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没有资格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问道,“你难道很在乎自己的儿子吗?”

    “当然,那是我的孩子。”他想也不想地回答道。

    “呵呵……”连似月微微一笑,他什么时候开始重视自己的孩子了,当初把自己的亲骨肉从她的肚子里挖出来,把乐颜送去匈奴,他什么时候会重视孩子了?

    他之所以对现在这个儿子这么在意,还不是因为不想这孩子落在云峥的手里,还不是因为要培养这孩子为自己报仇?

    她的笑又让凤千越感到非常不悦,从她从尧城回来后,第一次见到她,她就对他露出这种笑脸。

    “你为什么每次看到我都是这样笑,从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今天你要告诉我,这笑到底是什么意思?连似月!”凤千越恼怒地说道。

    “因为看你竟然会在乎孩子,感到很吃惊,所以会笑,毕竟四殿下什么都能牺牲,什么都能利用,不是吗?”连似月说道。

    凤千越狐疑地看着她,“连似月,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有时候我会觉得,一个深深爱过我的人,才会这么了解我……”

    “四殿下,我只能说,这是你的错觉。”连似月说道。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我可能会把你带去凤云峥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这样你也不怕吗?”凤千越问道。

    “该害怕的人是你,不是我。”连似月说道。

    凤千越唇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我真的很遗憾,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不然,我会非常非常爱你,因为我真喜欢你的性子。”

    连似月听到这话,却觉得反胃,她突然大声说道,“停车,我不舒服,需要透透气!”

    凤千越微眯起眼睛,道,“连似月不要耍花样,你这次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既然殿下有这个信心,又何必担心我会逃走,这么多人,我一个弱女子,也不会拳脚功夫,如何能逃走。”连似月说道。

    “停。”凤千越抬手,马车便停了下来。

    连似月掀开马车帘子走了下去,只见这些暗卫个个凶神恶煞,她突然假装一个踉跄,转身,作出要跑的样子来,其中一名暗卫即刻上前来,眼底流露出一抹冷意,道,“别耍花样。”

    连似月趁机抓了他身上的衣服一把,那腰间的令牌露出一半来,她迅速地看了一眼,令牌上面的契丹文,她心头微微一颤。

    凤千越掀开马车帘子,见那暗卫凶恶的样子,顿时阴沉了脸,道,“谁允许你们对她大吼大叫的,滚!”

    那暗卫手顿了顿,低头,道,“是,主子,卑职知错了。”

    凤千越抓着马车栏杆,有些吃力地走了下来,眼神四处看去,道,“此地山清水秀,风景绝佳,就在这歇息片刻吧。”

    他命人将干粮和水拿了过来,将其中的松子饼给了连似月,烙饼给了自己。

    将东西递给连似月的时候,凤千越突然有片刻失神,奇了怪了,他其实根本不了解连似月的喜好,为什么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喜欢吃松子饼呢?

    噢,他想起了,他近半年总是在梦里见到的“连似月”喜欢的就是松子饼,他是恍惚间糊涂了,把连似月当成了梦中的人。

    怎么可能呢?她们分明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连似月没有拒绝这些吃的,本就饿了,填饱肚子是关键,犯不着不吃。

    她一口一口将松饼放进嘴里,凤千越呢喃了一句,“你的口味原来和她一样。”

    “她?”连似月抬头,“谁?”

    凤千越回过神来,收回视线,道,“你不认识,但是比你好千倍万倍的女子。”

    “再好又能如何?你会爱她吗?”连似月淡淡轻笑道。

    “……”凤千越拿着烙饼的手微微一顿,想起之前的梦里,那住在萧瑟冷宫中的女人,她的眼神对他充满了期待,当他还以冷漠无情。

    连似月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

    凤千越看着她,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还能有这个机会和你单独共处,想起来,以前倒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若有,也能彼此了解一些,可惜现在,我在你的心里如同魔鬼,不会再想了解我了吧。”

    凤千越说这些不找边际的话。

    “那也未必。”连似月却说道,“反而,我现在对四殿下你感到好奇了。”

    “是什么?”凤千越微怔,问道。

    连似月的目光看向站在远处的暗卫,说道,“这些暗卫是契丹皇宫的人,但却不是耶律颜的人吧,她对你不满,怎么会把自己的人给你。”

    “没错,确实不是耶律颜的人。”凤千越不否认。

    “也不是耶律楚的人,据说你的腿是在他的逼迫下被挑断脚筋的。”连似月道。

    “耶律楚没有资格与我相提并论。”凤千越冷声道。

    “所以,这些人,是任宜太后的人,帮助你的人是任宜太后?”连似月镇定地望着凤千越的眼睛,说道。

    凤千越没有否认,“你猜的也算正确。”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有九条命。”连似月突然感叹似的,说道。

    她现在已经怀疑,耶律颜身边这个有气场的嬷嬷就是任宜太后本人了,只是,她没有直接问凤千越这件事,因为担心她知道真相的事被那些暗卫知道,他们会越过凤千越来要了她的命。

    她隐隐觉得,这些暗卫并不服凤千越,甚至对凤千越心里有抵触,只不过迫于命令,所以才服从于他,从刚刚凤千越怒斥的时候,他们手背上凸起的青筋便看得出来。

    有了这个认知,连似月心里头慢慢滋生出一个主意来,她一边仰头喝水,一边默默地看了凤千越一眼。

    如果挑拨他们和凤千越的关系,那对她显然是有力的。

    现在已经基本能确认嬷嬷的身份了,那么,嬷嬷是为了给耶律重元和耶律楚报仇,所以故意利用凤千越来抓她?

    然后这嬷嬷再利用她,来对付凤千越?

    这一招这任宜太后倒是打算的好。连似月看看四周,觉得时机已经到了,于是用手悄悄按住了手背虎口处的合谷穴位置,并且暗暗使力,一直按到身体开始发热,额头有出汗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