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真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一日,赵子宁偷偷站在树后面,目光落在凤尧的身上,他一袭藏蓝色色锦袍裹身,身材颀长,俊朗挺拔,眉目如画,虽被拒绝多次,但仍旧姿态若然,说话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蕲州城里最俊美的男子也

    及不上他半分。

    他(她)脸上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脸颊稍许泛红。

    这一日,当凤尧第十次前往赵家拜会,自然还是被告知赵老爷不在家。而这时候,一清秀俊朗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抱拳,道,“兄台真有毅力,我算了算,这已经是你第十次来拜访了,那刘备请诸葛亮尚且三顾茅庐而已,你这已经是是十顾赵府了,赵老爷再不见你,你还来

    吗?”

    凤尧抬头,看到面前的男子,有片刻的失神,道,“这位少年是……”

    “在下赵子宁,见过兄台。”赵子宁拱手,目光落在凤尧的身上,眼角微微含笑,仿若一片桃花,含羞待放,男子的潇洒之间,竟有几分女子的娇态。

    凤尧从未见过这样的男子,一时之间,竟有片刻失神。

    赵子宁一笑,道,“兄台,在想什么?”

    凤尧回过神来,道,“原来是赵家大公子,久仰大名。”

    “兄台不必多礼。”赵子宁道,目光不禁变得温情起来。

    “是否赵大人仍旧不肯相见,所以派大公子前来打发在下。”凤尧发觉这赵子宁脸颊粉嫩若桃瓣,心中不禁有一丝异样,又觉得自己实在奇怪,并无断袖嫌疑,为何产生这种莫名的感觉?

    赵子宁微微一笑,道,“非也,今次家父确实不在府中,也因为此,我才能出来与你见上一面,告诉你该怎么做,才能打动家父。”

    “哦?愿闻其详!”凤尧心中欣喜,道。

    “不过,要请兄台先等等,我回去房中一趟。”赵子宁起身,道。

    “好,我等你。”凤尧亦起身,拱手道。

    赵子宁转身往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朝凤尧轻轻一笑,才打起帘子,走了进去。

    这笑在凤尧心中会心一击,一阵莫名的悸动荡漾开来。

    等了小片刻之后,帘子再度被掀开,却听到一阵环佩叮当的声音,凤尧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只见,她穿着蜜合色衣裳,浅色银红对襟长褂,淡雅素色长裙,脸上略施粉黛,有一种说不出的清丽,神态之间不失青春少女的气息,又有端庄之态。

    她肌肤赛雪,眉目如画,就那么不经意间,出现在凤尧的眼中。

    他愣了愣,觉得她眉目间有些眼熟,不禁脱口而出,问道,“小姐是……”

    “公子,我是赵家的女儿,赵……赵宁,我哥哥是子宁和子英。”女子微微笑着,道。

    “噢,原来是赵小姐……失礼了。”凤尧起身,拱手,微微欠身,那赵宁走近了,他看了两眼忍不住道,“赵小姐与你兄长长的真像。”

    赵宁听了,微笑,道,“是啊,蕲州城里,见过我和兄长的人都这么说。”

    “确实很像,眉宇间如出一辙。”凤尧道,甚至觉得眼前的赵宁,是女版的赵子宁。

    “其实,是兄长派我前来的,他有急事走了,有些话托我带给公子。”赵宁说道。

    “原来如此,那麻烦小姐了。”凤尧微微欠身,道。

    于是,赵宁将如何说服打动父亲赵衍的方法告诉了凤尧。

    凤尧恍然大悟,下次再来相见之时,如法炮制,果真见到了赵衍,接着赵子宁又出现了,恭喜凤尧初获成功,并且两人约酒,在蕲州城的听雨楼喝了一天。

    凤尧于是从赵衍这里打破缺口,开始在蕲州城里大施拳脚。

    后来,赵子宁先行离去,赵宁又来了,与凤尧畅谈,如此在两者之间转换,与凤尧相处。

    凤尧在蕲州城里大展拳脚的时候,赵宁或者是赵子宁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在治理百姓,铲除土匪方面都有独到见地,他由此看到了一个大方明事理,又聪慧冷静的人。

    也因此,同亲王想把他赶到蕲州,让他治理不得力,惹怒皇帝而被治罪的计划落空了。

    他在心中不禁暗暗许下了心意,这样的女子在身旁,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于是,默默地下了一些决心。

    终于有一日,凤尧问赵子宁道,“舍妹赵宁可有婚配?”

    赵子宁掩饰着内心隐隐的悸动,道,“未曾婚配。”

    凤尧脸上露出一抹窃喜,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赵子宁笑,问道,“哪里好?”“哪里都好,最好在于她样貌与子宁弟实在太像了,简直如出一辙,既有女子的娇媚,又有男子般的爽朗和英气,我从未见过将这两样气质同时集中在身上,但却丝毫不矛盾的女子,而且,她聪明大方,颇

    有见地。”

    说着,凤尧起身向他躬身,道,“子宁弟,我有心与令妹结成良配,不知你意下如何?”

