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有结果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姐姐,你觉得安国公主和薛驸马还有可能和好吗?公主会改变主意吗?”令月趴在桌子上,指尖在来回地画着,说道,“纠缠了二十多年,到头来说散就散了,一点都不真实。”

    “换做是我,断然再没有和好的可能了。”连似月说道。

    令月儿手一停,坐了起来,看着姐姐,目光中带着一丝询问。“后悔懊恼之后醒悟,如此而来的爱,早已伤痕累累,千疮百孔,失了原来的纯净,所以,我是不会回头的。但是别人,我就不知道了。”连似月说道,“或许,公主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后,也向我一样想通

    了呢。”

    “二十多年,这么长时间的哎,是说放就能放的吗?”令月对这一点也感到疑惑。

    “如果一个人心灰意冷了,莫说二十年,就算是一生一世,到了临死前的那一刻,也会放弃,会想开的。”连似月说道。

    令月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王妃,小姐,十一殿下来了。”正在这时候,奴才前来禀报。

    令月一听到连诀的名字,脸上的表情顿时凝住了,站起身来,微微低头道,“姐姐,我先回房间去一下。”

    “不准。”然而,她才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制止了她的脚步,带着一点霸道,

    听到这声音,她微微一愣,回过头去,只见凤诀由凤云峥搀扶着手往这边走了过来,一袭湛蓝色锦袍,头上戴着白玉冠,一张脸眉目如画,只是那眼神……

    他走着,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将手从凤云峥的胳膊里抽了出来,朝着连令月的方向伸出手,道,“十一,你来扶我,好不好?”

    他,他这突然是怎么了?还当众撒娇了,令月的脸红了红,见九哥和姐姐都看着自己,她顿了顿,朝他走了过去。

    凤云峥一笑,往连似月身边走了过来,说道,“我们得走了。”

    连似月再看了令月儿那满脸通红的样子,笑着道,“走吧,承君和挽君等着呢。”

    凤云峥和连似月一块走了,他们一走,令月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凤诀站在原地,令月也站在原地。

    “十一,你为何听说我来了就要走?”凤诀问道,嘴巴微微嘟起。

    “……”令月心想,他的耳朵怎么这么好?她才说了一句话就被逮到了。

    “十一……”他继续伸着手,非要她过去牵不可,执拗的模样,倒像个孩子了。

    令月没办法,总不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自己走开了吧。

    于是,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拉着他往前面走,但是想起他已经选定了王妃,她心里发酸,便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你怎么不说话呢?”凤诀听着她的脚步声,跟着她往前面走,问道。

    “……”令月还是不说话。

    “……”凤诀突然猛地停下脚步来,手微微一个用力,令月猝不及防后退了两步,生生撞到了他的身上,手不由地抱住了他的身子。

    “啊……”她嘴里发出一声低喊,手贴在他的心口,一阵发烫,心脏砰砰地跳着。

    凤诀靠近她的脸,问道,“令月儿,那天左公公来,我将折子递给他的时候,你是不是看到了?”

    令月儿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把我的玉放在桌子上了。”凤诀说道。

    “没错,我看到了,我知道你已经选好明安王妃了。”令月说道,眼底掠过一抹酸涩。

    “你不问问我选的是谁吗?”凤诀唇角悄悄扬起,问道。

    令月儿生气了,她已经尽量地去体谅他了,即使他骗了她瞒着她,她也已经不吵不闹不质问了,他倒好,要她猜猜他的王妃是谁,他当这是在玩猜谜语游戏呢。她一把将手从他掌中抽了出来,后退了两步,说道,“连诀,你的王妃是谁,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不在乎,至于那天在你王府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绝对不会纠缠,你放

    心地去做你要做的事情,但是,不要拉着我一块做这种猜谜的游戏!”

    凤诀听着令月说的这些话,唇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令月听了,更加生气了,气死她了,她都快忍不住哭了。

    “你还笑?看我像个傻瓜一样,很好玩吗?”

    “嗯。”没想到,凤诀还很郑重地点头,“很好玩。”

    “你!”连令月气结,他还取笑她?她想骂他,却一个字都骂不出来,因为他是连诀,她根本不舍得骂他啊。

    她真的哭了,眼泪噗噗往下来,发出一阵一阵抽泣的声音来。

    凤诀一听这声音,原本还笑意盈盈的脸露出惊慌的表情来,“十一,你,你怎么哭了?”

