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凤诀的反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羽听了凤烨的话,背脊冒出一阵冷汗,“你,你真要如此吗?”

    “我一直想如此,只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便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凤烨说道。

    “可是……”凤羽仍旧有些不安,“凤烨,你可想清楚了,若行迹败露,就是万劫不复啊。”“凤羽,该万劫不复的人,不是我凤烨!”凤烨突然有些激动,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凤羽,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父皇当替凤诀挡刀子的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凤云峥?为什么将我从天之骄

    子变成一个可笑的工具。人人以为我凤烨监国,被父皇器重,其实父皇不过是将我拉到前面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我,用我的血肉身躯去挡住那些会伤害凤诀的人!

    若我不是安排了人,提前知道父皇的真实心意是要立凤诀微储君,我现在还在傻乎乎的,拼命地做着那个挡刀子的人。

    不过,现在倒要感谢父皇了,感谢他为了替凤诀扫除障碍,而不马上公布储君人选的想法,否则我也没有时间再去为自己争取了。

    凤烨说着,心里头感到不甘,感到痛苦,甚至……感到绝望,凤羽心疼地看着弟弟,“八弟……”

    “凤诀立了战功,难道我立的战功比他少吗?我在战场上受的伤难道比他少吗?”

    凤烨摞起袖子,一条蜈蚣样的疤痕盘踞在手臂上,狰狞而可怕,“当时,父皇派我出征,他握着我的手说,烨儿,父皇现在需要你打胜仗,大周要在中原树立声威,要让万国朝贺,父皇要你凯旋归来。

    因为这句话,我的这条手臂的筋都被砍断了,差点成了半个废人,当时我始终牢牢记着父皇说过的话,拖着一双几乎要断掉的手,一路向前杀过去,把大周的旗帜挂在了敌营。

    我打胜仗了,父皇高兴地说,幸亏有我烨儿!呵呵!

    凤诀擒获了南院大王,我曾经擒获过西夏王,我立的功比他少吗?

    人人说我文韬武略,从小天资聪慧,我难道哪里比凤诀差吗?我难道活该做他的工具吗?

    他回到父皇身边才多久?而我,是在父皇身边长大的!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凤羽的眼中流露出一片伤感和同情,道,“你确实什么都没做错过,你所得到的,比你付出的太少。但是凤烨,其实,是你的母妃害了你,她当年为了替你铺路,将本就是皇子的凤诀换到宫外去了,若不是

    凤诀命大,他可能也死了。”

    “……”凤烨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所以,凤烨……”

    “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我要将我面前的万丈深渊变成一马平川,我要将眼前的凌厉高山变作阳光大道。”凤烨说道,眼神冰冷,脸上闪过一抹决绝的表情。

    “那,你已经都部署好了吗?”凤羽问道。

    “印淮。”凤烨唤道。

    印淮低头,几步走了进来,躬身,道,“殿下,卑职在。”

    “本王要你率人去做一些事。”凤烨将书桌上的一叠东西交给了印淮,“这是你要做的事。”

    印淮一看,眼底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殿下……您……”

    凤烨冷眸一凝,问道,“你也有意见吗?”

    “卑职不敢,卑职这就去办,请殿下放心,无论如何,卑职一定完成任务。”印淮说着,立刻拿着凤烨给他的,离开了书房。

    凤羽一脸思虑地看着凤烨,心底慢慢沉了下来。

    凤烨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还愿意在我身边,已经是最大的鼓励和信任了,这件事,你照样不要参与,最近与我保持距离,出去游学吧。”

    向来如此,任何危险的事,凤烨都会让凤羽回避。

    凤羽唇角微扬,露出一抹勉强的笑意,说道,“凤烨,这次让我和你一起吧,我不走,你的万丈深渊和凌厉高山旁边都有我在。”

    “六王兄……”

    “你当真以为我是个没有欲求之人吗?其实,我也野心勃勃啊……哈哈哈……”凤羽笑着说道。

    *

    明安王府。

    凤诀唇角露出一抹微微的冷淡笑意,道,“原来昨天晚上的人是八王兄。”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还发生过什么事吗?”凤云峥微微一愣,问道。

    “昨天我在书房和四九说话的时候,发现外面有声音……”凤诀将昨晚发现窗外有人影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旁的四九早已经脸色煞白,听凤诀一说,扑通一声,猛地跪在地上,悔恨地说道,“殿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是奴才没有观察仔细,才没能发现窗外的人就是八殿下。”

    “你也不用自责了,你不可能是八王兄的对手。”凤诀说道。

    “奴才对不起殿下,都是奴才不好。”四九依旧悔恨不已。

    “好了,你先下去。”凤诀说道。

    “是。”四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退了出去。

    “还是将张戟等人从军中调回来在你身边服侍。”凤云峥说道,“眼下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那现在怎么办?上回你去宫里,皇上问你身体怎么样,你也只说染了风寒,这,这算不算欺君?而皇上向来多疑,知道你失明了却不说,难免有不好的联想,会不会责罚你。”连令月着急地说道。

    情况才刚刚好一些,如果连诀这里又出事的话,那怎么办?“你要不要马上去宫里向皇上说,谢锦然在披风里藏了毒蝎子害你,而且我也被咬了,我可以作证,哦,还有,还有你说过的,那个卖蝎子的农户,把这些人都找来,向皇上说明原委。你是受害者,你因此失明了,你不是什么心机深重,故意欺骗父皇的人啊。”连令月说道,心里着实为凤诀感到心疼和不安,这一路走了,凤诀的人生跌宕起伏,风雨飘零,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现在,她实在不忍心看着他再

    受煎熬了,“令月儿,我们能想到的,凤烨早就想到了,而且蝎子的事是谢锦然的计谋,凤烨应当早就知道,甚至他当时很有可能直接参与了此事,他只是不知道诀儿失明了,而那些农户以及相关的人,恐怕早就打点好了。”凤云峥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