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 天地为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牢中。

    凤诀身上穿着白色的衣衫,盘腿坐在冰冷的石床上,闭上了眼睛,那墨黑色的头发垂了下来,散落在身后。

    在烛光的照耀下,俊美分明的五官有种朦胧的美感,肌肤上隐隐流动着光泽。

    吱呀一声,门开了。

    他没有睁开眼睛来,反正,什么都看不到,睁眼和闭眼,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而令月一进来,便看到在牢房中盘坐的凤诀,昔日高高在上的明安王,京都城里如雷贯耳的大将军王,如今,竟成了阶下之囚,遭人非议,在此受苦。

    她的心,仿佛被千刀万剐了一般,疼的搅在一起,五脏六腑都跟着疼。

    她深深地呼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破碎的笑容,终于唤道,“殿下……”

    那闭着双眼的凤诀突然间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一愣,猛地睁开眼睛,问道,“十一,你来了?”

    说着,便起身,双手在前面摸索着。

    看到他茫然的模样,令月的心里头更加难受了,她忍住了哽咽的声音,几步走上前,透过木门,伸手握住了凤诀的手,说道,“是,我来了,你还好吧。”

    凤诀一碰到她的手便紧紧握住,道,“十一,你的手好凉。”说着,便低头,将她的手拉到嘴边,呼着热气。

    令月含泪的眸子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心里一阵一阵地抽疼,“没事,我不冷的。”

    她的手冰凉不是因为冷,而是……害怕,害怕他的冤屈得不到洗清,害怕……害怕嫁到匈奴去,此生,再也不复相见。

    连诀,你知道我心里现在有多难过吗?

    “好一点了。”呼了好一会,终于他放开了她的手,但仍在拽在手中,“你别担心,我没做那样的事,不会有事的。你在外面好好等着我,我会出去的。”

    “嗯,我相信你,你不会有事的,你什么事都没有做。”令月深深地凝视着面前的人。

    连诀啊,还记得第一次见面,见你眉目如画,惊为天人,又高傲不羁,不肯低头,是我想象中少年最美好的模样,一颗心便悄悄的为你沦陷。

    当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姐姐时,难过地哭了几天几夜,发誓再不见你,嘴里说着讨厌你,凭什么伤我的心,但是再见到你的时候,脚步却忍不住为你停留,目光也被你锁定。

    虽然也曾把你忘记,但我的记忆也终由你唤醒。

    因为……

    我就是喜欢你,没有办法不喜欢啊……喜欢到即使完全忘记你,目光也没办法离开他。

    连诀,这辈子都会喜欢你,一如初见时那么喜欢……

    “十一……”凤诀手摸索着,贴在她的脸上,顿时一怔,“你哭了?”

    “连诀……”更多的眼泪滑落,她没有办法不哭。

    “傻姑娘……”凤诀用手抚去她眼角的泪水,“不要哭了,待此事过后,我们就成亲吧,不管如何,我要娶你。”

    “……”连令月心里感到好开心,但是又很心痛,她红肿着眼睛说道,“连诀,不要等以后了,现在吧,现在我们就成亲。”

    “现在?”凤诀微怔。

    “对,现在……”令月握紧他的手,有些急切地说道。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太委屈你了……”他梦想中与她的婚礼,是要给她十里红妆,让她风光大嫁,堂堂正正做他凤诀的妻子。

    “娶我的人是你,就不会委屈。”令月说道,“我们在这里成亲,天地为证,日月为鉴,可好?”

    凤诀心头轻颤,颤抖着声音,道,“好,我听你的,我们在这里成亲,天地为证,日月为鉴。”

    “嗯!”令月一脸心碎地看着凤诀脸上绽放的灿烂笑容。

    “来,跪在这里。”凤诀拉着她的手,一块跪了下来。

    就在这阴暗潮湿的牢房里,两人隔着一道牢门,并排跪着:

    一人穿着桃红,一人穿着白色;

    一人热泪盈眶,一人满怀欢喜。

    “天地在上,日月作证,我凤诀……”

    “我连令月……”

    “在此结为夫妻。”

    “终生终世,永不相负。”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

    “一拜天地……”凤诀说着,拉着令月的手对着牢门的方向,一块弯腰。

    “二拜高堂……”再齐齐拜了下去。

    “夫妻交拜……”最后,令月转过身去,和凤诀两人面对着面,同时深深地拜了下去。

    头顶碰触着头顶,发丝交缠在一起,结发同枕席。

    然后,两个人慢慢地直起身体来:

    “愿白头到老。”令月笑着说道,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哭着笑的她很美,但令人心碎。

    “愿早生贵子。”凤诀笑着说道,那晦暗的眼睛里似乎也有了光彩。

    令月主动凑上前,隔着牢门的间隔,在凤诀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凤诀一怔,脸立即红了,“现在,我们是夫妻了。”

    “是啊,现在我们的夫妻了。”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牢房中,令月依稀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她原来觉得凤诀离她很远很远,现在竟然就是夫妻了。

    令月伸手轻轻抚摸过他五官的每一处,“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凤诀微愣,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十一,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不是,我是太开心了,毕竟,刚认识你的时候,我的心愿就是嫁给你啊。”令月笑着说道。

    “……”凤诀也笑了,耳根子泛红,对她的情感,他唯能以后半辈子的相守来回报。

    “我先走了,求了皇上很久他才允许我来看你,留的太久我害怕皇上生气。”令月费了好大一番力气,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嗯!”凤诀点头。

    待令月转身的时候,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等等!”

    “怎么了?”令月心头一跳,害怕他看出什么。

    “这个给你,今天我成亲,但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个。”凤诀身上的寄名锁取了下来,给了令月。

    这是当初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阴错阳差间,生母端文皇后给他的。令月接过这寄名锁,再深深地看了凤诀一眼,然后猛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再没做任何停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