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假装无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此刻,正阳门外,明安王府的马车停在门口,前面的正门处,数名太监正在等着,今日十一殿下进宫,乃是皇上的旨意。

    张檄从马车上跳下来,恭敬地站在马车旁边,道,“殿下,正阳门到了。”

    “嗯。”片刻后,马车帘子掀开,一袭锦蓝色衣袍的男子出现在马车前,那张眉目如画的脸,越发的俊逸,浑身散发着勃勃的英姿,一个活脱脱的美男子,令人移不开视线。

    因为所有宫外的马车一律不得进入皇宫,所以,剩下一段路都要坐宫中的轿撵或者走进去。

    “奴才参见殿下。”众太监走了过来,跪在地上,道。

    只是,他下马车的时候,手往空中摸索了几下,然后抓紧了四九的手,才顺利从马车上走了才来,但是,脚步还是踉跄了一下,不够稳健。

    众太监才发现,今日的十一殿下和平日有些不同,好像看不清前面的东西似的,那双眼睛的颜色似乎有些变化,但是也没有人敢做过多的猜测。

    张檄走到一个太监的面前,说道,“十一殿下昨日偶感风寒,今日身体不适,烦请公公准备一个轿撵,殿下要坐轿撵进宫面圣。”

    “是,殿下请稍后。”太监道。

    不一会,轿撵抬了过来,凤诀上了轿撵,坐在轿撵上,被一路抬进了宫里面。

    虽然已经看不见,但是病不损凤诀的俊逸之姿态。

    今日阳光甚好,落在他身上,泄下一道淡淡的光晕,包裹着他的权势。

    一些身旁经过的宫女都不禁多看了他几眼,脸也红了起来。

    凤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用耳朵感受着身边的每一个声音,辨认着每一个声音的出处,他失明看不见了,那么必定要锻炼出超越常人的听力。

    他没有眼睛,那就要靠耳朵活着。

    就算没有眼睛,他也要做一个不需要倚靠任何人的凤诀!

    从正阳门,一直到荣元殿,经过了一道长长的距离。

    以往,并没有觉得这段路太遥远,但是近日,他眼底什么都看不到,便觉得这段路格外的漫长,行走了许久,才到了荣元殿外。

    到了之后,轿撵放下,四九连忙上前,搀扶住了他的手,小声道,“殿下,到了,前面是冯公公和姜统领等人。”

    凤诀微微点了点头,眼睛看着前方,露出像往日一样的表情来,就好像看着面前的人一样,道,“凤诀奉命前来拜见父皇。”

    冯德贵上前,道,“殿下请稍等,太医正在给皇上把脉,还需片刻。”

    “父皇的身体要紧,本王在此慢慢等候,不打紧的。”凤诀说道。

    他鼻子闻了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香,他脑海中突然想起荣元殿前有一株罕见的双色杜鹃花,五年才开一次花,而且香味独特。

    他道,“这双色杜鹃花,开的真艳。”

    梁德贵看了这双色杜鹃一眼,道,“是啊,殿下这花儿才开一朵呢,就已经有这香气了,而且距离上次开花已经有五年之久了,今日将花端进去给皇上看了一眼,皇上还说,此乃吉兆,定有好事发生。”

    “……”凤诀愣了愣,原来只开一朵啊,好在他没有说的太多,否则露陷了。

    原本,他想着失明的消息公布于众也没什么,反而那那些人断了对他的念想,不用再将他当做敌人,他也可以好好地过过安稳日子。

    但是,九王兄和姐姐后来拍了夜风过来说,先不要让人知道他已经失明的事,他便明白,定是有什么计划,所以,没都说什么,今日在来宫里之前,已经在王府联系过几次单独行走了。

    而且,为了掩饰,在进宫的时候就谎称偶感风寒,身子不适,关键时刻拿来挡一挡。

    “殿下,皇上让人进去。”

    又静静地站了一会后,周成帝终于传凤诀觐见。

    凤诀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踉跄了一下,手捂住头,脸上露出一抹难过的神情来。

    冯德贵见状连忙上前,下意识地搀扶住了凤诀,道,“殿下,小心。”

    “本王偶感风寒,今日一早便觉得头昏眼花,方才也许在这站的久了,此刻竟然觉得眼前一黑,腿脚虚软。”凤诀说道。

    冯德贵紧张地道,“殿下,奴才先扶您进去。”

    “嗯。”凤诀点了点头,脸上悄悄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

    在冯德贵的搀扶下进了荣元殿内,一进入殿内依旧是一股子药材的味道。

    数名太监正一一从殿内退了出来,见到十一殿下纷纷跪地,向他请安。

    走进殿内后,冯德贵一直搀扶着连诀走到中央,然后才退了下去。

    凤诀跪地,道,“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咳咳……”帷帐后面,传来周成帝几声熟悉的咳嗽声,凤诀听着心里头微微颤抖了一下。

    虽然,这个男子已经生病,但是身为帝王,身为他的父皇,他的一言一行仍旧深深地影响着他。

    “父皇,您的身子好些了么?”凤诀问道。

    “诀儿来了,朕这两日感觉心口比以往舒畅许多了。”周成帝说着,又咳嗽了两声。

    “如此,儿臣便放心多了。”凤诀道。

    “那日承君挽君满月宴发生的事情,朕后来都听说了,只是那日朕身子不适,没有过问此事。诀儿,父皇相信你,绝不会对自己的侄儿侄女下手的。”周称帝命嬷嬷掀开面前的帷帐,说道。

    “儿臣多谢父皇信任。”凤诀感觉到周称帝正在看着他,便借机微微低下头,道。

    “咳咳……”周称帝眉头紧皱,道,“朕现在身子不好,这朝中涌动的气味啊,都传到荣元殿了。”

    *

    “现在何处了?”寿宁殿,谢锦然正在花园里替太后修剪花枝,音儿匆匆走来和她说,十一殿下进宫了。

    “那时候已经进了正阳门了,直接往荣元殿面见皇上了。”

    谢锦然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四处看了看,小声问道,“可见什么异常没有?”音儿道,“远远地看了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