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凤诀的不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影响?”凤诀那晦暗的眸中掠过一抹思绪,背在身后的手慢慢放了下来,说道,“九王兄,此次,八王兄是针对我而来,你与姐姐已经多次护着我,这次,且交由我自己来吧。”

    凤云峥微怔,“诀儿?”“九王兄和姐姐不能护着我一生,我总要在朝堂上独当一面,况且,我还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若我连自己都不能保护,还拿什么去保护她?九王兄为了保护姐姐,什么都豁得出去,我也想自己对于令月儿

    而言,是一个可靠的人。”凤诀说道。

    “你是说,要自己来解决与凤烨之间的事,不让恒亲王府插手?”凤云峥问道。

    “是。”凤诀说道,“恒亲王府与此事无关。”

    ……

    待凤云峥走后,张戟从一旁走了过来,看到凤诀面色沉重的样子,他顿了顿,说道,“殿下是怕连累恒亲王府吧,毕竟此回,事情非同小可。”

    “此事乃明安王府和裕亲王府之事,乃本王和八王兄之间的事,实在没有理由让恒亲王府明摆着牵涉进来。

    再者,九王兄与恒亲王妃已经有了一双儿女,他们都还很小,未来还需要父母的庇佑,倘若出了什么事,他们兄妹俩将来的日子会非常艰苦。

    八王兄不比其他人,实力甚至在我之上,这次对付他,会比想象中更难,我不想两个珍惜我的人陷入危险的境地,所以,我会自己来解决此事。”凤诀对张戟说道。

    “是,卑职明白了。”张戟低头,道。

    “姜克己明日便会进入军中,你今晚便回去,仔细观察,留心,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来向我禀报。”凤诀吩咐道。

    “是,殿下。”张戟拱手离去。

    姜克己进入了军中,张戟第一个率众将士在兵营门口迎接,在张戟的陪同下,姜克己将军中巡查了一遍。

    张戟一路向姜克己介绍军中事务,以及各个部门的重要人员,他谨记着凤诀的吩咐,谦虚谨慎,毕恭毕敬,但又不会谄媚和趋炎附势。

    一路下来,花去了半天的时间,姜克己已经将军中事务表面上了解的差不多了。

    进了军帐内,张戟单膝跪地,道,“统领大人,殿下吩咐,务必要协助辅佐大人管理好军中事务。”

    姜克己也显出几分客气,道,“张大人,你乃十一殿下器重之人,不必如此客气,本统领对军中事务还不甚熟悉,乃靠皇命直接入驻,往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张大人。”

    “统领大人放心,卑职一定尽心尽力。”张戟道。

    其实知道其中原委的他现在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因为自己的不慎,而让凤诀惹上什么麻烦。

    反倒是姜克己,察觉到张戟的心事,到了晚膳时间,还特意将张戟叫到帐内,道,“张大人,陪我一块用膳吧。”

    张戟忙半跪在地上,道,“是,卑职谨遵吩咐。”

    酒菜上来,姜克己对站着的张戟道,“张大人,请坐,不必拘谨,现在是私下时间,随意即刻,你若如此拘谨,我倒也要拘谨了。”

    “嘿嘿……”张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道,“卑职原以为姜统领不苟言笑,甚是清冷,原来也有如此和蔼可亲的一面。”

    “所以,张大人不必太过紧张,本统领明白你的心思,来吧,开始吃吧,菜都要凉了。”姜克己招呼张戟坐下,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说些军中事务。到了酒酣耳热之际,张戟渐渐放松了心中的警惕,说道,“统领大人,我们十一殿下和别的殿下不同,他没有外祖,背后没有支撑,而且,他也不愿意靠着别人,就连九殿下他都不愿靠着,从当小兵的时候就勇敢潜入契丹军中,到后来建功立业,都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啊,我们十一殿下其实也是个苦命的人……正当意气风发的时候,一双眼睛,人最重要的眼睛,又没有了……卑职每每想起,心中便

    为十一殿下心痛……”姜克己听着张戟的话,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酒起作用了,这酒喝起来只是普通的酒,但其实比普通的酒要烈很多,几杯下来就会昏昏沉沉,他眼看着张戟,道,“张大人对十一殿下忠心耿耿,令人敬

    佩。”“呵呵……没有十一殿下就没有卑职,没有十一殿下,卑职的命都没有了,卑职的命是十一殿下给的……卑职只是一个小小的将领,是军中千千万万个将士中普通的一个,就算是战死沙场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卑职没有想到,殿下会为了卑职这样一个普通的将领拼命,杀入混战中,将卑职从敌军的手里抢了回去,救了卑职一一命,其实我死了没什么,但是殿下他……不会轻易放弃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命,殿下他,他真是个好人啊,卑职希望他一辈子平平顺顺,健健康康的,卑职希望他的眼睛快点好起来啊。”张戟想起自己九死一生之际,凤诀手持长剑,策马奔腾而来,将那快要砍到他脖子上的刀击溃,救下

    他一命的情形,心里头仍旧感动到热血沸腾。

    “像是十一殿下这样,将一个普通将士的命放在心里,便深入险境去救的皇子,十分难得。”姜克己说道。

    “是啊,是的……”张戟连连说道。

    “张大人,别光顾着说话了,喝吧。”姜克己又往张戟的酒杯里倒了满满一杯酒。

    “统领大人,你也喝。”张戟似乎酒酣耳热,也给姜克己倒酒,点头的瞬间,眼底也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淡淡笑意。

    第二天早上,姜克己开始上校场操练众将士,张戟随行。

    这样几日下来,倒也相安无事,张戟将军中这边的事一五一十,一点一滴地全部告知了凤诀。

    凤诀点了点头,道,“有诗云,风雨欲来山满楼。现在的平静,也许意味着背后的惊天大波澜,你要继续小心谨慎,万不可有任何疏忽。”

    “是,殿下,卑职明白了。那天卑职装醉,故意向姜统领吐露了殿下的为人,姜统领似乎很受震动。” “姜统领在父皇身边多年,藏的很深,看的很透,但算得上是个正派的人,你自己多注意。”凤诀叮嘱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