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自我欺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当时拿着这颗明珠,这颗他花了大价钱为博美人一笑从别处买来的,这个蠢货,竟然为了给他这颗明珠,把狼招到家里来,背着她吃了自己的东西,她都不知道,还傻呵呵的。

    他抬头,烛光的照耀下,她的脸闪烁着一种光彩,她唇角有笑,笑的傻气,他心头一颤。

    然后,他突然间感到一阵烦躁,无比的烦躁。

    于是,他将手中的明珠狠狠地砸在地上,明珠碎了!

    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脸错愕,道,“你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手将桌子上的杯碗盘碟全部拂到在地上,怒声道,“错了!错了!你全部都错了!你错在没有自知之明,错在用药迷惑了我,你错在被人撞见我俩在一起后,没有立刻撞墙自杀咬舌自尽

    ,你错在和我成亲,错在把我当做你的天,你全部都错了!”

    她惊愕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他心想,他都这样发脾气了,她应该会走了吧。

    但是,她惊愕害怕过后,脸上却又露出那又憨又傻的笑容来,温柔地伸手抚摸着他的胸口,说道,“你最近公务繁忙,心情不好,我明白,我会离你远一点,你不要生气,我先走了,你记得早点休息。”

    他分明看到了她眼底有泪光,但是却仍旧以笑脸对他。

    她转身,看到碎在地上的明珠,蹲在地上,伸手将碎珠捡了起来。

    他冰冷的目光看着她,似乎恨不得将她凌迟处死。

    “啊…”她心头一慌,结果手触到了碎片,手指尖冒出了鲜血,疼的手一缩。

    “你又怎么了?”他不耐的问道。

    “没事。”她将疼痛忍下,不想他因为她而分心,耽误了公务,所以将手藏在衣袖中,不让他看到自己流血的手,从地上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他离去的背影,他面对眼前的一堆公务,却突然间没了心思。

    他在府里的时候,除了睡觉,其他所有时间都在公务房里办公,没有特别的事不会出门,一则,他本就是个勤勉的人,二则,实在不想面对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但是刚刚的某一个瞬间,他却因为她而坏了心情,以至于突然没了办理公务的心情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一向视呀如草芥,无论她做什么,他只会觉得她蠢,无比地淡漠,她就像一块石头,激不起他任何

    兴趣。

    “真是个讨厌的人,越来越厌恶你了,恨不得你快点死去,从此我的生活一片清净,那时候我要娶自己真正想娶的女人回府,留在身边,过相爱的日子。”他说着,重新回到书桌后面,开始整理心情办公。几天后,一场大雪突如其来,世间变成了银装素裹,府里也被白雪覆盖了,分外纯净可爱。雪天,连天气也变得静悄悄起来,只偶尔听到野兔踩过雪地的声音。他站在书房门口,一袭玄黑色锦袍使他看起

    来更为神秘,冷峻,俊美无铸的脸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表情,身上穿一件白狐皮披风。直到赢空送来一封信,信是美人送来的,一首情意绵绵的诗,后面还问,殿下,若有朝一日,你意气风发,我愿随君侧。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信上娟秀的字体,仿佛看到了美人就在他的面

    前。

    这时候,两个丫鬟端着一句热茶过来,躬身道,“殿下,王妃让我们送来一句初雪煮的茶。”

    他脸上的笑意阴沉了下来,冷声说道,“放下吧。”

    丫鬟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情来,说道,“王妃吩咐了,这茶要趁热饮下,才有初雪的味道,”

    他听了,不悦道,“初雪的味道?她这是耍什么花样?本王不需要初雪的味道,不,本王厌恶初雪的味道。”

    他极其残忍地说道,话中带着血腥的气息,将她视作最为厌恶的仇敌。

    两个丫鬟互相对视的一眼。

    他见状,突然怒火冲天,美人给他的信,与他的约定让他感到心情愉悦,偏偏她这一句什么“初雪”的味道,破坏了他的兴致。

    但是她是相府嫡女,他又不能直接告诉她,他爱上了他们连家最美的女人,这心火窝在身体里,于是格外的恼怒。

    端起那茶壶,快步往她的院子里走去。丫鬟见他生了怒意,连忙跟了上去,着急地解释道,“殿下息怒,殿下息怒!王妃娘娘实在是一片苦心啊,她听说初雪融化成水,煮新茶,可以化解心中不郁,才赶了个大早瞒着奴才们去取了初雪来,又亲

    自融化成水,给殿下煮茶吃的。”

    “是啊,上次王妃不小心被明珠碎渣刺伤了手,出了好些血,那伤口还没好呢,就去取雪,结果手冻坏了,染了风寒,现在正发着热呢……”

    染了风寒?他一愣,难怪这几天没见到她烦人的身影,还以为她终于想通了,有了自知之明,原来,是染了风寒的缘故。另一个丫鬟眼见他就快走进院子里了,怕他生气,连忙跪在他的前面,冒死拦住了她的去路,“殿下,您看在王妃娘娘的一片诚心的份上,您把茶倒了也成,奴婢去回了就说您已经喝下了,您别对王妃娘娘

    发火了,她病的很重。”

    他端着茶壶的手顿了顿,冰冷无情的眼底似乎闪过一抹什么情愫,但是细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

    他将茶壶放回丫鬟的手中,道,“本王进去看看,茶壶放回本王的书房去,她的鼻子像狗一样,倒了也闻的到,放到本王书房,本王回去亲自倒了。”

    “是。”丫鬟战战兢兢地接过了茶壶,说道,并且一同转身,往他书房的位置去了。

    他站在院子门口,背着手,雪地里,他一身黑色锦袍更显得肃穆,疏离,无情。

    抬头看着院子上的几个字,上面覆盖着一阵皑皑白雪。“咳咳……红梅,珍珠……”这时候,里面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他心头微微一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