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死去的猎犬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裕亲王府。

    凤烨坐在书桌后面,印淮躬身立于案前,道,“殿下,目前姜克在军中一切相安无事,且与十一殿身边的张戟走的较近,两人还数次一起于姜克己帐内饮酒用膳,关系似乎亲近。”

    “亲近?”凤烨脸上闪过一抹深沉的笑意,道,“印淮,这是因为你不了解姜克己的为人,所以才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卑职愚钝。”印淮道。“姜克己可不是能随意亲近之人,他在父皇跟前侍奉这么多年,从未与任何人亲近过,包括朝中各位皇子,其他大臣乃至嫔妃娘娘们,更是未曾有人和他亲近过。他始终与所有的人保持着距离,态度谨慎,

    永远只听从父皇一个人的命令,任何权势金钱的利诱都无法使他动摇。他是父皇忠心耿耿的侍卫。

    所以,他更加不可能与凤诀身边的人亲近,叫去帐内喝酒吃饭,于我们来说反倒算个好消息,说明父皇对凤诀也在重新观察当中。”凤烨说道。

    “八皇弟所说不错,就是太后娘娘,也没有办法让姜克己听令。”凤羽走了进来,说道。

    “本王派人暗中观察他的这大半年的时间了,还发现他竟然丝毫不近女色,克制自我的程度到了令人称奇的地步。”凤烨说道。

    凤羽摸着下巴,说道,“难道他近男色?”

    印淮听了,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

    凤烨笑道,“若果真如此,倒不如你去和他套套近乎。”

    凤羽皱眉,道,“我倒成什么了,外来人口,本朝人士,无论男女,疑虑交给本王就对了。”

    “哈哈哈哈……”凤烨大笑道,“这说明六王兄你魅力四射,男女通吃。”

    “得了吧。”凤羽走进来,坐在椅子上,道,“我是你们心目中的万能闲人,哪儿有需要,往哪儿搬。”

    坐定后,凤羽问道,“现在打算如何?”

    “动手。”凤烨眼神微微眯起,道。

    凤羽微微一怔。

    “印淮,按照原计划的去办。”凤烨说道,没有任何犹豫。

    凤羽的神情微微变得晦暗。

    *

    军中。

    “统领大人,您的晚膳。”门外是火头营的小兵。

    “进来。”姜克己眼睛看着面前的手册,沉声道。

    “是。”一会后,一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放在姜克己的面前,道,“统领大人,请您用膳。”

    “放下吧。”姜克己目光仍旧看着面前,说道,过了一会,他抬起头,看到这小兵还没有走,道,“还有事吗?”

    小兵忙说道,“没事,没事,卑职只是想催促大人快些用膳,这几道菜要趁热吃才好。还想问问大人,这些日子饭菜是否合口味,大人有没有特别的喜好等等。”

    “噢。”姜克己点了点头,道,“吃方面我不讲究,随意即可,你们也不用特意为我准备,和其他将士吃一样的就行。”

    “是。”小兵道,您吃了去,当军帐放下来的时候,他看到姜克己正要夹着菜往嘴里放,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姜克己一边看面前资料一边用筷子夹着菜往嘴里送。这时候,军帐突然被一阵猛风吹起,便见一只猎犬闯了进来,往姜克己的身上扑了过来,一口咬住了他手中的筷子,姜克己松手,一个后退,坐在了椅子上,只见这头猎犬很快就将筷子上这块肉吞了下去

    ,又去吃另一个盘子里的。

    “大人恕罪!”这时候,只见一个将士匆匆忙忙走了进来,连忙一把抓住猎犬脖子上的链子,跪在地上,道,“大人,这畜生烈性难驯,竟然将铁链绳索咬断跑了出来,冲撞了大人,请大人责罚。”

    姜克己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狼藉一片,目光微沉,道,“把它带下去,好好给一顿吃的,另外叫人进来将这里打扫了。”

    “是,大人。”将士连忙站了起来,牵着猎犬准备走出去。

    姜克己目光落在这猎犬上,突然厉声制止道,“等等!”

    将士吓了一跳,忙重新跪下,道,“是,大人。”

    姜克己从面色凝重,走了过去,伸手掰开了猎犬的嘴巴,将士眼中露出一点疑惑,道,“大人,怎么了?”

    姜克己松开了手,说道,“这只猎犬刚刚进来的时候是生扑过来的,可见四肢强健,刚才你准备带它走的时候,腿脚却突然显得无力。”

    将士一愣,也蹲下来观看,还伸手拍了下猎犬的身体,像平常训练时候一样,说道,“跳起来!”

    猎犬听了命令,往上一跳,但是这一跳完全不如往常矫健,落地的时候竟然踉跄了两下,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

    “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将士连忙将猎犬抱在怀中,检查它的喉咙。

    姜克己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他转身,目光落在打落的饭菜上,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呀,大人,它吐白沫了!”将士突然说道。

    姜克己连忙回头,一看,果然见这狗歪倒在将士的怀中,嘴角吐出泡沫,眼睛无神,眼皮耷拉着。

    姜克己立刻走回案前,拔出银针,放入这些饭菜中,一会之后,银针变成了黑色。

    “饭菜有毒?”将士顿时大惊失色,“所以这犬是中毒了。”

    姜克己背脊一颤,立刻道,“将刚刚送饭菜的人抓起来,本统领要严加审问!”

    “是,是!”将士连忙说道。

    “猎犬放在本统领这里,去找军中大夫过来,给它治病。”姜克己吩咐道。

    “是,大人!”将士连忙将猎犬放下,飞快地跑了出去,吓得不轻。

    姜克己目光落在这些零落的饭菜上,眼中闪过一抹思绪。他再走到这头猎犬的面前,蹲在地上,只见它还没有死,但是已经奄奄一息,和刚刚的生龙活虎完全不一样。

    姜克己伸手,抚摸过它的身体,说道,“你是偶然救了我一命,还是连你也是蓄意为之的道具?”“……”猎犬在他的手中呜咽了一声,然后突然大声大声地打着呼噜,声音听起来甚是吓人,不一会,这口张大嘴巴,头一歪,闭上眼睛,死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