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会顺利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了

    天空一片漆黑,不见半点星辰和月光。

    周家府邸四周站着侍卫,守卫森严,夜风在此已经观察了半天,无论是谁,经过这道门都要被搜身盘问,即便是周府自己的人也不例外。

    “心中有鬼,自然草木皆兵。”夜风冷哼道。

    不过,随九殿下多年,这点小把戏,他夜风还没放在眼里,轻轻松松就进了周家府邸,藏在暗处,伺机行动。

    一直到了半夜。

    周府的人都进入了梦想,而这时候,夜风发现周礼官拎着一个灯笼,偷偷摸摸的从房中走了出来。

    “看这样子,定有猫腻,我倒不急着动手了。”于是,他将放到嘴边的手又放了下来,悄然跟在周礼官的身后。

    只见,那周礼官一路往前,到了一间房子面前,便四处看看,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稍后又关上了门。

    夜风迅速走到门边,手指戳破了窗户,往里面看去,只见这周礼官先是坐在一张书桌前,手伸到书桌下面,不一会,身后的一扇墙壁就缓缓打开了。

    周礼官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后进入了门后面。片刻后,夜风潜入房中,按下书桌下面的机关,墙壁缓缓打开,他将黑布蒙住脸,手压着腰间的剑,走了进去,一架楼梯连接着下方的地下室,他踩着楼梯,慢慢地走了下去,警惕地看着四周,当走到下

    面的时候,看到屋子里的情形,顿时一愣。

    他脚步极为轻微,那周礼官根本发现不了。只见,这地下室内满满一屋子金银财宝,各种稀世的宝物,应有尽有,整个室内闪闪发光,那周礼官脸上露出贪婪的表情,拿起一块金子放在牙齿边咬了一口,然后脱了衣服鞋袜,搬出被单,躺在其中一

    堆金银财宝中睡觉。

    夜风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冷笑来,他信步走了过去,四处看一眼,拿过其中一个价值连城的花瓶,举起手来,然后松手,“啪”的一声,这花瓶掉在地上,碎成了碎片。

    “谁?怎么回事?”正躺在金子上睡的幸福的周礼官猛地坐了起来。

    一看到面前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顿时吓了一跳,再看地上的碎花瓶,心疼的都快流血了。

    “你,你是何人?你是怎么进来的?”周礼官一脸惊恐地看着夜风,这是他的秘密基地,就连家中夫人也不知道的。

    夜风不紧不慢,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啊……”周礼官一脸紧张一脸心疼,这张椅子是最好的紫檀木打造的,这么大个子坐下去,做坏了怎么办?

    夜风再随手拿起一个花瓶把玩着。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是求财还是求官?”周礼官吓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为求财,也不为求官,求命……”夜风冰冷的眸子看向他,说道。

    “命,你……来人啊!”周礼官立刻往楼梯上跑去。

    但是,夜风手再度松开,又一个花瓶碎了,周礼官猛地回头,看到地上的碎片,简直快要吐血了,“这位爷,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夜风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浑身散发着气场,“一个礼官,吃正常的朝廷俸禄,怎么会有这么一屋子的金银财宝,周大人近年来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啊。”

    “嘿嘿。”周礼官尴尬一笑,“这,这当官的,不都这样吗?有几个不为自己着想的。”

    “真够无耻的。”夜风笑着,突然脸色一冷,道。

    周礼官后退了一步。

    夜风起身,走到那整墙的奇珍异宝前,伸手,拿出一个圆形的东西,放在手中看了看,道,“不过,周大人为了求财,胆子也是十分的大啊,这个是先帝使用过的珠子吧。”

    周礼官一愣,“什么?你,你怎么知道?”“先帝驾崩后,此珠原本要随先帝下葬的,结果后来遗失了,这也成了先帝的心中一个遗憾,我一直在奉安国公主之命查找,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周礼官你的密室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

    夫。”夜风冷冷地道。

    “什么……”周礼官知道这珠子确实是先帝曾经所有,是先帝赏赐给姚老将军的,有一次,他前去将军府拜访,无意间看到了这颗珠子,然后便做了一回窃贼,把这珠子偷了回来。

    倒也奇怪,姚老将军丢了这么贵重的珠子,却不见伸张,吃下了这哑巴亏似的,原来他还一度觉得奇怪,现在听这黑衣人这么说,难道,这珠子也是姚老将军手段不光明所得?

    “你,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本官绝不信你,你不过是个登堂入室的盗贼,看上什么,本官忍痛割爱,你拿着走吧。”周礼官说道。

    “哼。”夜风一笑,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来,“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清楚,这是什么?”

    周礼官瞪大一眼一看,顿时吓得双腿一软,此乃安国公主府的令牌没错!夜风伸手,一把拎起周礼官的衣裳,冷声道,“本爷爷早就怀疑此珠在你手中了,今天既然抓个现行,那便捉你去见皇上和公主,将你搜刮民脂民膏,侵占朝廷财务之事一一禀报,皇上定会砍你狗头,灭你

    九族!”

    周礼官两腿一软,“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荣元殿。

    令月儿跪在了殿中央,心中祈愿着一切顺利。

    周成帝眼看着底下的人,问道,“今天是第二天,你这么快?”

    “皇上,我已找到两人,足以证明金龙之事与十一殿下无关,请皇上明鉴。”令月颔首,道。

    “带上来吧,不过,朕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如若你这一次,不能证明他的清白,那就要依照与朕的约定了,朕不会再给他机会。”周成帝道。

    “是,皇上。”令月示意梁德贵将葳蕤和周礼官两人分别押解进荣元殿内,暗自握紧了身侧的拳头。

    那葳蕤和周礼官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葳蕤看了令月一眼,而周礼官则浑身战战兢兢,脸色发白。“葳蕤(卑职)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