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下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锦然一脸无辜,道,“太后,锦然,锦然真的不知道凤尾花和白猫的事,锦然是被冤枉的。”“哼。”太后冷哼,一脸冰冷,道,“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枉费哀家对你疼爱有加,你为了陷害连似月,竟然连哀家也敢利用,还仗着哀家威望,去震慑宫里的公主和美人们,你不过是那微不足道的谢家

    二女儿,竟敢如此作威作福!”

    原来,谢锦然被赶出宫之后,那十三公主凤瑭瑶突然上门哭诉,说她曾多次求见太后,均被谢锦然打发了回去,看不起她那失宠的公主,凤瑭瑶还因为受到羞辱,病了几天几夜。

    自然,这也是连似月的计划之一。

    她找到自己的姑姑连淑妃,让她教凤瑭瑶趁着谢锦然失宠之际,去太后面前一番哭诉,连淑妃觉得这是一个让凤瑭瑶重新露脸的机会,便让她去了。结果,谢锦然的“恶行”经过凤瑭瑶的一哭诉,太后又从宁雪的住处搜到了不少谢锦然馈赠的物件,然后还查到当初宁雪做的那套衣裳襟口原本被剪坏了。但是,谢锦然没有将此事禀报,而是私下教宁雪方

    法,将衣裳襟口补好了。

    还有几个美人也来说,曾经来拜访过太后,一一被谢锦然退了回去。

    这些事若放在谢锦然得宠的时候,自然算不上什么大事,太后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放在此时此刻,太后便觉得每一件事都是谢锦然的阴谋和算计,无论她如何辩解,她不会听信她了。

    “背后告知你这些秘密的人,是不是你的祖父?”太后冷声问道。

    她死来想去,谢锦然的祖父比她年事高,曾经刘妃出宫的时候,好像因为避雨有谢家有过接触。

    其实,这些事情年代久远,她也记不太清楚了,甚至不太记得到底避雨的人家是不是谢家。

    但是,因为和谢锦然做的事一联系起来,就越发觉得事了,再问身边的嬷嬷,也有一个嬷嬷说有此事。

    自然,太后已经对谢锦然行下此事深信不疑了。

    这便是连似月常说的,一个计谋要成功,必须天时地利人和。她在谋划计谋之时,向来会从这三个方面考虑。

    “不是,不是!”谢锦然辩解着,“我祖父一辈子胆小,为人谨慎,断不敢让锦然做这些会惹怒太后的事啊。”

    “可你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惹怒哀家,而是为了利用哀家对付你的眼中钉。”太后冷声道。

    “太后!”“你不要再说了!来人!”太后命令道,“废除谢家二小姐谢锦然与八殿下的婚约,其次宁州赈灾之事哀家也和皇上商量过了,再派张迎之前去,你父亲辅佐即可,另外,哀家原本打算封你为县主,此事也一

    并作罢!你在牢中反响半个月后,再回谢家,往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哀家的面前!”

    太后说完,猛地起身起身,离开了这里。

    谢锦然听到太后这一番话,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处于麻木的状态。

    虽然早料到没有好下场了,却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还有她最最重视的婚约,眼泪大颗大颗滑落。

    “太后,太后娘娘!”谢锦然眼见狱卒走远,她紧紧抓着牢房门,大声地喊着,“冤枉啊,太后娘娘!”

    “……”但是没有人会听她的呼喊,来到这里的人,便是失去了未来的人,皇子公主倒还好,但这家中无势的一个小姐,谁又会在乎呢?

    谢锦然双膝一软,倒在了地上,她拳头紧紧,紧紧握着地上的干草,那干草发出阵阵恶臭来。“连似月!”她狠狠地喊着这个名字,“我原本以为我学到了你的为人处世,却没想到,连皮毛都没有学到,你太狠了,我远没有你的手段这般狠辣!你真的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对手啊,我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

    她一把抓起地上的石头,用力地在墙壁上划着连似月三个字!

    恒亲王府。

    连似月正坐在冷眉的床前,冷眉尚在昏迷之中。

    皇后娘娘派人送来了承君挽君的东西,来人靠在她耳边说了谢锦然现在的遭遇。

    “奴婢还听说,那谢锦然在牢里曾通骂过王妃呢。”来人说道。

    “呵呵……”连似月唇角微微扬起,令人感到一丝彻骨的冷意,“自作自受,即便是死,也是死有余辜。”

    “咳咳……”床上的冷眉发出两声轻微的咳嗽来。

    连似月一看,顿时面露惊喜,“冷眉,你醒了!”

    门外的夜风刚好端着药进来,一听到连似月这个声音,顿时风一样的冲进来,看到连似月,又狠狠克制着自己,停下了脚步,“王妃。”

    “不用顾忌我。”连似月理解夜风心中的感情,便道。

    “是,王妃!”夜风走了过去,看着睁开眼睛,却苍白如纸,额头上冒出汗液来的人,他心里头一阵抽痛。

    “大师兄,我疼。”冷眉唇角露出一个凄楚的笑。

    这么一病,她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似的。

    “我知道,我知道,来,我来喂你喝药,药喝下去就不疼了。”夜风连忙小心翼翼地将她搀扶起来,让她躺在怀中,给她把药喂了下去。

    连似月走了出去,恰巧碰到董慎在院中深思,她走了过去。

    董慎见了她,忙躬身道,“王妃。”

    “神医想到什么了吗?”连似月问道。

    董慎听了,躬身,道,“惭愧,惭愧,卑职实在当不上这两个字,十一殿下的复明药尚未研制成功,冷眉的心病药也总是缺了关键的一部。”

    “十一殿下的眼睛的长期的事,你自然会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本王妃相信你,你会成功的。而冷眉的药,你说……缺了关键的,是指什么?”

    董慎解释了一番。

    连似月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道,“本王妃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夜风和冷眉经常说起他们的师父,那师父仿佛是世外高人一般。”“夜风大人和冷眉都这么厉害,那师父想来也不是一般人!”董慎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