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梦与现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你说的人,她是谁?”他心里头更加不舒服了,仿佛她说的是他认识的人。

    连似月袖中拳头缓缓握起,迎视着他的目光,几乎要看到他的灵魂深处去,令他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最终,她别过脸去,说道,“死了。”

    “死了?”凤千越一愣。“是啊,死了,都被折磨成这样了,死了不是比活着更好吗?死是一种解脱,是上天给她的最后一丝馈赠。”死了,才能重生啊,凤千越,现在在你面前的人,就是前世被你折磨至死的人,你不但前生如此

    心狠手辣,这辈子更甚从前。

    “她是你的朋友?”凤千越问道。

    “算是吧,一个可怜朋友。”连似月说道。

    “我认识吗?”凤千越再问道,他有种感觉,连似月说的是他们都认识的人。

    连似月抿唇不语,不想再说下去了。

    凤千越坐在她的对面,脑海中却开始浮现连似月刚刚说起的画面,那剖开的腹部,那拎出来的孩子,血淋淋的在他的眼前挣扎着,蜷缩成一团,刺着他的眼。

    但是很快,他猛然间回过神来,他自己过得尚且如此潦倒,那不相识的人与他又有何干。

    马车继续往前走,连似月不再说话。

    凤千越闭上眼睛,昏昏沉沉中睡着了,晚上奔波了一夜,他困了,在闭眼之前,他对连似月说道,“你不要走。”莫了,又加了一句,“你走不掉的。”

    连似月看他闭上眼睛后,眼底流露出一抹嫌恶的表情,她静静地靠在马车上,这一刻她好想好想她的云峥,云峥知道她不见了的消息,要急疯了吧。

    云峥等等我,等我弄清楚凤千越和那个嬷嬷的关系,我就会回到你身边去,不会让你再担心。

    凤千越不过打了个盹的功夫,竟然又做梦了:他梦见那原本对他百依百顺的温柔女子,一个人躺在冷宫冰冷坚硬的床上,眼底再不见往日的明媚,哀愁满面,原本丰满的脸颊现在瘦到两颊凹陷,她的腿大约是受寒疾困扰,疼的直哆嗦,嘴里偶尔发出

    一两个痛苦的呻吟。

    她眼底含着泪水,说道,半年了,已经半年了,我不怕在这受折磨,我只怕你冤枉了我,我的真心被你践踏,我恨,我恨啊!

    连似月看着闭着眼睛的他,摸索着藏在手臂里的匕首,慢慢地抽出来,他就在她的面前,一剑刺下去,结束他的命,一切就都了了!

    她微眯着眼睛,举起这匕首,看准了他心脏的位置……

    “啊……”凤千越轻叫一声,醒了过来,一眼看到对面的连似月,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别处,手放在衣服下。

    在这瞬间,他产生了一种错觉,恍惚间对面的人和梦里的人重合成了一个人,她们眼底的冰冷是一模一样的。

    凤千越坐起身,抬起手来,缓缓靠近连似月,道,“是你吗?这半年以来,一直在梦里出现,温柔是你,快乐是你,明朗是你,现在满怀恨意也是你。”

    连似月看到他的手,立刻挪开身子,避开,道,“自重,否则,不过是一个死!”

    凤千越的手顿了下来,看着她的手,道,“刚刚打算杀了我吗?”

    “你不该被杀吗?我连家百条性命在你手上。”连似月冷声道。

    “不是的……”凤千越摇了摇头,道,“不是你,怎么会是你,她那样温柔体贴,对我小心翼翼,而你,浑身是刺,只为把我扎的血流满地!”

    连似月看他眼神恍惚,说着些奇奇怪怪的话,心里头顿了顿,问道,“你梦见谁了?”

    “一个女人,一个对我百般好的女人。”凤千越说道。

    “那她下场一定很惨吧。”连似月语气中带着讥讽,说道。

    凤千越微怔,眼底流露出不悦,“你怎么猜到的?”

    “璇妃,连诗雅,萧柔,还有一个模仿我的女人,她们都爱你,哪个的下场不是很惨?”连似月淡淡地道。

    但是,她们还不是最惨的!

    凤千越脸上表情冷了冷,道,“我从未主动开口,叫任何女子为我做事,她们全部都是心甘情愿的,甚至我拒绝之后,她们仍旧像是飞蛾见到火一般,用力地飞过来……”

    连似月听了他的这些话,丝毫也不意外他的无耻,他就是这样的,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别人的付出和奉献,不需要的时候再一脚狠狠踹开,永远留一个最光鲜的自己给别人。

    *

    山下,某处,天空露出一抹鱼肚白,微微的亮光让整个世界更显得静谧而神秘。

    凤云峥站立在马车旁边,一袭银色锦袍包裹着颀长的身躯,在微光中更显得尊贵,从月儿随同太后出门的那天,他就紧随其后到了上下。

    虽然,月儿说让她自己玩儿,但是,身为她的夫君,就算月儿再足智多谋,他也不能真正放下心来。

    他避开太后到了山下,在一只经过训练过的鸟儿腿上绑上一根竹签,那鸟飞到了鸟窝里,便是连似月进入厢房第一天的时候,从

    但是……

    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快步走了过来,单膝跪下,道,“殿下,王妃不见了!”

