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困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云峥心头一颤,低头,“月儿……”

    她有心事!

    “是我不够好,竟然让你无法随意地在我面前敞开心扉,月儿……”

    连似月从他怀中抬起头来,道,“你现在很幸福,而我却还有一部分还活在过去。”

    “你在想……乐颜?”凤云峥试探性地问道。

    连似月点头,道,“是。”

    前两天,长春宫。

    连似月和皇后娘娘坐在一起谈心,不免地又说起了凤千越。

    “你连家上百口人都毁在他的手中,如今他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也是死有余辜看,过些日子便是清明了,月儿你领着令月和连焱去祭拜一下吧,本宫已经让人为你们安排好了。”皇后说道。

    “多谢母后,待清明节前我差人去宁德山庄喊令月回来。”连似月说道。

    这时候,李嬷嬷上前,道,“皇后娘娘,匈奴王派了王子和公主来访,皇上和太后请您过去。”

    “……”连似月手顿时一颤,茶水差点溅了出来,匈奴王?

    前一世,凤千越这个贱人听了连诗雅母女和萧镇海的怂恿,将她的乐颜儿……送,送去了匈奴那个蛮荒之地,乐颜儿不过八岁啊!

    “月儿,怎么了?”皇后刚站起来,觉察出连似月有些不对劲,便关切地问道。

    “母后,我没事,我只是在想匈奴人突然来访,会有什么目的。”连似月敛下心绪,说道。

    “待本宫去看看便知道了。”皇后道,走了出去。

    连似月坐在椅子上,握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着,她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手中的茶凉了,才将杯子放下,缓缓地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心里头却一阵锥心刺骨的疼。

    连似月自他怀中抬起头,道,“我感觉自己背叛了你。”凤云峥听了她说的这些话,将她紧紧抱着,一个又一个绵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心痛地说道,“傻瓜,这怎么会是背叛,你我本就是一体的,前世的你过的有多苦,我都知道,如今我们涅盘重生,有了孩子

    有了陪伴,但是却还有你最牵挂的人在受苦,你的痛苦,我通通都了解,你说你有一半还在过去,我何尝又不是。你的便是我的,你因为看到了匈奴王的子女所以想起了乐颜儿,我理解,我都理解。”“云峥……”连似月紧紧抱着她最心爱的男人,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有这样情不自禁的一面,才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而可幸的是,这个男人会包容她的所有,冷血,无情,软弱,痛苦,所有的所有,从

    来没有任何不满。

    “我爱你,云峥,我永远永远爱你。”连似月说道。

    凤云峥心头一颤,脸涨红了,更紧地抱着怀中的人儿,月儿的情话,无论听过多少遍,仍旧能让他心潮澎湃,激动地像个毛头小伙子似的。

    “月儿……”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手轻轻扶住了她的腰肌。

    连似月毫不迟疑地热烈地回应着他的亲吻。

    帷帐落下,一片缱绻之声,彼此给着对方最珍视的体验。

    约一个多时辰(真久)后,连似月穿着白色的丝绸伏在凤云峥的胸口,闭着眼睛,脸颊酡红,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凤云峥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咬着,道,“匈奴王子和公主来访,目的是要求亲的,父皇会在公主中选一位嫁过去,这次不是嫁给单于(匈奴王的称呼),是这位王子求娶,公主则是因为对中原文化向往

    ,一同跟随前来的。期间,父皇交代我负责招待,你若想见见他们,便与我说,我来安排。”

    连似月点头,道,“倒是想见一见的,但是,暂时不要,等等看再说吧。”

    “好。”凤云峥在他额头上一吻,道。连似月唇角露出微微的讥讽笑意,道,“说是要求娶一位公主,但是哪个公主会肯嫁过去呀,皇上也不会舍得自己的亲女儿去受苦的,到时候定是在皇亲国戚中选个合适的女子封为公主,再嫁过去了,这次

    ,不知道哪家的女儿会被选中。”

    “你说对了,父皇正将此事交给太后来安排,这两人据说寿宁殿极不平静,太后拿了一叠折子在看,那些王公大臣家都是心惊胆战的,生怕自己的女儿被选走了。”凤云峥哑然失笑。

    “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女儿,都指望着攀一门好的亲事,嫁娶匈奴,在那荒蛮之地受苦不说,还要沦为两朝的牺牲品。”连似月摇了摇头,道。

    “对了,那匈奴来的王子的公主,年纪多大?”连似月问道,她记得匈奴单(chan yu都是读第二声。)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匈奴单于有十几个儿子十几个女儿,这个位子葳朗约三十多岁,公主葳蕤(wei rui都读第二声)是单于最小的女儿,十六岁左右。”凤云峥说道。

    连似月心里头又是一阵针扎的疼,最小的女儿现在都十六岁了,按照时间算,八年后乐颜儿八岁,而这个葳蕤则二十四岁了,八岁被送给最小的女儿都二十六岁的匈奴王。

    凤千越!凤千越!你为何没在我手中死上一百次啊!

