养,还特意建造了一个围场让这海东青生活,那日的海东青其实就是围场这只海东青招

    来的雌鸟,也是八殿下一手训练的。”周礼官说道。

    周成帝袖中双拳紧握,缓缓坐了下来,面色渐渐凝重。

    令月的目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葳蕤,葳蕤心头一颤,终于期期艾艾道,“皇,皇上,那龙头确系我所埋的,但是,但是是八殿下让我做的,不过,不过我不知道埋下七颗龙头就是这个意思。”

    “你说什么?!”周成帝脸色更加阴沉。

    半晌,他一手撑着头,一手挥了挥,道,“梁德贵,去政务堂,将八皇子带到朕的面前来。”

    “是,皇上。”梁德贵走了出去。

    令月跪在殿内,她内心里仍旧很紧张,如今,一步一步按着计划在走,只愿能一切顺利,解救凤诀于水深火热之中。

    过了不久,门外响起梁德贵尖细的声音,“八殿下觐见。”

    一会,便见那八皇子凤烨走了进来,一袭紫袍裹身,风度翩翩,甚至有种超凡脱俗,不与世争的感觉,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为了权势而利欲熏心的人。

    走进来的时候,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看了令月一眼。

    令月心头一怔,都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还笑的出来?

    “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万岁。”凤烨在令月的身旁跪了下来,道。

    周成帝看着面前的儿子,突然微微闭上眼睛,手捏着鼻梁,一阵头疼欲裂的感觉袭来,竟有昏昏欲倒的感觉。“八子,宝塔祭祀当日的海东青是你安排的?明安王府的金龙也是你一手部署的!朕要听实话!”周成帝忍住这头昏脑涨的感觉,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