    不见了?

    凤云峥心头咯噔一下,怎么会不见了?

    “怎么回事?”他问道。“据连淑妃说,谢家二小姐在王妃房中放火被抓出来之后,王妃便接受耶律颜公主的邀请,去她房中歇息,到后半夜的时候,人就突然不见了,那颜公主被打晕,醒来后说王妃是被一个女人带走的。”蒙面

    人说道。

    女人?哪里来的女人?

    凤云峥凝着眉头,显然,此事和契丹方面脱不了干系,但是月儿不见了,是刻意为之还是真的……上当了?

    凤千越?他脑海中猛然间浮现出这个人的名字。

    “走,立刻上山去。”凤云峥再也不顾及什么,立刻就往山上走去,身后侍卫随行。

    “谁?”守山门的侍卫见了这披着大氅的人,刷的一声拔下了剑,厉声道。

    “这是九殿下,谁敢拦?”夜风亦亮出手中佩剑。

    侍卫仔细一看腰牌,再看一眼凤云峥,果然是九殿下,“可是,太后……”

    “唰!”凤云峥的利剑猛地刺向这侍卫的头,只见剑一偏,那头发已经被割着落了下来,“本王要面见太后,拦我者,死!”

    几个侍卫吓得脸色发白,道,“九,九殿下,请。”

    凤云峥眼底冷凝,不再做任何停留,迅速上了山。

    太后听说他来的这么快,心中疑惑,她派去恒亲王府通知的人,按理说现在还没到王府,他却来的这么快?

    “皇祖母,请让孙儿自行想办法寻找王妃。”凤云峥向太后请求。

    太后见他神情冷凝严肃,抬手道,“哀家知道你着急,理解你的心情,你去好好找吧。”

    “请皇祖母赐孙儿令牌,以方便孙儿行事。”凤云峥再请求道。太后知道,连似月是她叫来三清观陪着的,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若找不回来人,也不好向这个孙子交代,还有宫里的皇后,亦不好交代,于是命葵花将她的令牌拿了出来,交到凤云峥的手上,道,“你去

    吧,奉哀家旨意,彻查恒亲王妃下落。”

    “多谢皇祖母。”凤云峥接过太后的令牌,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殿下。”夜风紧急跟上,道,“卑职已经看过这附近了,没有找到王妃被掳走的痕迹。”

    “谢锦然关在何处?”他问道。

    “这里。”夜风说道。

    凤云峥一脸冰寒,大步往前走。

    谢锦然被关押在三清观的柴房里,但是,她此刻并没有哀怨,因为她听道童小师傅说,连似月被人擒走的事,这说明契丹人的计划成功了。她冷冷笑道,“连似月,我被关押在此又如何,反正太后不会杀我,八殿下已经为我想好了万全的法子,太后怕再被厉鬼打扰,所以不会破杀戒,这次没有处置我,就说明了这一点。我还能好好活着,只要

    有时间,我总能被放出来的。”这也是她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放火烧人的原因。

    “而你,被一个男人擒走了,数天不见人影,九殿下还会要你么?一个女子,最重要便是清白,你没了清白,便是让九殿下脸上无光,看你们还怎么恩爱有加。”

    “不过那颜公主说,擒走恒亲王妃的是个女子。”道童给她送饭的时候说道。

    “女子?”谢锦然一愣,心道,这颜公主发什么疯,为什么不按照计划的去做?她骗她妈?

    “小师傅!”谢锦然一把拉住小师傅的衣袖,说道,“你替我做件事,你从这里一直跑到裕亲王府去,等到了城里,便一路含着恒亲王妃被土匪劫走了,恒亲王妃被土匪劫走了……”

    哼,耶律颜突然改变主意,那她就另想办法!

    “这个……”小道童有些犹豫。

    “小师傅,您别犹豫,别害怕……”

    “砰!”正在这时候,柴房门被狠狠踢开,谢锦然一愣,一看到来人,顿时猛地吓了一大跳,她不禁后退了一步,“九,九殿下。”

    凤云峥一双冷眸望着她,道,“计划是什么?”

    “计,计划?我不知道九殿下的意思,什么计划?”谢锦然一直觉得九殿下凤云峥总是一副云淡风轻,仙气飘飘,脾气很好的样子,现在却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子可怕的力量。

    “太后不杀你,是因为她迷信近期不能杀生,担心遭到反噬,但是不表示,没有人能杀得了你,凭你派人放火烧我月儿,我可以立刻将你的头砍下来喂狗。”凤云峥冷冷地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谢锦然张了张嘴,原本要告诉凤云峥是契丹人搞得鬼,想找到连似月就需要契丹人开口。但是,话到嘴边,她又改变了主意,反正她不用死,太后会留着她的命,她为什么要告诉凤云峥真相,好让他去找连似月呢?不如,让连似月被那丑陋的人折磨着,让凤云峥着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