    “我没哭,就是,就是风迷了眼睛了。”连令月抹了把眼泪,倔强地说道。

    “还说没哭,我都听见你,来,快过来,我看不见你,你过来。”凤诀听到她嘤嘤地哭泣声,心里跟着一阵抽痛。

    “我不要过去,我又不是呼之则来的小狗,我,我就不过去。”令月儿哽咽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

    凤诀急了,急忙往她那边走去,结果因为看不见,脚步又急,砰的一声撞在了一旁的石凳子上。令月一听这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朝凤诀看了过去,只见他弯腰摸着自己的膝盖,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来,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干,忙问道,“你,你没事吧,撞哪里了?你明明看不见,你还急什么,为

    什么不等我来牵你!”

    凤诀听到她怒气冲冲的声音,感受到她牢牢抓住自己的那只手,他连忙一把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拉到面前,说道,“你不是来了吗?”

    “你……”连令月想要挣脱,但是却被凤诀握的紧紧的。

    “傻瓜,我是给太后递折子选了王妃了,但是,我递上去的人,是你啊。”凤诀低头,深深地看着连令月,说道。

    “什么……”令月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凤诀,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你,你说什么。”

    凤诀微笑着,将她的双手握起,放在唇边,说道,“我选的明安王妃是你,没有别人,那些折子四九读了一部分给我听,但是,我连看都没有看过,我不需要看,因为王妃的人选,我早就确定了。”

    “……”令月听了这一番话,手紧紧捂着嘴巴,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流,她从来没想过凤诀会对她说这些话。

    “所以……”凤诀伸手,捧着她的脸颊,说道,“以后,你的人生要紧紧地和我的人生绑在一起了,你愿意吗?”

    令月儿心头微颤,紧紧看着凤诀,把她的人生和他的人生绑在一起?他这是……什么意思?

    凤诀听不到令月的回答,心里头一阵紧张,忙问道,“十一,你,你还在吗?

    令月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子,眼泪再度缓缓聚集在眼眶里:从初见时对这明朗少年的怦然心动,到口是心非刁难他,到表白被拒发誓不再见他,再到两人身份的互换……

    这些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时,所有的瞬间都成了永恒。

    “令月儿,你,你是不是生气了。”久久得不到令月的回复,凤诀开始着急了,“我是不是……”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连诀!”她用力地点头,眼底闪耀着泪花和喜悦。

    本来她就喜欢他好久了,她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人就是他,所以听到这一番告白的话,她根本毫不犹豫就点头。

    凤诀听到她的回答,终于松了口气,还真怕这丫头不肯点头呢。

    他听到肯定地答复,脸上露出笑容,笨拙地说道,“好,好。”

    “可是……你这是违抗太后的懿旨,太后会生气的吧。”冷静下来之后,令月担忧地说道。

    凤诀眉头微微凝着,道,“是,太后会生气。”

    “那怎么办?”令月担心。

    “十一,这些事,你不要当心,我会处理。”凤诀让令月放宽心,眼底闪过一抹思绪。

    “嗯!”令月点头,再抬头看着凤诀,脸颊红红的,唇角的笑意如阳光般灿烂。

    躲在一旁的凤云峥和连似月俩人也像小孩儿似的,各自屏住呼吸,看到那俩小孩儿言归于好,忙悄悄地转身走了。

    “真希望诀儿的眼睛快些好起来,他也就不用束手束脚的了,太后和皇上那边,也好说一些。”连似月高兴之余,说道。

    凤云峥眉头微微凝起,说道,“如今,朝中对十一殿下长时间缺席早朝也有议论了,诀儿的眼睛是要快点好啊。”

    “董慎今日来禀说,已经在用新的药了,但愿这次,能有一些成效,就算不能完全好起来,要是能看到一些光亮也好啊。”连似月说道。

    凤云峥和连似月一道走回别院,“对了,你上次说凤千越死的当日有没有和他身形差不多的人被处死,我已经暗中查好了。”“怎么样?”连似月手心一紧,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