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回不去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看了眼宁雪,说道,“回太后。此乃内务府宫女,前两日她毁坏了母后赏赐的云锦,似月打了她板子,以示惩戒。”

    “只是打打板子而已吗?”太后问道,脸色阴沉。

    “是。”连似月回答道。

    “但是,这个奴才却说,你给了她一个凤尾花领子,让她务必让谢锦然戴在身上,你为什么偏要给她这凤尾花领子?连似月,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太后急于知道,连似月是不是知道她排斥凤尾花的原因,知道刘妃当年的事。如果连似月知道刘妃当年死去的真相,无论如何,不能再留着她了。“太后娘娘,并无此事,似月从来没有给过这个宫女任何东西,也无任何私交,什么凤尾花梅花菊花,似月通通都不知道,似月整日忙着照顾孩子,不知道她这样污蔑有何目的。”连似月说道,显得很镇定

    。

    “王妃娘娘,您怎么能说不知道呢,明明是您让奴婢这么做的,还说只要奴婢成功了,便会提拔奴婢。”宁雪连忙说道。连似月眼底一沉,一抹厉色,道,“你这奴才,本王妃何曾与你私相授受过,我倒是倒是听说,你与谢家二小姐谢锦然历来走的很近,你还曾宣称,谢二小姐十分照顾你,因为谢家二小姐的缘故,你还成了

    内务府的第一红人,连内务府的头领姑姑都要看你的脸色,这话内务府许多人都听到你了。”

    “那,那只是奴婢一时说着玩的。”宁雪连忙说道。

    “不,不是的,太后娘娘,这,这凤尾花领子真的是王妃娘娘给奴婢的,也是她无论如何要奴婢给二小姐的,王妃娘娘她,她撒谎。”宁雪连忙说道。

    “满口胡言!”连似月怒视宁雪,“我与谢家二小姐并不熟悉,无缘无故送她东西做什么?”

    “太后娘娘,奴婢不敢说假话,请您相信奴婢,奴婢没有说假话。”宁雪向太后连连磕头。

    而太后的目光紧紧看着连似月,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说真话了。”

    连似月脸上露出诧异的目光来,道,“太后娘娘,您是相信这奴婢的满口谎言,不相信似月所说吗?”

    “来人!将她绑起来,听到没有!”突然,太后并不听连似月,猛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

    这个奴才不管她做了什么,她大可以寻个由头处死,但是,要除掉连似月却要谨慎些。

    “是!”几个太监和宫女上前,不由分说,一把将连似月的手绑了起来,手上的绳子锁的很紧,在她的手腕上勒出了一道红色的痕,顿时一阵疼痛传来。

    连似月皱了皱眉。

    “说!”太后厉声道,“为何要将凤尾花领子给这奴才!”

    连似月抬起头,不卑不亢,道,“太后娘娘,似月并没有做过此事,叫似月如何承认?”

    “哀家看在承君和挽君的份上,只要你说出实话,你为何偏偏要给这凤尾花领子,哀家可以饶你,且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太后冷冷地说道。

    她坐上太后的宝座,也手刃过不少人,一路踏着鲜血上来的,如若这件事和连似月没有关系,这奴才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提到她,所以,她不会信这连似月这一番话。

    比起这奴才,她更在意的人是连似月道。

    “似月没有做的事情,决计不会承认,还请太后娘娘明鉴。”连似月仍旧不卑不坑,道。

    “既然不肯承认,那边拿出你的决心来,让哀家看看。”太后话锋一转,道,“来人,上茶。”

    “是!太后。”文嬷嬷将烧着滚烫热水的炉子拎了起来,往那被子里倒上满满一杯水,小心翼翼端起来,送到连似月绑着的手上,道,“王妃,这是太后娘娘的赏赐,您端着吧。”

    连似月看了这满满的一杯滚烫的水一眼,她明白太后的意思了,这是要让她端着这杯热水呀。

    “若你端着这杯水,一动不动地站上一个时辰,哀家便信了你的话,若你坚持不下来,则说明,你在欺骗哀家,哀家决不轻饶。”太后说道。

    “呵呵……”连似月唇角溢出一丝笑意,一双澄澈明媚的眼睛看向太后,道,“太后娘娘不怕屈打成招么?您是这后宫最令人敬仰的人。”

    太后的眼神微闪,但马上悠悠地道,“再说下去,茶都要凉了。”

    话音落,文嬷嬷将手中杯子往连似月手中一放,道,“王妃,太后娘娘的命令呢,您端着吧!”

    *

    冬熙宫。

    昔日贤妃娘娘住的地方,如今已经成了一片冷宫。

    萧瑟破败,四处是厚厚的灰尘,丝毫不见当年的繁华景象。

    不止此处,他外祖徐家如今也枝叶凋零,所剩无几了。

    这是他在追逐皇位的基础上,所付出的代价。

    这时候,印淮匆匆走了过来,道,“殿下,文嬷嬷派了人过来。”

    “进来。”凤烨沉声道。

    一会后,一个老嬷嬷走了进来,附在凤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匆匆离去了。

    凤烨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刚刚那人是文嬷嬷派来的,说她已经被皇祖母传召进了寿宁殿。

    他握着手中的一块玉石,目光望着前方,手心的汗缓缓流了出来,浸透了这玉石。

    他十分了解皇祖母的做派,平日里是个慈眉善目的皇祖母,但是,关键时刻,却是个好不手软的太后!

    似月既然以凤尾花领子做棋子,一天之内便让谢锦然从宫里赶了出来,那这凤尾花必是她十分忌讳的。

    现在,那宫女提了是连似月的计谋,无论如何,太后会严加审问。

    这样,他便打破了她的计划了。

    他脸上露出一抹凄清的笑意,道,“一次,哪怕一次,你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这边,我也不忍至此。”

    笑着,双眼却缓缓流下两行清泪,袖中的拳头紧紧握着,那光照在他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嗜血的煞气。“我知道,当我的脚踏进内务府的那一刻,我们便永远都回不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