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凶狠令月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待葳朗走了,葳蕤竟做出亲热状,走到令月身边,要伸出手挽着她,道,“固淳公主,你既然来了,不如带我去逛逛吧,我们年龄相仿,说不定有很多共同的话呢。我来了京都,还没有人好好陪我领略一下

    这里的风情,总也没有合适的人。”

    她要支走这个连令月,就怕她在哥哥面前胡说八道,哥哥喜欢她,肯定会信她的话,被哥哥知道她参与到了周朝皇子之间的事,她就完了。

    吴乔见状,立刻拦在葳蕤的前面,沉声道,“我们家公主不喜欢别人对她太亲密。”

    葳蕤顿时悻悻地收回了手。

    令月却笑着道,“你喜欢逛的话,我便陪你逛逛吧。”

    其实,她要等的就是葳蕤要她离开香郡府的话,离开了这里,才好动手。

    “太好了!”葳蕤一副高兴的样子,然后迫不及待地和令月一块离开了香郡府,并且暗中偷偷地松了口气。

    要走出香郡府的时候,吴乔将两块白色的纱布拿了过来。

    “这是什么?”葳蕤问道。“我中原未婚的女子,不得随意在外抛头露面,所以要用布遮着脸,免得被人看到了。”令月将白色的面纱蒙在了脸上,只露出一双水灵的眼睛,说道,“入乡随俗,为了不引起非议,搅乱了我们玩耍的兴致

    ,葳蕤公主也戴上这面纱吧。”

    “好吧,虽然觉得多此一举,但是,公主这么说,我便戴着了。”葳蕤也将面纱蒙在了脸上,也只露出一双眼睛。

    接着,吴乔又拿来了两件风格一致的披风,道,“待会做游船,风大,请两位公主穿上吧。”

    葳蕤不禁觉得这中原女子也太麻烦了一些,这么一点微风,就担心风寒,但为了快点离开,便没有说什么,像令月一样,将披风穿好了。

    令月眼底却缓缓流露出一抹冷意,嘴里说道,“葳蕤公主可坐过游船?”

    “没有,我们漠北地方缺水,用不上船。”葳蕤说道。

    “那就快去河边吧,我与你坐船在江面飘荡,领略京中风情,也别有一番风味。”令月说道,脸上露出单纯的笑意来。

    “好。”葳蕤道。

    到了岸边,吴乔选了一条船,让船家开了过来。

    葳蕤搀扶着呼兰的手,随之上了船。

    两人面对面坐在船舱内,葳蕤悄悄松了口气,看向外头,道,“风很舒服,水也很清澈,多谢固淳公主带我来领略这样的风情。”

    “葳蕤公主客气,到了湖中央,风景会更加好看,到时候,公主可要好好观赏观赏。”令月说道,唇角带着笑意,但眼底分明闪过深沉的冷意。

    船飘飘荡荡地,继续划动着,过了片刻时间,终于到了河中央,令月让船家停止了划动,就任船飘荡在河面,摇摇晃晃的,倒也显得十分惬意。

    “公主若有机会去漠北,我也带你好好领略我们匈奴人的漠北,想必公主金枝玉叶,从未出过京都吧。”葳蕤说道,在她看来,这个固淳公主,也不顶什么用,跟一片树叶似的,风一吹就会飘下来。

    “是啊,我倒从未出过京都呢。”令月说道,脑海中却不由地闪过那时候四处流亡,生死未知的日子。

    又看了一会传,一阵风吹够来,传摇晃了几下。

    令月看了吴乔一眼,吴乔会意,突然走到葳蕤的面前,猛然间一伸手,手扣住了她的脖子,一把锐利的短剑抵着她的生死穴位。

    “你,你这是干什么?”葳蕤顿时脸色大变。

    “公主,公主!你们想干什么?不许动我家公主。”呼兰见状,连忙出来维护,脸色却也吓得苍白。

    再看这固淳公主,原来脸上的乖巧和娇憨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冰冷的脸,眼底散发着强硬和冷漠的气息,仿佛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吴乔,杀了,丢进河里去。”只见,她挥了挥手中的帕子,说道。

    “杀,杀了?”葳蕤见状,伸手去攻击吴乔,她也是有拳脚功夫的,但是在高手吴乔的面前,俨然花拳绣腿,才挣扎两下,吴乔手下一个用力,她的胳膊咔嚓一声响,便有一边折断了骨头。

    “啊!杀人啦!”她嘴里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她是用尽了力气,想要引起河岸上人的注意,但是,船用尽离岸边很远了,又是在船舱内,她的声音根本就不会有人听得见。

    而且,船夫也是令月一早就安排好的人,此刻正负责看守着外面的情况。

    “别白费力气了。”令月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葳蕤看着令月手中明晃晃的匕首,心底涌起一股寒意,“不,你不敢的,我,我乃匈奴使者,我乃……”

    “匈奴使者?”令月一声冷笑,“既然知道自己是匈奴使者,为何不好好做个使者就好,偏偏要陷害十一殿下凤诀呢?”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葳蕤眼神闪烁着,不敢直视令月,。

    她两三次见这个连令月,都是一副乖巧天真的样子,实在让她打心底瞧不起,现在这样的眼神既让人吃惊,又让人心里发憷!

    “呵。”令月唇间发出一个轻哼,眼底微微眯起,突然一把拂起葳蕤的手臂,一刀划在了她的手腕上!

    “啊!”她再度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公主!”呼兰见状,双腿虚软,跪在地上了地上。

    那刺目的鲜血流了出来,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葳蕤脸色苍白,疼的浑身发抖,“你,你,救命,救命啊,我会死的,会死的……”

    她涨红了脸,大颗大颗地喊出落下来,眼见那掉在地上的鲜血越来越多,集聚了一滩。

    “你也怕死?”令月见她的惨状,却没有丝毫心软,“你陷害明安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迟早有这么一天呢?”葳蕤浑身哆嗦着,脸色一片死灰,头一阵发昏,嘴唇也变得苍白,眼看着血流不断,眼睛半眯着,艰难地说道,“救,救我……救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