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欺君之罪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公主。”连似月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中,和安国公主一块走了出去。.

    一会之后,她进来,脸上若有所思。

    凤云峥在门口处等她,待她进来便上前问道,“月儿,皇姑姑说什么了?你一脸严肃”

    “警告。”连似月道。

    “警告?”凤云峥心头微微一颤。“安国公主说:太后年事已高,难免有些糊涂,你们做小辈的,要多多体谅,放在民间,也只是个为了儿孙好的祖母。”连似月将安国公主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不愧是安国公主,话说出口,还有几分苦口婆心的味道,但分明在提醒我们,无论太后如何行事,都不能怪她,这是她的亲娘,所以,我们在白狐的事情上,对太后保留了一些,是对的,否则不会有今天安国公主认固淳公主为义女的事发生了。对有

    的人,凡事留一线,总是没错的。”

    “皇姑姑心系如尘,近半年虽在公主府甚少出门,但外面之事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当年我们准备将刘妃之事让太后下台,最终停了,如若如此,她定会护着自己的亲娘。”凤云峥道。

    “她认了令月儿做义女,也算是天大的恩惠,我们日后且记得提前阻止太后做不利我们之事,这是对安国公主的回报。”连似月说道。

    “……”凤云峥点头,道,“想必皇姑姑进宫也会和皇祖母长谈,但愿皇祖母不会再针对你们姐妹二人。”

    *

    宴席上。

    令月还有些恍惚的感觉,众人已经轮流上前向她表示庆贺,她才回过神来。

    而那葳蕤紧紧握着拳头,脸色一片涨红,刚刚被这大周的安国公主当众训斥,实在的太丢脸了,因此,对连令月的怨恨也深了一些。

    而葳朗则端着酒杯走到了连令月的面前,左手放在右肩上,躬身道,“固淳公主,恭喜您,葳朗敬你一杯。”

    他脸上表情敦厚,面对连令月的时候,还有些小心谨慎,生怕冲撞了心中佳人的意思。

    连令月虽不喜匈奴,但是面对着敦厚王子,也没有表现出排斥之意,而是端起酒杯,道,“多谢葳朗王子。”

    葳朗一口将杯中琼浆饮下,肉肉的脸上微微泛红,道,“刚刚葳蕤的话,您不要放在心上,您是天上的明星,而我只是地上的一粒尘埃,无论如何,不敢多想。”

    “葳朗王子,你是一个好人,相信你会觅得心中所爱的。”连令月面带微微的笑意,说道。

    葳蕤看着自己哥哥和连令月说话时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嘴里说了句,“窝囊,偏你是个男子,我是女子,否则,无论如何将自己喜欢的人抢到手。”“公主,那恒亲王妃看起来不好惹,那安国公主看起来更加不好惹,咱们还是算了吧,王子都放弃了。漠北不是大周的对手,咱们也不是这些女人的对手啊。”呼兰有些害怕,刚刚那安国公主的气势十分强

    大,她的双腿都软了。

    “真是没出息!”葳蕤眼见哥哥和奴婢都这般长他人自己灭自己威风,不禁十分生气,宴席还未结束,就匆匆离开了恒亲王府。

    ……

    而留在宴席上接受众人祝贺的连令月,也有些心不在焉,她心里头一直牵挂着另外一个人,等人稍微少一些的时候,她就请姐姐似月挡着众人,自己则抱着一颗激动的心,往书房的方向跑去。

    书房。凤诀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一把宫扇,紧抿着唇,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但实际上,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如果等来的不是安国公主,而是太后赐婚的旨意,让令月要嫁去漠北,那么,他会立刻进宫面

    圣。

    “连诀!”正在这时候,书房门猛地被推开,一阵香风吹进来。

    “十一!”凤诀猛地站了起来,心跳漏停了一拍,他感到自己从未如此紧张过,“如何?”

    “来了!”连令月说道。

    “谁?谁来了?”凤诀颤声问。

    “安国公主。”连令月难掩内心的激动,道,“她宣布收我为义女,明日便住进公主府去,那葳蕤公主说我会被赐婚给漠北,安国公主还当众喝止了她,说她得了妄想症。”

    “太好了!十一!”凤诀静静握着令月的手,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是,是,真的太好了,连诀,不管太后的懿旨来不来,我都不用去漠北了。”连令月激动地说道。

    凤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接下来,我就要准备一个好日子,去向父皇禀明,赐婚我们二人了。”

    令月一听,脸不禁红了,微低着头,说道,“我,我又还没说要嫁给你。”

    凤诀看不到令月娇羞的表情,以为她真的不想嫁,便着急地说道,“那,那要怎么样,你才肯嫁给我,十一!”

    “我……”令月脸红到快要滴血了。

    “你怎么样,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到,就算我现在做不到也会努力做到,十一。”凤诀赤诚而热烈,一如当年那如火的少年。

    “笨蛋连诀,我不告诉你!”令月头一低,转身就跑了出去。

    连诀真是太笨太坏了,怎么一直当面问她这种问题,她是个姑娘家,叫她如何能那么直接嘛,真的是笨死了!

    “哎,十一,十一……”凤诀连忙跑了出去,却因为不熟悉地形,装的椅子花瓶噼里啪啦的。

    四九见状,连忙跑了进来,说道,“啊哟,我的亲殿下哟,固淳公主是个女孩家的,您说这些,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呢。”

    “你是说,她跑掉是因为害羞?”凤诀脸上突然慢慢绽放出笑容来。

    “当然咯,她的脸都红了,不过呢,唇角是笑着的,说明就是在害羞呢。”四九说道。

    “原来如此,害的本王出了一身冷汗,还以为她不肯嫁给我呢。”凤诀听了一颗心落了下来,说道,露出傻傻的笑容。

    不远处,暗夜中。

    一抹修长冷硬的身影看着连令月从他的面前跑着经过,目光缓缓看向书房的方向。凤羽不敢置信地说道,“原来,凤诀的眼睛看不见,这么说来,他不去上朝,并不是因为染了风寒,而是因为失明,这不是欺君之罪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