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哪点不是一个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她摇头,“实诚”地说道,“九殿下,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计划,王妃房中那一把火也不是我放的,只是里面被烧死的是我的丫鬟,所以,我百口莫辩,只能默默承受这份指责,我心里还在期待着,等回

    去了,太后娘娘会再好好审查,还我清白。”

    她说话的时候,凤云峥一直看着她,她心头一紧,他的眼神好可怕,比八殿下可怕多了。

    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想肯定是其他憎恨王妃的人,借着我丫鬟的手做了这件事,这样既害了王妃,又挑拨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请九殿下明察秋毫,不要受奸人的挑衅才是。”“我承君挽君满月宴当日,戴了有毒的玉佩,你暗中派人进行挑拨,让太后认为是十一殿下所为,还将十一殿下关押了起来;十一殿下出牢房之时,你再派人送去我母后给他缝制的披风,并在披风之中藏了一只毒蝎子,毒蝎子咬伤了他,你还想以此挑拨他和我的关系;昨日,你再上三清观来,仗着太后不会杀生,放火烧我心爱的女人,这以上哪一点,不是一个死?”凤云峥列举了谢锦然的种种恶行,眼底的

    杀气渐渐加重。

    谢锦然心头一颤,原来凤诀真的被毒蝎子咬伤了?那他怎么安然无恙呢?

    “十一殿下因为你这毒蝎子,已经失明了。”凤云峥看出谢锦然眼底的疑惑,说道。

    失明?!谢锦然一愣,突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凤诀和凤云峥他们对蝎子一事要装作若无其事了。

    因为,如果凤诀失明的消息传了出去,他还有什么资格继承储君之位?

    这历史上,没有哪个帝王是个瞎子啊!

    这个中毒的后果,简直比死伤更令人解气。

    谢锦然一直为她的八殿下感到不公平,八殿下从小文武双全,却被这中途冒出来的不明不白的十一殿下抢去了风头,抢去了皇上的器重。

    最令她心疼八殿下的是,皇上表面上让八殿下监国,将他摆在明处,眼睁睁看着他被当做众多皇子的敌人,而实际上,他这么做却是为了保护十一殿下,因为他早就决定将储君之位传给十一殿下了。

    只不过……

    谢锦然突然心头一颤,问道,“十一殿下的事,九殿下告诉我,难道不怕我说出去吗?一旦说出去,十一殿下的皇位之争就无望了。”

    凤云峥唇角掠过一丝冷意,道,“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什么?”谢锦然一愣,猛地后退一步,手紧紧抓着,“九殿下,你,你说什么?”

    “你认为你还有资格活下去吗?”凤云峥仿佛看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看着她。

    他没有在吓唬她,他说的是真的!谢锦然看出了凤云峥的心意,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浑身瑟瑟发抖,摇着头道,“不,你不能杀我,八殿下不愿意我死,太后娘娘也没有下令要处死我,你没有资格要我死,你没有这个资格

    !”

    凤云峥唇角微扬。

    “你是一个皇子,你滥杀无辜被皇上知道,会影响你的仕途的,你不能滥杀无辜!”谢锦然摇着头,手指紧紧抓着帕子,眼底却流露出一丝惧意。

    但是,凤云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无论她说什么他始终岿然不动。

    谢锦然猛地站了起来,试图往外面跑去,大声地喊叫着,“救命,救命,九殿下要杀我,九殿下要杀……唔……”

    一道黑影闪过,夜风的手迅速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谢锦然嘴巴蓦地张开,死死地看着他。夜风冷哼一声,道,“谢二小姐,八殿下既然愿意娶你,你安安心心地等着做你的裕亲王妃多好,偏偏还想成为八殿下的贤内助,为他争这争那的,女人之间小打小闹地争一争也就算了,还偏偏要参与到皇

    子之间的事情上来,这叫什么,不自量力!”

    谢锦然脸涨的通红,露出不甘的神情来,“恒亲王妃可以,我为何不行。”

    “因为恒亲王妃是恒亲王妃,你是你啊,小门小户的,也想和我们王妃相提并论,你要笑死你夜风爷爷吗?”夜风嘲笑地说道。

    “你!你算什么,竟敢嘲笑我?”谢锦然没想到一个侍卫也敢笑她,顿时声音尖利地道。

    “我是九殿下和恒亲王妃的人,你说我算什么?”夜风以前还觉得这谢二小姐与别的女子略有不同,现在看来,不过是更毒辣一些,简直蠢透了。

    “我知书达理,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经史子集,对事总有独到见解,就连八殿下也对我刮目相看,他……”

    “那是因为老八他没见过世面。”凤云峥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谢锦然猛地抬头,在她看来八殿下这么珍贵的接纳,在这九殿下看来,只是因为没见过世面而已。