    “云峥,我总觉得凤千越的死,有怪异之处,目前为止,除了皇上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没有人见过凤千越的人头,你说呢?”连似月说出心中的疑虑。

    “其实,我这两日也在暗中打探此事。”凤云峥的感觉和连似月是一样的,“是死的太突然了吗?总有不真实的感觉。”“可是,我实在又找不到皇上特意包庇凤千越的理由,本来皇上就不喜欢他,后来犯下的重罪,根本罪无可赦,皇上还出十万两要凤千越的人头,现在见了面,这样杀了他,让他身首异处,似乎应该是皇上

    憎恶之下会走出的举动……”连似月一时也想不透。

    “除非,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那日后来任宜太后和父皇到底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凤云峥眉头微微凝起,道。

    “云峥,你去查一查,凤千越死的当日,有没有身高身形和他差不多的人被处死的。”连似月脑海中闪过一个激灵,坐起身,说道。

    凤云峥看着连似月,道,“你的意思是……怀疑父皇找了替死鬼,保住了凤千越?”

    “这个只有找到线索的时候才能确认。”连似月说道。

    “但是如你所说,父皇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难道是和任宜太后达成了什么协议?毕竟,凤千越是她的儿子,她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吗?如果真是如此,那凤千越已经随任宜太后回契丹了?”凤云峥思索道。

    “不管如何,先查查看。”连似月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今日太后派了人去明安王府,问凤诀选妃的事考虑地如何,凤诀将名册交给了太后了。”凤云峥说道。

    连似月心头一怔,“今天。”

    “是,今天。”凤云峥道。

    连似月眼底闪过一抹思绪,说道,“令月儿回来了,上午去了明安王府。”

    凤云峥一愣,“她已经知道了?”

    “肯定知道了,刚刚我还看她情绪有点失落,我原以为是因为安国公主和薛仁赋的事影响了她,原来是凤诀的事。”连似月道。

    *

    课堂内。

    “小孩儿长得好快呀,我这才离开没多久,承君和挽君就变了样子了,感觉长大好多了。”令月小心翼翼地抱起挽君,又看看摇篮中的承君,惊奇地说道。

    乳娘笑着道,“小姐有所不知,这刚出生的小孩儿,一天一个样呢。”“真好。”令月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摸摸那粉嫩嫩的小脸蛋儿,柔声细气地说道,“你们俩呀,可是我们大家的小宝贝疙瘩,一定要健健康康的长大哦,你们长大了一定非常好看,看看你们的父亲和母亲就知

    道了……”

    “姐姐……”这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令月回头一看,只见连焱由乳娘牵着手,走了过来。

    “焱儿……”令月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姐姐……”连焱甩开乳娘的手,迈着一双腿跑了过来,小肉手抱住了令月的腿,仰起头,说道,“我好想你,姐姐。”

    过了一个春天,连焱会说的话已经多了起来,这样成句的话也会说了。

    令月将挽君交回了她的乳娘,弯下腰,双手扶着连焱的肩膀,道,“焱儿,姐姐也很想你啊,刚刚我听他们说你在读书,所以没去打扰你了,现在能见到你,姐姐很开心。”

    “姐姐,好开心。”连焱的小脸蛋儿在令月的身上蹭了蹭,“焱儿读书,姐姐开心。”

    令月明白了连焱的意思,他是说他会好好读书,让姐姐开心呢,两姐弟在逃亡契丹的过程中,相依为命,已经不知不觉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

    “小姐,焱少爷每天都会念起您呢。”连焱的乳娘说道。

    “姐姐,您你。”连焱拉着连令月的手摇晃着,说道。

    连似月远远地看着这幅景象,微微叹了口气,才走了过来。

    令月抬头看见她,忙道,“姐姐,你来了……”而连焱看到连似月则马上变得很尊敬的小表情,微微躬身,道,“大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