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野猫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凤羽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难不成是被本王英俊的相貌所俘虏了?”

    凤烨摇了摇头,道,“六王兄英俊不凡,气度潇洒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耶律颜如此,我猜想,契丹一定另有目的。”“我不管他们什么目的,不要把我搭进去,我立刻就进宫去,向父皇表明心迹,我不要和耶律颜成婚,我便说那耶律颜原是萧河的妻子,我大周朝堂堂一个皇子,岂能要一个婚配过的人!”凤羽态度强硬,

    道。

    “这点行不通,一则据说耶律颜和萧河也算不得真正的夫妻,他们之间病没有婚书,二则,令人婚后以礼相待,那耶律颜已经让宫中嬷嬷检查过身子, 是清白的。”凤烨说道。

    “那……那怎么办?”

    “而且,父皇现在老了,不必以前,他会支持这门婚事!”凤烨说道。

    凤羽紧皱着眉头,一脸纠结,道,“大不了,我便直接与那耶律颜说去,本王身体有疾,多年不举,嫁给我的话,只能空有其名,一辈子都享受不到作为女人的幸福。”

    凤烨抬起头来看着他。

    “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可是真话,反正我也不在乎这个。”凤羽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去说,一刻也等不了了!”

    凤羽走了几步,又这折回头来,说道,“那谢锦然和你的婚约不是已经没有了吗?倒不如你和……”

    凤烨立即拿起面前的毛笔,朝凤羽丢了过去,凤羽一个闪身,道,“怎么,难道你对谢锦然动了真心了?”

    “我有自己的打算。”凤烨的眼中闪过一抹沉思,道。

    “……”凤羽没再说什么,快步走出了裕亲王府,

    不久以后,宫里来了个人,是偷偷来见凤烨的,那人道,“殿下,奴才是文嬷嬷派来的,有要是要禀告殿下,请殿下早做准备。”

    “什么事?”凤烨问道。

    来人上前,手贴着凤烨的耳边,小声说了一番话。

    凤烨听了,心头微微一颤,拳头不由地握紧了,问道,“什么时候动手?”

    来人摇了摇头,道,“此事文嬷嬷也不知道的,她如今被烫伤,眼睛也烫瞎了,现在的事是王嬷嬷负责了。”

    凤烨抬了抬手,道,“本王知道,你退下吧,往后,本王没有主动联系,你们不要联系我了。”

    “是,殿下,奴才谨记在心。”来人道,后悄悄离开了裕亲王府。

    凤烨站起身来,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地在房中踱步,背后的拳头慢慢地握着,脸上流露出一抹长长久久的惆怅。

    *宫中,牢里,蟑螂和老鼠不时从地下的草席上爬过,发出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散发的恶臭气味令人作呕,长久不见天日,缺少光照,牢房的墙壁上还长了黑白色的菌子,菌子上面爬满了细细的透明的虫

    子,只要看一眼,便觉得头皮发麻。谢锦然缩着身子坐在墙角,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躯,浑身冷的瑟瑟发抖,原本乌黑的青丝凌乱成一团,白皙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尘垢,不过三天时间,整个人瘦了一圈。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惧意

    ,这里的虫子,蟑螂,老鼠,每一样都足以让她害怕。

    看着如此恶劣的环境,她其实到现在都还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已经沦为了太后亲自关押起来的阶下之囚,她已经成为这宫中人人都可以耻笑的笑柄。

    更重要的是,和八殿下的婚约,她盼望了那么久,还以为只需临门一脚了,结果,也没有了!

    不过,八殿下说过,会保护她和他的婚约,如今太后这般顽固,还有机会挽回吗?谢锦然抬头看着牢房顶上,一滴一滴黄色的水滴下来,落在脚边,她紧紧握紧了拳头,“连似月,你真狠!真狠啊!原本,我念着八殿下的关系,不想与你为敌,但是没有想到,我的手下留情,我的保有余

    地,竟给了你陷害我的机会!”

    她回想种种,才发现连似月根本就是一个步伐埋好了一个坑,眼睁睁地看着她跳下来!

    此刻,长春宫。

    王嬷嬷跪在了太后的面前,身后的宫女手中端着一碗羹汤。

    太后淡淡地看了这些羹汤一眼,拿起勺子舀了一勺,一旁的宫女走了过来,将装着一跳蜥蜴的罐子打开,太后将手中的羹汤到了进去。

    不一会,便见这蜥蜴满罐子打滚,身体蜷缩成一团一团,过了一会,便直挺挺地躺着不动了。

    “回太后娘娘,死了!”端着罐子的宫女颤抖着声音,说道,脸色一阵苍白,手竟哆嗦了。

    王嬷嬷见状,立即上前,一把将罐子夺去,交给旁边另一人,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这宫女身上,道,“大惊小怪什么,这蜥蜴喝了补汤,撑死了而已!”

    而太后只是眼神淡淡地看着这宫女。

    那宫女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连忙双膝跪下,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请太后娘娘责罚!”

    “有的人会怕这种冰冷的东西也情有可原,你下去吧。”太后抬了抬手,道。

    “是,是!”宫女连忙磕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太后娘娘,时间差不多了。”王嬷嬷上前,躬身道。

    “那边去吧,如这蜥蜴般去了,也没有什么痛苦。”太后清冷的声音仿佛来自深渊,令人感到浑身颤抖。

    “是!”

    王嬷嬷领着两名宫女,手里端着这羹汤,一路离开寿宁殿,前往地牢的方向走去。

    夜已经深了,宫中的灯笼挂了起来,而王嬷嬷专门领着奴才走了人少灯少的一条路,一直快到地牢门口的时候,她才终于松了口气,继而冷声道,“去,让狱卒将门打开。”

    “是。”

    王嬷嬷和宫女在老门口等着,宫女手中端着那一罐汤。

    “喵!”而正在这时候,突然间,传来一个凄厉的猫叫声,王嬷嬷还来不及回头,便见一团黑影猛地朝这边飞扑了过来。“啊!”宫女尖叫一声,连忙闪避,但是,那罐子被这猫生生扑倒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