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我是你的眼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马车被驸马爷骑走了,我们怎么办?”丫鬟在一旁问道。

    连令月看了看天色,道,“我想……去一趟明安王府吧。”

    “是,小姐。”丫鬟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令月的脸微微红了。

    *

    明安王府。

    这些日子,凤诀称病留在府里,哪儿都没去,每日在府中练习行走,他本就身手敏捷,天资聪明,经过一段时日的训练,现在在府里行走倒也灵活了许多。

    虽偶尔会撞到东西,但是,也不需要人时时陪伴了。

    不过,令他苦恼的是写字,令月儿写了信来,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回信,那丫头会不会胡思乱想呢.?

    可是,这种事,他也不能叫人代办,毕竟他的字,令月儿一样就看得出来。

    “哎!”想到这,他叹了口气,道,“可如何是好。”

    刚刚失明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了缺陷,配不上令月儿了,也给不了令月儿幸福,如何还缠着她呢?于是,再不给她去信了。

    可是,那心意却停止不了,心里头日日夜夜念着的,总是她的倩影。

    “殿下,要不这样吧,您给令月小姐送点小礼物,这样也好让她有个念想啊,我听说,宁德那边有不好公子爷拜访公主,以小姐的容貌和聪颖,很容易让那些公子爷们动心呢。”四九说道。

    凤诀一听,心里头立刻赶到一阵发酸,手握紧了拳头,道,“十一她,还会对别人用心吗?”

    “这……”四九见自家殿下眼底闪过的黯淡,顿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忙道,“殿下,您,您不要气馁啊,小姐她那么喜欢殿下,喜欢了好久了,不会轻易变心的。不过,殿下也不能让小姐白白等着呀。”

    凤诀暗暗握着拳头,心里头感到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疼的一个紧缩。

    “送什么好呢?”

    “这个就要殿下您自己好好想想了,想好了,奴才给您去办。”四九说道。

    凤诀想了一会,片刻后,说道,“四九,我要去外头走走,想想。”

    他说着,便伸出两手,摸索着走出书房,走到了院子里。

    这一路倒是畅通,没有哪儿磕着碰着了。

    “有了。”凤诀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鹿。我曾送过她一只小鹿,可惜那小鹿已经没了,刚好再从她一只。”

    四九一听,兴奋地道,“甚好,甚好!殿下这法子甚好,奴才这就去找,殿下您等着。”

    四九高高兴兴地去了,凤诀坐在是桌子前。

    不一会,一只扑棱着翅膀的鸟儿落在了他的面前,扇着翅膀,带出一阵风来。

    他眼睛直直看着前方,伸手摸了摸这鸟的身子,道,“小东西,你怎么飞到我面前来了,我现在看不见,也不能喂你,你还是去找另外的人吧。”

    他伸手抚摸着鸟背,这么说着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他笑起来真好看,不管经历过多少世事,他的笑容里始终那少年的明朗,是那一年少年连诀的明朗。

    而这时候,他还听到了一阵慢慢向他走近的脚步声。

    “四九,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鹿有着落了?”他问道。

    但是,问完后微微一愣,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不,这不是四九的脚步声,这是……

    ……

    连令月原本羞怯的笑容消失了,远远地,她就看到了连诀那目光无法集中的样子,然后听到他说他看不见。

    她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他,眼泪顺着连家滑落下来,紧紧,紧紧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哭出声音来。

    她的连诀,她永远的少年连诀……怎么会失明了?

    那双眼睛那么好看,如同璀璨的星河,总有夺目的光,现在,灰蒙蒙的,像是阴天了。

    凤诀愣了愣,问道,“是十一吗?你来了?”

    令月没有说话,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哭出声音来,她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颤抖着抬起手,贴在他的脸上,手指轻轻抚摸过眼眶,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凤诀的后背上。

    凤诀的手微微一颤,“十一,真的是你。”

    “连诀,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的眼睛……为什么会看不见了,你怎么会看不见,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她说着,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十一,你,你哭了?不要哭,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你别哭。”凤诀听到她哭,顿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心里头抽搐地疼着。

    他抬起手,覆住她的手。

    令月摇头,眼泪掉的更凶,“是不是那只蝎子,你被咬了好几口,我被咬了一口,你后来还让四九给我送药来了。

    那天,我给你送东西,没见着你人,是不是那时候你已经……”

    凤诀点头,道,“是。”

    令月嘴唇颤抖着,弯腰,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我真笨,那天应该自己进来看看你,我真笨,为什么没有进来看看你。”

    凤诀微笑,伸手,抹去她脸上的眼泪,说道,“是我不想被你看到的。”

    “……找到办法医治了吗?这样看不到,走路不好走,吃饭也不方便……”连令月的心疼的都快抽搐了。

    “董慎他们已经在研制有效的药,相信会成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凤诀尽量安慰道。

    接着,他还将眼睛如何失明的全都告诉了她。

    “那谢锦然如此恶毒,如今也算是受到了同等的惩罚,生前被蝎子咬破了五脏六腑,死后被火烧焦了……”凤诀道。

    连令月深深地凝视着面前的男子,用温柔而坚定的语气说道:

    “连诀,你听着,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无论你好还是不好,我都是你的眼睛,我扶着你走路,我喂你吃饭,我……我会这么陪着你。”

    凤诀听了,心头一颤,脸上露出一抹惊喜,道,“令月,当真?”

    “嗯,真,再真不过了!”令月坚定地说到,看着他这灰色的眼珠,更多的眼泪落了下来。而凤诀,却突然间高兴地像个孩子似的,道,“可不许反悔,可不许退缩,可不许再假装不记得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