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自作主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啊,究竟活在哪个世界?什么是真什么是幻,他甚至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

    始终有种想而不得,惆怅的感觉占据着他的全副身心。

    还有,还有那个女人……

    ……

    他推开院子门,走了进去,那女人的咳嗽声更加清晰了,一声一声的,像是咳在了人的心上,他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皱着眉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躺在床上,喊了几声,没有人应,便自己起身,下了床,一边咳着,一边跌跌撞撞往桌子边走去。

    而这时候,门却突然打了开来,一阵寒风随之吹过来,她浑身瑟缩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他走了进来,眉头紧锁,在玄色锦袍的包裹下,整个人显得更加冷漠疏离了。

    他关上门,看她身上只穿着一袭白色的中衣,包裹着单薄的身子,脸色苍白,握着水壶的手微微颤抖着。

    “殿,殿下,咳咳……你来了……”他睥睨了她一眼,说道,“不是说染了风寒吗?起身的时候连一件披风也没有,你还嫌自己给人添的麻烦还不够吗?还是……你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生病,你算准了本王为了堵住那些下人的嘴,一定会过

    来看你?所以,你耍着这样的花招?”

    “咳咳,不,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她站在桌子前,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的话,眼圈渐渐有些泛红。

    “我知道了,我不喝水了,我回床上去。”她放下水壶,转过身,一手撑着腹部,微微弯着腰往床上走去。

    他眼看着她重新回到床上去,坐在床上,用被子包裹住身子,只露出一张脸。

    他将披风解下,放在一旁,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手摸了摸杯子边缘,等了一会,端着谁走到床前,伸手将被子递给了他,说道,“喝了。”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睛里散发着光彩。

    “你不要误会,也不要多想,本王只是不想越亲王妃重病在床,无人伺候的闲话传了出去,这样,你可以回你们家里告状,别人也要说本王的闲话。”他冷声说道。

    “谢谢。”她抿了抿唇,眼底闪过一片红,泛着点点泪光,道。

    他看着她,哆嗦着手嘴巴就着喝水,那根肿成了胡萝卜似的食指出现在他的面前,上面还有一个口子。

    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丫鬟红莲说的,那日王妃的手指利器割破了,晨时去取雪,结果手指被冻伤,又红又肿,才染了风寒,咳嗽的厉害。

    真是个又蠢又笨的女人,这么大了,还能随便就割了手,割了手不好好养着,冰天雪地的还跑去取什么初雪,现在咳嗽的这样厉害,身上披风也不多披一件,就下床倒水喝,刚刚门一开,冷的浑身发抖。

    他伸手,抬住了她的杯子底部,帮助她将手喝到了嘴里。

    “谢谢。”她再说道,虽然风寒让她很难受,鼻子堵着,浑身发着烫,但是感受到他的关心,她却非常开心,眼底一直闪烁着光。

    “你究竟是怎么回到现在的?”他冷声问道。

    “嗯?”她没明白他的意思,抬起头,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他,那被单从身上滑了下来,露出单薄瘦削的肩膀,但是她似乎浑然不知。

    “阿嚏!”她掩嘴打了个喷嚏。

    “你是不是故意的?”他一把拿过披风,恼怒地说道,将披风从盖在了她的身上,手绕到脖子后面系好了带子。

    她脸微微一红,“谢谢。”

    “除了这两个字,你还能说什么?”他问道。

    “我……”她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回她。

    “罢了。”他起身,说道,“既然身子不适,就好好养着,过几日你便要回家省亲,若染着风寒回去,你家里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你,被人看见了,也要说本王的。”

    “你放心,我会好起来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她忙说道。他看了看她的红肿的手指,张了张嘴,半天,才说道,“手最好也不要带什么伤回去,否则也药有人说你在王府生活的不好,你是连家嫡长孙女,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本王,希望你我相安无事,不要给对方惹

    麻烦。”他顿了顿,说道,“还有,本王今天过来,你不要多想。”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房门关上的时候,他眼神瞥到她抱着他的披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蠢女人。”他淡淡地,轻蔑地说道,唇角微扬。

    嘎吱嘎吱……他踩在雪地上,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她的院子。

    回到书房的时候,便见那壶用初雪煮好的茶水放在书桌上,还隐隐冒着热气。

    他走了过去,端起来,准备连同杯子一起,丢到外面去。

    但是,端起茶壶的这一刻,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袭来,他手微微一顿,倒了一杯,抿唇,浅尝了一口,顿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回甘蔓延到嘴角的每一个部分。

    果真,有初雪的味道。

    不过……

    “来人。”他冷声道。

    两个丫鬟走了进来,他指了指茶壶茶杯,说道,“拿出去,扔了吧、”

    *

    “公子,大约五十里开外的地方就是蕲州了,按照现在的速度,两天就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吴庸在马车帘子外,说道。

    他掀开马车帘子,往外看去,只见夕阳已经下降,红色染红了天边的云,火红火红的,像血一样。

    四目远眺,此处倒是山清水秀,不远处的河中,几位大娘正在洗衣裳,半空中炊烟袅袅。

    “去寻个农户家里,先在此小住几日,再前去蕲州吧。”他说道。

    “是,公子,刚好这两日您的脸刚好可以拆布了,按照我的估计,已经痊愈了。”吴庸说道。

    “嗯。”想着要迎接一张新的脸,他心里莫名有种紧张的感觉。

    药童跑去找能住下的农户家里了,他下了马车,走到河边,河面很平静,如血的残阳照在河面上,一片波光粼粼。隔着黑色的纱帘,他望着眼前的一切,有种静谧的感觉,数日来波涛汹涌的内心,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