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zhang 死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蔡大夫左右看看,趁人不注意,那药童则往谢锦然的手里带着一张字条,谢锦然一愣。

    谢锦然一愣,随后将纸条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道,“去回了,本小姐身子不适,不愿见面。”

    那纸条竟然是契丹的公主耶律颜写来的,约她相见。

    她是听说了契丹向皇上请求联姻,还看中了六殿下凤羽的事,但是如今世事无常,她不打算再冒任何风险。

    “可是……”蔡大夫似乎还想说什么。

    “什么都别说了,本小姐不知道这纸条上说了什么,本小姐什么都没见过。”谢锦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最终,看完了脸上的伤口后,蔡大夫和药童一块走了。

    谢锦然冷笑一声,道,“这时候,我必更加谨言慎行,否则,倒白费了八殿下为了费的一番心血了。”

    *葵花和宝花两人都快要紧张死了,因为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第四天晚上,一连四个晚上,她们姐妹二人经过那地方的时候,均碰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猫,这次看的更加清楚,两双眼睛像是绿色的宝

    石一样,发出莹莹光泽。

    她好像专门等在那地方等她们过来似的。

    第四次在看见这白猫的时候,两人飞快地往猫的身上扑过去,结果,这猫反而在葵花的手腕上闹了一爪子,她顿时感到一疼,手一松,猫一蹿就不见人影了。

    “怎么办?姐姐,这猫每天都来!”葵花捂住自己被挠破了的手,着急地说道,“要不,马上禀报太后娘娘好了,就说这猫没有除尽,还在出没。”

    “不行。”宝花连忙阻止道,“太后的精神这两天好多了,若让她再看到猫,恐怕又要病坏身子了。”

    “可是,那怎么办呢?天天来,天天来,我都快吓出病来了。”葵花几乎要哭出来了。

    宝花眼底闪过一抹思绪,压低声音,说道,“这样吧,这猫总来这儿,那我们便将它毒死好了,死了就不会来了。”

    葵花点头,“姐姐好主意,我们去找民公公药,就说除虫除鼠用的,这样,猫一吃下去也会一命呜呼的。”

    “好,就这么做吧!”宝花心里仍旧有些忐忑。

    到了第五天,葵花和宝花两姐妹偷偷将太后没有吃完的鱼撒上了虫鼠药,放在白猫每天晚上会来的地方,然后在暗中守着,果然没多久,那白猫又来了。

    这次,她们没有去抓,而是提心吊胆地看着。

    只见,这只白猫迈着轻巧的步伐走着,喵呜一声,看到那地上的一碗鱼,便走了过去,闻一闻,然后便用舌头舔了舔,将这些鱼都吃进了肚子里去。

    葵花和宝花这才松了口气,接着那猫向前两天一样钻进树丛里去了。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两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扒开树丛一看,两人吓得腿一软,齐齐摔倒在地上,脸色苍白:

    “死,死了,终于,终于死了。”

    原来,这白猫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露出肉色的肚皮,绿色的眼睛鼓起,嘴角边有白色的泡沫。

    “快,把它拎走丢了吧!”葵花连忙说道。

    于是,两姐妹解下身上的披风,将白猫包裹在怀中,一路避开耳目,到了离寿宁殿较远的一个冷宫,将白猫扔在了那树底下。

    扔完后,两人匆匆回了寿宁殿,一看对方,才知道,已经是浑身大汗了。

    再过了一个晚上,那猫果真没有再出现了,两人才彻底地松了口气。

    而过了几日,太后命人将殿内的咒符全都撕了下来,因为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

    然后,太后还下了懿旨,三天后要去三清观拜了,这也是青云道长离开时候的嘱托,要是情况有所好转,便请太后前往三清观感恩,并且彻底去除内心的魔。

    令除了皇后娘娘以后的连淑妃,冯德妃,李妃,欣嫔等人一块陪同前往,同时连似月的名字也在其中。

    当连似月接到陆公公送来的懿旨时,谢过了公公。

    青黛见陆公公走后,有些担忧地道,“王妃,上次,上次太后娘娘差点就把您关押起来,还将冷眉打的这样严重,这种会不会?”

    连似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太后娘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懿旨已下,便不得不去,否则会被认为我心中嫉恨着她。”

    “那,那殿下能去吗?”青黛问道。

    连似月摇头,道,“自然是不能的,此行,除了太监和侍卫,太后娘娘带的全是女眷,云峥岂有跟随的道理?倘若偏要跟去,倒要落人闲话了。”

    “那王妃您更要四处小心了,奴婢总怕有什么陷阱。”青黛想到冷眉所受的苦,心中不免忐忑。

    同时,在前往三清观之前,夜风回来了!

    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当年训练他们二人的师父——叶鸿飞。

    连似月听了,立刻往前厅前去。见到这叶鸿飞师父的时候,连似月心中不禁微微有些讶异,这师父并不是想象中的花白头发之人,看起来反而比夜风大了不过几岁光景的模样,一袭青衣裹身,身形俊朗,不卑不亢,连似月在脑海中回忆

    了一下,前世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王妃,这便是卑职和冷眉的师父。”夜风单膝跪下,道。

    “叶鸿飞见过王妃。”叶鸿飞上前,向夜风一样单膝跪下,道。

    “郑师父不必多礼,请坐吧。”连似月示意奴才搬来了椅子。

    “多谢王妃。”叶鸿飞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本王妃找郑师父前来的原因,想必夜风也说起过一二了。”连似月道。

    “徒儿冷眉心疼病复发,难以忍受。”叶鸿飞说道。

    连似月点头,道,“刚刚郑师傅向本王妃行礼之时,隐隐问道师父的身上有一股药草的味道,想来这些年郑师傅也在为了冷眉的病而苦心研制药方吧。”

    叶鸿飞听了,原本平静的眼底闪过一抹讶异,这位王妃观察力竟如此细致?“是,王妃说的没错。”叶鸿飞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