    赵子宁心头一颤,半天没回过神来。

    凤尧以为他不同意,忙道,“你放心,我实话和你说了,我并非普通钦差,我实为安亲王,乃皇帝的三子,本王想与赵宁结为夫妻。”

    然赵子宁在听到凤尧自报身份的时候,原本脸上的雀跃却慢慢冷却下来,道,“原来你出自帝王家。”

    凤尧见他神色有异,心头一颤,道,“怎么了?”“兄台有所不知,我妹妹生性自由浪漫,最不喜受束缚,兄台既出自帝王家,想来将来三妻四妾也是寻常之事,又有繁文缛节,我妹妹那样的个性,若你娶她回去,也是一种束缚,兄台若真喜爱我妹妹,便

    罢了吧,不要束缚了她。”赵子宁隐忍住心中的痛,道。

    凤尧一听,心中顿时一沉,便终于忍不住上前,握住了赵子宁的手,道,“可是,我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子宁,我也无法选择啊。”

    赵子宁一愣,“你……”

    原来,他已经看出赵宁和赵子宁是同一个人了。

    “是,我早就看出来了,但是我愿意配合着你,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看到你开心便好。”凤尧脸上露出笑意,道,“况且,我喜欢各种各样的你,无论是赵子宁的样子还是赵宁的样子,我都喜欢。”

    赵子宁没想到凤尧还有这份心思,但是,思及他的身份,她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她微微欠身,道,“殿下,一切到此为止吧,你便当做这世间只有赵子宁没有赵宁,往后,我再不会以赵宁的面貌相见了,殿下也忘了一切,好好治理蕲州,待任满之后,便回京都去吧。”

    赵子宁从小被当做男儿养大,骨子里有些男儿的洒脱,她素来将自由凌驾于一切之上,所以作出与凤尧决断的决定之后,便再也不以赵宁的面貌示人。

    但是,凤尧却痴迷于这样的子宁,想念她亦雌亦雄的面貌,想念她的聪慧,坚持不懈地去找她,但是赵子宁表示会一如既往地协助他治理好蕲州,一直到他任满,但是不再谈儿女私情之事。

    而那时候的凤尧,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赵子宁越是拒绝,他越是求而不得,就越发想要她。

    其实,子宁比凤尧大了两岁,而凤尧却喜欢这样的姐姐。

    最后,他竟作出决定说,愿意回京向皇帝请求,此生驻守蕲州,永不回京。赵子宁听他作出这般承诺,心中甚是感动,但是也保持着理智,道,“殿下,你身在帝王家,没有皇子不想要皇位的,殿下你也是,如今,你作出这般承诺,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待有朝一日殿下对我的爱

    意消减,想起当下的处境定会非常痛苦。因为蕲州荒蛮之地,实在装不下殿下的野心,这些日子,我与殿下相处,知道殿下有鸿鹄之志,这燕雀生长之地,怎么满足的了殿下的宏图大愿呢。所以,殿下的厚爱,子宁留在心里,而殿下的抱负,还

    是要回京都去施展。”

    子宁冷静客观,句句在理,但是那时候的凤尧,或许是远离了京都这争斗激烈的地方,眼底便只有所爱之人了,他放下跪下,咬破手指发誓,皇位和子宁,他选子宁。

    而子宁的心,终究不是铁打的,她内心深处终究是个心思柔软渴望被爱的女子。

    也许是那时候的凤尧太年轻,年轻到让人不忍,也许是那时候的子宁太天真,天真到以为也许爱情真的能战胜权利,所以在这鲜血淋漓的誓言面前,她动摇了。

    那一日两人在凤尧的府邸,坦诚相见,有了夫妻之实,而凤尧也践行诺言,很快就娶了子宁过门,因为他一腔热血,片刻也等不了,他说已经派人向父皇禀告,父皇会同意的。

    自然,这些事没有向京都方面汇报。

    “殿下,您是皇子,子宁夫人不是您的通房丫头,也不是妾室,而是明媒正娶的,那就是王妃了,您须得上奏皇上啊。”姜克己谨慎地提醒道。

    凤尧眉头皱起,这确实是个问题,若父皇不承认,子宁就不会被承认,到时候最多就是个妾,而子宁心高气傲,是绝不会答应为妾的。

    “先不要说这些,反正我已经决定将一切让给同亲王,皇位我不要了,我只要子宁。”那时候的凤尧,也以为自己说出来的话就是天长地久的承诺,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子宁的。

    但是,少不更事时做出的承诺,又怎经得起日后如暴风雪般的摧毁。

    首先,赵子宁的妹妹赵子英,也在看着姐姐和姐夫相爱的过程中,对凤尧芳心暗许,但是她晚了一步,便只能将爱意埋在心中。

    直到有一日,凤尧被同亲王安排的人,扮作山匪给绑了去,赵子宁不顾一切地重新穿上男装铠甲,上山去救他。为了救他,结果赵子宁身负重伤,当还是将凤尧救了回来,她将晕倒的凤尧背在身上,一边杀着一边走出山匪窝,持剑的双手布满了鲜血,连那些假扮的山匪都被她震撼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