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凤烨的想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人何必亲自去找,军中肯定会有,他们对凤诀唯命是从,对他奉若神明,在军中,他们认为凤诀的威望是最高的,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只是,他们需要一个人带领,凝聚起来,才会变成有力量的

    声音,会变成让众人开始注意的声音,也会变成让父皇不满的声音。”

    凤诀解释道。

    他自己也领兵打仗,他就知道,他率领过的将士中,也有这样的人,只拥护和听从他的命令,这在战场上是有好处的,意味着他们已经承诺将命交给他,一切跟着他走。

    但是,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凤诀身上,呵呵……“可是,我觉得凤诀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你看他,上一步的走法就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我们以为他会说眼睛是谢锦然用毒蝎子毒伤的,还急着消灭了所有的证据,但是结果,他丝毫没有提到过谢锦然

    ,竟然说自己的因为为父皇试药,才变成这样的,这样,父皇不但没有责怪他,还会感动于他的孝义。

    你看,父皇连兵符都不收回,足见他对凤诀的信任,思考都没有瓦解掉。”

    “瓦解的太快,也并不是什么好事,用这样缓缓的,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结果会更好的。”凤烨说道。

    “但愿如此吧。”凤羽心里头还是感到不安,凤烨越是胸有成竹,他越是感到紧张。

    这次,牵扯进军中之事,棋下的很大,恐怕最终,不是你死就是我完。

    他走在凤烨的身后,目光渐渐变得凝重。

    一条深邃的地洞中,前面的人走着,手里的灯笼掉了,就会变得一片漆黑,会走错路,还可能会撞上南墙。

    所以,走在后面的这个人,眼睛要看的更远一些。

    “六王兄,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看看还能不能看到那次算命的那个江湖术士。”凤烨说道。

    凤羽将眼底一闪而过的情愫掩去,道,“好啊。”

    “你知道我为何会介意那个人说的话吗?”凤烨问道。

    “因为你需要女人?”凤羽眨了眨眼睛,道。

    “哈哈……”凤烨笑出了声音,说道,“六王兄,也只有你,这个时候还说跟我说笑逗我。”

    “那到底是为何?”凤羽认真地问道。凤烨的脸色慢慢凝固下来,说道,“历朝历代,皇帝莫过于三宫六院,而我,竟一个女人都没有,这说明,我没有那个坐上高位的命,先前我母妃也同我说过,凤诀还没生下来之前,便有大师说凤诀会脚踩

    七颗红痣出生,这是天生的帝王命。果真,凤诀一生下来,那脚底就真的带了七颗红痣,于是我母妃为了保我前程,狸猫换太子将凤诀换走了。

    我母妃之所以铤而走险,后来甚至想杀了凤诀,是因为她信了七颗红痣的传说,

    但是我不信,我偏偏不信,我不信皇位妃连诀不可,我不幸我要合这天意搏一搏,看看能否人定胜天。”

    凤羽心头一颤,道,“你要和天意过不去?”

    “你不也不信我命中无女吗?那为会信七颗红痣为天意?”凤烨淡淡地微笑着道,

    “……我……”凤羽一下子被他说住了。

    “好了,去喝酒吧,箭上的弓弦已经拉开了,要是不狠狠用力拉一把射出去,那箭掉在地上,刺伤的就是自己的脚了。”凤烨拍了拍他的手,说道。

    “好吧,喝吧,我想多了头疼,我急需要酒。”凤羽说道。

    然而,两人一块到了酒楼上面,推开雅间门的时候,凤羽吓得一个后跳,“你……”

    原来,漠北公主葳蕤正坐在里面,拿着她那个人头器皿喝酒,手里拿着一堆白骨,竟然如此淡定,凤羽也算开了眼界。

    “她怎么在这?”凤羽小声问凤烨,道。

    “六殿下,是八殿下约我来的。”葳蕤站了起来,拱手道。

    凤羽更加不解,扭头看着凤烨,他这是干什么?

    “都是朋友,坐吧。”凤烨脸上的表情却始终很当然,道。

    朋友?凤羽质询的目光看着凤烨,跟着他一块慢慢地在葳蕤的对面坐了下来。

    “六殿下好像很不想见到我呢。”葳蕤说道。

    “不是不想见,是意外。”凤羽说道。

    “没关系的,以后见的次数多了,六殿下就习惯了。”葳蕤微微笑着,说道。

    见的次数多了?这是什么意思?

    明安王府。

    凤诀跪在地上,聆听圣训。

    “奉皇上口谕,十一皇子凤诀因患有眼疾,不便继续进行军中事务,即日起,由禁军统领姜克己暂代职务,兵符仍旧由十一皇子掌管,待眼睛复明之日,再继续进行军中事务。”

    “是,儿臣遵旨,父皇万岁万万岁。”凤诀低头,道。

    “十一殿下,皇上十分关心您的身体,所以才请姜统领暂代职务的,您不要多想啊。”梁德贵说道。

    “请公公传话,儿臣支持并坚决拥护父皇的决定,并且将积极配合姜统领移交相关事务,儿臣多谢父皇关心,父皇万岁万万岁。”

    “十一殿下能想开就最好了,奴才也希望十一殿下早日康复,重返朝堂。”梁德贵说道,他身为周成帝几十年的内臣,对周成帝的心意门儿清。

    他知道皇上早已经立下的诏书,就是要立这位十一皇子为储君,希望这期间不要出什么差错,让皇上的心意再发生改变才是啊。

    他想了想,说道,“十一殿下,万事,万事都要小心些才是。”

    凤诀心头微微一颤,脑海中闪过一抹思绪,道,“公公一路小心。”

    “是,奴才告辞。”梁德贵道。

    待梁德贵走后,凤云峥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听到这脚步声,凤诀说道,“听说兵部韩甚和赵谋两人今日去了荣元殿,一同前往的还有六王兄和八王兄,看来他们那个时候是去建议父皇解除我的兵权的,但是父皇错以为我眼睛失明是为了给他试药,于

    是有所保留,并没有收回我的兵符,而是让姜克己暂代我的事务。”“诀儿,你觉得这样做的话,对你有什么影响?”凤云峥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