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心思缜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其中一人下令,数人挥起手中的刀,向令月冲了过来。

    令月佯装吓坏了,急忙闪躲,发出惊吓的声音,船舱之中,吴乔微眯起一双危险的眸子,暗器从袖中掷出,狠狠朝那黑衣人的刀锋上甩了过去。

    只听到“叮”的一声响,那刀砍偏了,刀刃擦着连令月的肩膀而过。

    而就在此时,夜风亦仿佛从天而降,挡在了令月的面前,长剑挥舞,众人见这突然跑出的程咬金,纷纷拿刀相向,一时之间,刀光剑影,火星四溅,杀机重重。

    令月站在夜风的身后,冷静以对,目光落在这些黑衣人的身上,袖中的拳头暗暗握紧了。

    九哥哥和姐姐说的果真没错,那些人已经要对葳蕤杀人灭口,斩草除根了,一旦葳蕤死了,就更加死无对证了。

    看来,八哥哥是没打算给连诀留下一丝一毫的退路啊。在她的心目中,八哥哥是所有王兄中最是天子骄子的那一位,他自小备受宠爱,既没有九哥哥那样坎坷的曲折,随着母后共同被打入冷宫,也没有四哥哥那样悲惨的身世,和宫女一块长大,还遭受各种冷

    漠。因此,他并不是一个欲望特别强烈的人,比其他皇子更为肆意,洒脱,骄傲不逊,常常开怀大笑,他还曾经送过她一柄弓箭,说以后有空的时候就教她打猎,不过后来,也许是他忘记了,也许只是随口一

    说的话,他并没有真正教过她,而那一柄弓箭,也在她身世揭穿,被赶出长春宫的时候,一并遗失不见了。

    可惜啊可惜,他有一个不知足的母后,坏事做尽,她还记得有一次曾经偷听到八哥哥生徐贤妃的气,怨她对尚在襁褓之中的连诀动手。

    可是如今,竟到了这种相残的地步。

    她心里头感到一阵伤感和失落,于她,也不想走到这一步啊。

    但是,面对如今的境况,她不能袖手旁观了。

    她是明安王妃,便要守护凤诀,守护明安王府。

    “大胆!”这时候,令月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纱,厉声道,“本公主你们也敢动手,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她一双眸子里,散发着深沉冷意。那蒙面人一看,这人分明不是那个漠北公主,而是前些日子安国公主公开收下的义女固淳公主,听说安国公主名下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因此对她十分疼爱,如今她已经是京都城里最负盛名的贵女了。得罪

    她就等于是得罪了安国公主,因此几个蒙面人立刻停止了对令月的攻击,迅速地离去。

    令月冷眼看着这些人飞快地撤走。

    吴乔押着葳蕤走了过来,葳蕤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嘴唇颤抖着。

    “现在你知道了吧,有人想要你的命,你说会是谁呢?“令月冷眼看着她,说道。

    “是,是八殿下吗?“葳蕤额头冒出汗来。

    “除了她,难道你还和谁有什么交易不成?“令月说道。

    “没,没有了,只有他。“葳蕤心里突然感到非常恼怒,她冒着生命危险,趟进这淌浑水里面,那凤烨却只想除掉她的性命!“你太天真了,自以为能牵制诡计多端的八殿下,他为皇上监国,也可为权倾朝野,怎么可能让掌握着他把柄的人逍遥自在地活着。“令月道,“你现在想要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听从我的命令,除此之外,

    别无他法。”

    “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葳蕤连连点头,此刻也后悔不已,早知道不要受八殿下的诱惑。“还有……”令月冷看了她一眼,说道,“不要再对恒亲王痴心妄想了,我可以告诉你,这世上的女人,除了连似月,谁也勾不走她的魂,若是连似月,便是一个微笑,他也愿意送上他的一切去换取,明白了

    吗?”葳蕤听罢,仍旧心有不甘,但是这固淳公主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得答应下来,道,“多谢固淳公主提醒,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边不再多想罢,先前是我自己太天真了,以为这世间男人,

    只要多加诱惑,便会上钩,却不知道九殿下和恒亲王妃之间的情感如此坚固纯粹。”

    “好了,废话少说,吴乔,将她关起来。“令月说道。

    葳蕤一愣,“不是说去宫里面见皇上吗?“

    令月道,“见当然是要见的,不是,不是今天。“因为还有更重要的证据,需要取得。

    “固淳公主,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葳蕤突然觉得这令月公主也深不可测起来。

    “你别管,吴乔!“令月使了个眼色。

    “是,公主。“吴乔领命,将葳蕤推上马车,往恒亲王府的方向去了。

    “公主,接下来要怎么办?殿下让卑职全力协助公主。“夜风在一旁说道。

    令月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道,“现在,要去找主持宝塔祭祀的周礼官了。“

    “殿下和王妃都说过了,周礼官定是八殿下的人,要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委实很难。“夜风道。

    “再难也要掏啊。“令月道,此刻,除了全力以赴,别无他法。

    “公主可有良策?“夜风问道。

    令月转过身,一边走着,一边道,“时间紧迫,就算想要搜集周礼官的弱处,也来不及了。”

    “公主的意思是……”夜风面露疑惑。

    “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既然他们能够无中生有,制造证据来污蔑凤诀,我们何尝不能反效?“令月眼底流露出一丝冷意,“夜风,你说,在皇上看来,最严重的罪行是什么?”

    夜风想了想,道,“莫过于谋反之罪,当年的四殿下,萧振海老贼,都是因为这个罪名而被皇上除掉的,以至于咱们十一殿下,也因为此入了打牢。”

    ‘令月点头,道,“所以,我需要你今日趁夜之时,潜入周礼官的府邸,替我做一些事。”令月说道。

    “是,公主吩咐,卑职一定在所不辞。“夜风颔首道。

    连令月的目光缓缓看向远处,空气是冷的,她的眼神却越发坚韧起来。“八殿下不好对付,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掉以轻心,给了他们可趁之机,要加倍小心,小心,再小心!“令月嘱托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