    从前一世开始,凤云峥见过了连似月,这世间便再也没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了,除了连似月,其他人算的了什么。连似月是最好的,其他的人再厉害也厉害不够她,再漂亮也漂亮不过她。

    意识不到连似月独一无二的好,才会被别人所迷惑。

    “夜风,不要耽误时间了,她怎么烧我月儿,便怎么把她烧了,哦,对了,毒蝎子呢,带来了没有?”凤云峥已经不想再和她多说了。

    “早就准备好了,十一殿下被咬那天,卑职就按着殿下您的意思买了只大蝎子养着玩儿呢,现在,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只见夜风从身上拿出一个罐子来,打开那罐子便见一直巴掌大的褐色蝎子爬来爬去,十分恐怖。

    “啊……”谢锦然见了蝎子,顿时吓得脸色铁青,“你,你要干什么?”

    她不敢相信,这九殿下竟然养好了一只蝎子等着她。

    “让你尝尝我们十一殿下曾经尝过的滋味啊。”夜风晃了晃手里的罐子,那蝎子便试图从罐子里爬出来。

    “不,不要,不要啊……”谢锦然跪在地上,仪态全无,浑身战战兢兢的,“不要,放过我,放过我,放过我吧……”

    “你说呢,这毒蝎子夜风养的非常用心,每天给它吃毒虫,现在已经养的鲜嫩多汁了,一口咬下去,你会非常享受的。”凤云峥脸上拂过一抹笑意。

    “不,不!九殿下,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不要啊,不要……”谢锦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她断没有想到,平素看起来仙气飘飘的人,竟然有这么奇特恶毒的招数。“九殿下,其实,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您的王妃作对,相反,我打从心里地尊敬她,佩服她,您的侍卫说得对,其实我一直都以她为榜样,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生怕得罪了她。我要对付的人,只是

    十一殿下而已,但是她却因此与我过不去,用猫和凤尾花陷害我……我对付的是十一殿下,她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我对付十一殿下,对恒亲王府和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看来,你始终不明白一件事,既然你都要死了,那我就发发善心,让你死个明明白白。对月儿来说,诀儿的福祉就是她的福祉,诀儿的未来就是她的未来,诀儿的眼睛就是她的眼睛,你动了诀儿,就是动了月儿,你动了月儿就是动了我,或者说,你动了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就是动了其他

    所有的人,无论你动了谁,你都不会有好过,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凤云峥说道。

    谢锦然眼底流露出一丝不解,“可是你不介意恒亲王妃和十一殿下的关系这么亲密吗?”

    “看来,你活该死的不明不白了。”话已至此,凤云峥已经不愿多费口舌,示意夜风道,“速度快点,还要去找月儿。”

    “是,殿下。”夜风转过身来,一脸笑嘻嘻地看着谢锦然,道,“二小姐,我要开始好好招呼你了!”

    “不,不要!九殿下,你拿着太后娘娘的令牌来的,你杀了我就是破了太后娘娘的杀戒,她,她不会谅解你的,九殿下,三思啊!”谢锦然眼见凤云峥已经拂袖离去,飞快地跑过去大声说道。

    夜风一把拦住了她,道,“谢二小姐,关于这一点呢,就不牢您费心了,我们殿下和王妃早就想好了,您以为那青云道长一去,寿宁宫的猫儿就绝迹了吗?呵呵,一直都没有呢……”

    “你……你们……”谢锦然心头一个激灵突然间便明白了什么。

    但是,已经晚了,夜风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巴来,将那只蠢蠢欲动的毒蝎子倒入她的嘴里,然后再用力一把捏住了她的上下颚。

    “唔,唔……”谢锦然蓦地瞪大了眼睛,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很快又从惊恐变为痛苦。

    那毒蝎子一爬进她的嘴里,就咬了她一口狠的,接着便一溜烟儿似的顺着食道爬进了胃里面,张嘴便是一顿啃咬。“啊……”谢锦然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疼的打滚,尖叫,那乌黑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来,脸上像是抹了一层黑似的,乌青乌青的,一会之后,眼睛,鼻子,耳朵里都缓缓留出乌黑色的血来,整个人样子可怕极了

    。

    “啊……”她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眼神涣散,浑身的汗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八,八殿……下,救,救……我。”

    夜风冷冷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谢二小姐,来世好好做个人吧。”

    说着,他点起火把,丢进柴房,猛地一把将门关上了,里面的干柴很快就烧着了。

    谢锦然眼睁睁看着火燃烧起来,她拼了命的想要爬出去,但是那毒蝎子一直在身体里爬着,咬着,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被活包围,感受着火苗舔舐身体的痛苦。

    “啊……”火海中,她发出凄惨的叫声。夜风眼看着火烧的越来越旺,渐渐地那惨叫声也小了去,里面传来一阵皮肉被烧焦的气味,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