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宁雪反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太后没想到,连似月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皇后娘娘驾到!冯德妃到!连淑妃到!”与此同时殿外传来太监通报的声音。太后一愣,原本,她也无意将此事声张,毕竟事关刘妃当年的死,所以,才关上宫门私下审问连似月,却没想到,不但云峥到了,现在连皇后和几位皇妃也都到了。如今,此事再继续深挖,将刘妃当年的

    事挖出来的话,她在后宫的地位也会受到威胁的。

    她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道,“让她们进来。”

    “是。”

    而连似月的眼底却浅浅流露出一抹笑意,母后的时间掌握地真好,来的及时极了。

    一会后,在皇后的带领下,冯德妃,连淑妃,以及欣嫔,李妃等人一块走了进来,见到眼前景象,均微微愣了愣。

    皇后先行跪下,其余人也跪了下来,道,“臣妾等拜见太后娘娘。”

    太后摆出那威严的架势,抬了抬手,道,“起来吧。”她用帕子挡住了脸上被抓伤的血痕,说道。

    几个嬷嬷连忙抬了个屏风出来,将太后隔在了后面,她这才将帕子放了下来。

    “是。”众人起身。

    皇后看了看凤云峥连似月夫妇俩,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宁雪,以及伤痕累累的冷眉,又看了看太后,低下头道,“母后,这发生什么事了?”“你来的正好。”太后冷声,道,“哀家年轻的时候,有个异域的女子,偶然间得了先帝的宠爱,有一日,那女子给哀家送了一株凤尾花,哀家看那凤尾花可真漂亮啊,便命人将它搬进哀家的寝殿内,日日看着,还常常走到花钱闻这花香。过一阵子,哀家突然滑胎,那时候哀家腹中的苦肉已经三个多月了,哀家当时伤心透顶,叫人将寝殿内所有颜色鲜艳的器具都搬走,结果,在这凤尾花中发现了麝香!原来

    ,那女子是想害哀家失去孩子,所以用了这种阴招。可是,哀家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哀家的孩儿已经没了。

    这往后,哀家再不愿见到任何与凤尾花有关的东西,只要一见到,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哀家便心痛如绞,事后必大病一场。”

    连似月听了太后这番不愿见凤尾花的解释,不由地看了凤云峥一眼,两人眼底都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地笑意。

    不愧是一直陈年老狐狸,轻轻松松就将自己当年的罪过算到了那所谓异域女子的头上。

    如果不是当年凤千越有那搜集人隐私再加以利用的小癖好,从而找到了太后的这桩往事的秘密,连似月都要信了她今日这番话了。

    “不曾想母后年轻时,还有过这等委屈的经历,母后,您受苦了。”皇后娘娘说道。

    “是啊,母后,那异域女子您可让先帝砍了她的头了?这种歹毒之人,可不能留在世上。”冯德妃也说道。

    “老天有眼,那女子后来生了一场大病,死在冷宫了。”太后拽着手中帕子,说道。

    “这结果真是大快人心!母后,您不要再为此伤怀了,小心伤了身子啊。”连淑妃说道。

    “可恨的是!”太后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有的人不知怎么知道了哀家这段往事,竟然故意用凤尾花来,害哀家想起痛苦往事,让哀家承受思念之痛。”

    “谁这么大胆子,竟做出这种事来,母后,一定不能饶了她!”欣嫔怒气冲冲道。

    “……”太后缓缓抬起头来,手指着连似月的方向,说道,“内务府的宫女说是她!是恒亲王妃。”

    “什么……”众人皆大惊。

    宁雪跪在地上,连忙低下头去。

    “皇祖母明察,这样久远的往事,连母后,德妃娘娘等人都不知情,似月又怎么会知道?定是这宫女故意诬陷的!”凤云峥护着连似月,说道。

    皇后娘娘上前几步,走到宁雪的面前,眼神犀利,问道,“是你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宁雪似乎很害怕,不敢看皇后娘娘的眼神,战战兢兢地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胡说!”连似月立刻斥责道,“本王妃从未指使你做这种事,本王妃也不知道凤尾花对于太后娘娘说是个禁忌!”

    她上前两步,将宁雪从地上抓了起来,转了个方向,让自己背对着太后和众位娘娘的方面,面对着宁雪,眼睛顿了顿,用口型说了句话。“哦,哦是,是这样的。”宁雪一边看着连似月的嘴巴,一边结结巴巴说道,“恒亲王妃说,说她知道太后娘娘因为当年被人害的失去孩子的故事,所以,所以知道太后娘娘不愿看到凤尾花,就故意让奴婢,

    让奴婢把凤尾花给了谢家二小姐,这样,这样就能栽赃二小姐,让太后娘娘厌恶二小姐了。”“你说什么?”太后听了宁雪这个回答,顿时一愣,这是她临时编纂出来的故事,连似月怎么可能提前知道?这个宁雪现在居然这么说,这么说来,宁雪说连似月指使的,目的只为陷害谢锦然,就是个假话

    啊!

    连似月眼底闪过一抹哂笑。

    嘴里却故作着急地喊冤,一把将宁雪推开,道,“你,你含血喷人,本王妃何曾教你这样说过!”

    “王妃,王妃确实让奴婢这么做过。”宁雪说道。

    “住嘴!”太后突然怒吼一声,“满口胡言的狗奴才,到底是谁教你这么做的?竟然还冤枉恒亲王妃!”

    太后这一声怒吼,凤云峥自然知道其中原因,而皇后等人却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太后怎么突然又帮着恒亲王妃了?

    “快说,太后娘娘问你话,你还犹豫什么?”凤云峥适时问道。“是,是……”宁雪突然爬到屏风的前面,痛哭着,说道,“太后娘娘饶命啊,奴婢,奴婢说谎了,奴婢冤枉了恒亲王妃,她什么都没有指使过奴婢,是,是谢家二小姐,她临走的时候这么指使奴婢的,除了

    凤尾花,她,她其实还让奴婢说,王妃娘娘还送给她一只白猫,让她抱着白猫去见太后娘娘。

    奴婢没见到过白猫,刚才才没敢说猫的事,怕说漏了嘴。她还说,她说要是奴婢不按照她说的做,就将奴婢曾经弄坏了太后娘娘衣裳的事说出来,让奴婢受罚,奴婢……”

    宁雪说完,暗中偷偷看了连似月一眼。

    这是恒亲王妃吩咐的,她说,无论谁来找她,问起凤尾花的事,就如实告诉那个人,这是恒亲王妃的计谋,然后再去太后面前告她恒亲王妃的状。

    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她再反告是受了那人的指使,故意诬陷恒亲王妃的。

    宁雪本来还以为来找她告发王妃的人会是谢姐二小姐,万万没有想到是八殿下。宁雪没有胆子在太后面前说八殿下,所以就一口咬住了当事人二小姐,这样既能让太后相信,又不至于伤害到了八殿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