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你自由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说你贵为驸马,轮不到我来说话,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句,怜取眼前人吧,撇开那些有的没的传闻不说,公主真是个好女人,否则,就怕有朝一日,幡然悔悟,却一切晚矣啊。”

    薛仁赋在书房之中坐了很久,直到日暮西山之时,才拜别了父母兄长,离开了薛家,重新回到公主府去。

    “驸马爷,连家令月小姐在等着您。”刚刚进入府中,便有奴才上前道。

    薛仁赋微微一愣,连家令月小姐?听说她这次陪伴在安国的身边,怎么突然回来了?

    他走进府里便见那穿着水红色衣裳的姑娘站在里面,见到他,上前,道,“令月见过驸马爷。”

    薛仁赋眼神冷了冷,问道,“你便是那无礼的恒亲王妃的妹妹?”

    令月一听有人说姐姐无礼,不高兴了,道,“驸马爷这样与我一个小辈说话,也挺无礼的。”

    薛仁赋一笑,道,“不愧是两姐妹,都是一样的。你不好好在宁德山庄陪伴公主,过来的为何?”

    “公主快要不行了。”连似月说道。

    “你说什么?”薛仁赋一愣,不行了?“那日离去的时候,并没有……”“太医说她郁结已久,伤了身体根本,看起来和平素说说笑笑,没有异样,当实际上心肝脾肺肾都出了问题。”令月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公主她……整个身体都是毛病,我每日与她一起,便知道,她并不

    开心。”

    “那她……那她……”薛仁赋想问一句关心一句,竟不知如何开口,实在是这么些年,他从未给过她任何真正的关心,只有表面的恭顺和内心真正的冷漠。

    “怎么,难道驸马爷还会在乎公主的身体吗?”连令月眼底带着轻微的轻蔑,道。

    薛仁赋袖中的手紧了紧,道,“她让你回来和我说这些的?”“不,公主是个骄傲的女人,她永远也不会告诉你她的不舒服不开心,毕竟,她要在你面前维持着那个恶女的样子,你才有力气继续恨她,才有力气继续怀念你过去的妻子,她要这么做,驸马爷你才不会那

    么难过啊。”连令月目光紧紧看着薛仁赋,说道。

    “……”令月这番话,在薛仁赋心里重重地一击。

    是啊,十几年了,他从来没见过她的脆弱,倒是不断听说她如何如何厉害,皇子和公主们如何巴结她,恭敬她。

    令月从身后的宫女手中拿过一张纸,道,“不过,公主确实是吩咐我回来找驸马爷的。”

    “什么?”薛仁赋看着这纸张,问道。

    “和离书。”令月望着他,说道,“这是公主染我带回来给驸马的和离书。”

    和离书?薛仁赋再一愣,颤抖着手接过,展开,只见上面写着:"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夫君相离之后,重振雄风,自由畅快,巧逞风华之姿,另选

    他人结缘,你我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薛仁赋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安国公主会给她送来一份和离书。

    她还以为,以她强烈的占有欲,他这辈子都脱离不了她的手掌心,即便知道他心里只有那个人,也会一直把他绑在身边,来满足她那可怕的虚荣心。令月看着薛仁赋错愕颤抖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说道,“驸马爷,恭喜你,从今往后,你自由了,公主说放了你,让你去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而她会一个人度过剩下不多的时日,驸马爷对她是怨是恨

    ,怨有多久,恨有多深,她已经不在意了,也请驸马爷不要在意。

    她说她夺走了驸马爷的爱,当也赔上了自己一世的情,一切之一切两清,互不相欠了,就让一切的往事随风飘去吧。”

    “其实,我等她的和离书已经等了十几年了,她今天倒是真的给我送来了……”薛仁赋拿着手中的和离书纸,喃喃地说道。

    但是,却为什么,却没有感到开心,没有感到轻松,只有飘渺的,不真实的感觉呢?“驸马爷,和离书已经带到,我要走了,这些天公主晚上总也睡不着,我须得整夜陪伴。”连令月说道,走了,走到门口又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公主貌美如花,权力巅峰,可一辈子无儿无女,着实……可惜啊,她错就错在爱上了你,如果她爱上的是另外一个人,现在已经儿女成群了,薛仁赋,你常说公主残忍,公主哪儿及得上你半分呢,你不动声色,她已经溃不成军,这一局,你赢了,赢的

    很彻底,现在,你可以去向你过去的夫人请功了。未来的日子,你就抱着她的遗像,等死吧!”

    连令月说完,转身快步离去,离去之时,又偷偷看了眼薛仁赋的脸色。

    薛仁赋望着这和离书,后退了几步。

    连令月走出公主府——

    “等等!”而这时候,薛仁赋追了出来,连令月偷偷松了口气。

    “还有什么事吗?驸马爷?”连令月问道。

    “我要去宁德山庄一趟!”薛仁赋说道。

    “为何?和离书已经到你手里了,你不是说已经等了十几年了吗?现在终于等到了,应该去喝酒吃肉好好庆祝吧,哦,不,应该和你的亡妻好好庆祝,其实别人,并不会关心你。”

    “你牙尖嘴利和你姐姐一模一样,我不与你多说了!”薛仁赋上了连令月回来的马车,命令车夫道,“出发!”

    “哎,我,我怎么办啊?”连令月眼见马车走了,急忙大声喊道。

    但是看到马车真正走远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摸了摸额头,天,一脑门子的汗,好险啊。

    但愿这一次,公主和驸马爷都能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彻底来一个了断,而也希望公主无论怎么样,都能敞开心扉,让心里的郁结之气散去,有个健康的身体。

    那她呢?连令月咬了咬下唇,心头突然间有点蠢蠢欲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