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梦中相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令月心事重重回到公主府的时候,雪丽走了过来,道,“公主已经睡下了。”

    “母亲今日可好?”令月问道。

    “今天薛家的人来了。”雪丽小声道。

    令月一愣,眉心皱了皱,道,“谁?薛仁赋?”“是薛仁赋的大侄儿薛义,以前看着前驸马爷的面子上,公主给了他不少恩惠,他也算努力,如今说是要来报答公主。”雪丽说起薛家的人,脸上表情似有不悦,她跟在公主身边多年,是眼看着安国公主在

    那段感情里受尽了伤害的。

    “母亲见了他吗?”令月问道。

    “没有,公主说如今薛家与她已没有关系,与薛义也没有再见的必要,但是薛义不死心,还在外头等着呢,说是要等到公主肯见他为主。”雪丽道。

    “我去看看。”令月让雪丽带路,到了那偏厅,远远的便见一个白衣男儿郎正站在一副画卷下方,那画上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紫色华裳,贵气逼人。令月见这薛义,脸上有几分薛仁赋的影子,但更为清秀一些,她记得这薛仁赋早就过了娶妻的年纪了,但一直未有婚配,听说他为人极为挑剔,每每有人介绍姑娘与他认识,他常常还没见面就开始说人这

    不好那不好,倘若见了面,便更加直接:你样样不如我心中所想,若不想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趁早走吧。每每气的人家姑娘在家要哭好几天,后来,薛义脾气古怪的传闻便开始流传开来。

    薛义似乎听到什么动静,转过身来,见令月走了过来,忙道,“这位小姐是……”

    “薛公子,此乃固淳公主。”雪丽道。

    “噢。”薛仁赋一听,忙躬身,道,“原来是您,失敬失敬。“

    “薛公子不用客气。“令月微微颔首,她是皇帝赐封的公主,安国公主的女儿,受薛义一拜,分量绰绰有余。

    令月示意雪丽等众人退下后,问道,“不知薛公子今日前来公主府,是以什么身份呢?“

    薛义听了,眼底露出一丝诧异,道,“您这个问题问的倒也真好,我若说以薛驸马侄儿的身份,您便能开口赶我走了,不过,我并非以我叔叔的名义来的,我是以我自己的名义来的。“

    “哦?不知薛公子前来所谓何事?我母亲今日精神不济,不愿见客,你有事情,可以同我说。“令月道。

    “好,那我便坦诚相告,我仰慕公主,我爱着公主,我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来的,我想留在公主身边,毕生伺候她。“薛义也不含糊,直接说道。

    令月听了,顿时感到十分惊讶,这薛义隔着辈的,年龄也相差了许多,竟然爱慕上了母亲?

    “我母亲可知道此事?”令月问道。“我今日前来,便是想向公主表白的,只是公主避而不见,我还没有机会表白我的心意,不过,我不会气馁的,公主一日不见我,我等一日,公主十日不见我,我等十日,公主一年不见我,我等一年,人生

    很长,我不怕等。”年轻的薛义眼底一抹坚毅。“薛公子,我想,你是不能得偿所愿了,我母亲被薛家人伤透了心,如今早已不愿与你们家人扯上关系,你又是前驸马薛仁赋的侄儿,我母亲便更不愿见你了。你今日这番言论,不过是因为年轻气盛,有收

    到了母亲给你的打击,于是心中产生了一种错觉,误以为自己陷入了爱河,等再过个几个月,一年,几年,你便会为今日的执着而后悔了。”令月说道。

    薛义听了,却一笑,道。“固淳公主年纪比我小许多,如今倒以过来人的口吻肆意批评我的感情。”

    “这么说,你是要坚持到底了?”令月问道。薛义道,“这世间,唯有感情是无法掩饰,无法假装的,也是一种最纯粹的感觉,我爱慕公主,深深地爱慕。丈夫也罢,面首也罢,亦或是她身边的一个奴才也罢,我都想与她共度一生,这是我此生的志愿

    。”

    令月看薛义,俊朗清秀,面庞白皙,双唇如涂了胭脂般红润,一双眼睛眼角微微上扬,甚至妩媚之态,不同于几位皇子,薛义的外貌有一种风情。

    这样一个文弱之人,说起山盟海誓来,竟也有几分魄力。令月微微叹了口气,语气却坚定起来,道,“薛公子说得对,感情之事,尤其无法掩藏,无法控制,但是一切皆要以我母亲的好恶为准,她若厌你,我便不允许你再出现她面前,我不想她被一个薛家人伤害

    了,还要被另一个薛家人烦扰,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薛义拱手,道,“我当然明白固淳公主的意思。”

    令月与薛义再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反正前厅离母亲的住处甚远,薛义也打扰不到她。

    待令月走了,薛义背着手,走回那副画卷下,继续欣赏着。

    令月回到房中,关上门,将丫鬟们差遣了出去,脸上的神色慢慢凝重起来。

    现在,事情已经在一步一步往前发展,而她……漠北,匈奴王子的王妃,是她此生最后的归宿吗?

    想着想着,她衣裳也没有脱,倚靠在床头,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在梦里,她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蓝衣少年,他策马奔腾,脸上的笑容好似骄阳灿烂,一路远远地朝她奔跑过来。

    她眼睛紧紧看着他,心脏砰砰砰地跳着,当他的大手朝她伸过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将手仿佛他掌中,他一个用力,她便上了马,坐在他的身后。

    “你怕吗?”他问道。

    “我不怕,有你在,我一点都不怕!”她大声说着。

    “抓稳了!”他拉过她的手抱着他的腰,骏马飞腾,风吹来,头发高高吹起,两人的发丝纠缠在一起。

    “……”令月猛地坐了起来,才发觉自己的做梦了,此刻,就她一个人在房中,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脸上一抹哀愁,是连诀的妻子了,这是她此生的心愿,但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