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阴险令月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不管葳蕤怎么求饶,令月始终无动于衷,看着她在被死亡逐渐吞噬时的恐惧模样,脸上没有丝毫动容,眼神冰冷,无情。她连令月素来与人为善,便是曾经的仇人,也有一份宽容之心,但是,一旦有人动了她在意的人,她也绝不会放过,更不会袖手旁观,定要对方血债血偿,所受地方委屈也要一点一点为自己心爱的人讨回

    来!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眼看着血流的越来越多,葳蕤头脑感到一阵发昏,腿脚也开始发软。

    令月知道,时机已到,葳蕤已经到了恐惧的镜头了。

    她淡淡地说道,“金龙的事,一字一句告诉本公主,一个字都不要错,否则……”她亮了亮手中的匕首,说道,“我不保证,你的手上会不会再加上一道。”

    “我,我说,我说,先替我止血,我说!”葳蕤害怕极了。

    “你剩下的那点儿血足够你说清楚我想知道的事了。”令月却说道。

    “……”葳蕤万万没有想起来,这个连令月狠起来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女子,漠北怕是控制不住,“是,是八殿下和我做了交易,我想办法将金龙埋进明安王府,他,他则答应我……答应我……”

    “你的血还能流多少?”令月见她吞吐,好心地提醒道。

    “他答应我会让我得到九殿下!”葳蕤急忙说道。

    “噗嗤!”令月一听这话,顿时笑出了声音。

    “你,你笑什么,我没有说谎,一个字都没有骗你,这是我与八殿下之间的约定。”葳蕤以为何乔乔怀疑,急忙说道,说话的声音已经渐渐虚弱了。

    “我笑你太天真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把九殿下从恒亲王妃身边抢走吗?他爱她入骨,旁人在他眼中什么都不算!只有恒亲王妃是他的唯一,是他的天地,是他的骨血!”连令月说道。

    “我不信!这世间上没有任何男人一辈子只忠于一个女人的,等时间久了,九殿下自然会厌倦一直在身边的人,只要我一直不放弃,总有机会的。”葳蕤坚持说道。“不怪你有这种想法,因为你也不是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在你之前,已经有不少女子这么做的。不过,最后她们的结果都很惨。”令月说道。她突然之间发现,她在乎的那些人,一个一个都让她好有底

    气!

    九哥哥,姐姐,冷眉……还有,她的夫君十一皇子。

    “那,那肯定是因为那些女子身份不好,或者,或者她们不够美丽……”葳蕤仍旧垂死挣扎。

    “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只可惜后来每个人都失望而归,或者……而死。”令月说道。

    葳蕤面如死灰,额头上冒出一颗一颗地汗来,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我需要你去皇上面前作证。”令月说道。

    “这……好,我去我去。”葳蕤眼看自己的血流了太多,只好先答应下来,但是,八殿下凤烨也不是好得罪的,她顿时觉得自己跳入了一个深坑里面,下不去也上不来,此时此刻,只有后悔的感觉。

    “其实,你太天真了。”令月摇了摇头,说道,“八殿下是不会跟你合作的,相反,你要是没有和我一道来这河中央,只怕你现在已经死在他的手里了。”

    “……”葳蕤只觉得头顶泼来一盆冷水,浑身一阵冷意袭来。

    “吴乔。”令月唤道。

    “是,公主。”吴乔掀开船帘的一角,葳蕤看去,只见远远地地方确实有几个人在观望这一条船,葳蕤脸色一阵发白,浑身瑟瑟发抖。

    令月啧啧,摇了摇头,说道,“你可以不信。”

    她示意吴乔替葳蕤手腕上的伤口处理好,手腕这才停止了流血。

    葳蕤整个人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无力。

    “公主,公主……”吓到尿失禁的呼兰连忙爬了过去,坐在葳蕤的身旁。

    船舱里弥漫着一股尿骚味,让人不禁皱了皱眉。

    “吴乔,回宫!”令月冷静地道,心头却微微发颤,一天已经过去了,再过两天,她就要嫁给葳朗,随之一起去漠北了。

    她掀开船帘,走到船舱外面,风吹来,身上的披风吹起,发丝缠绕着耳朵,她极目远眺,河面上停留着几只鸟,一会便振翅高飞而去,她抬起手来,遮住了头顶的阳光,有点刺眼,总想流泪。

    船回到岸边,还在船舱里的时候,吴乔便让葳蕤重新戴上白色的面纱,穿戴上披风,远远看去,与令月儿十分相似。

    吴乔的手握住了葳蕤的手臂,紧紧捏着,小声道,“现在跟公主回宫,老实点,否则……”

    葳蕤背脊颤声了一下,说道,“知,知道了。”

    她恨死了,居然上了这个固淳公主的当。

    而令月看着呼兰,冷声道,“你到本公主这儿来。”

    “是,是!”呼兰心中对令月充满了恐惧害怕,慢慢走了过去。

    她刚刚用刀割破公主手腕的时候,脸上毫无惧色的模样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

    船到了岸边,吴乔和葳蕤先留在船舱内,令月和呼兰两人一块下了船。

    “为,为什么不下去?”葳蕤心头涌起一阵恐惧感,一则流了太多的血,她需要补一补,二则她要快点回到香郡府,告诉哥哥固淳公主的真面目。

    “闭嘴!”吴乔手下一个用力,葳蕤顿时疼的跪倒在地上。

    “我,我好歹是漠北公主,你这个奴才……”

    “啪!”吴乔扬起手,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说道,“在这里,也就你把自己但公主,我的心里可只有我们家公主,你算什么东西?”

    “你!”葳蕤没有想到一个奴才也敢这么硬气!

    令月一步一步走在路上,放在袖中的手暗暗握紧了,眼睛机敏地关注着周围。

    “唰!”突然,几个蒙面黑衣人仿佛从天而降,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

    令月立刻下意识反应似的,握住了呼兰的手,轻叫道,“啊……”“杀!”其中一人下令,数人挥起手中的刀,向令月冲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