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等那一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只咬我的毒蝎子,便是藏在这个披风里面。”凤诀说道,脸色平静,没什么波澜,似乎是在等着凤云峥和姐姐两人来判断。

    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拿着这披风,面面相觑。“这披风是皇后娘娘选了料子,然后交由内务府为我缝制的,那日我从大牢中出来,内务府的丫鬟便送了来,我当场穿上回了王府,那时候姐姐还问我脖子上的咬痕从哪儿来?原来已经被蝎子咬了,第二日

    ,我又穿着去找你们,和令月儿说话的时候,又被咬了,我将披风撕开后,里面爬出了一只蝎子。”

    凤诀说着的时候,四九已经将那只死蝎子拿了出来。

    连似月一看,心里头也感到一阵冰冷,手巴掌大的鞋子,模样十分恐怖,

    “母后绝不会这么做。”凤云峥看着这蝎子,立即就否认了是皇后娘娘所谓,。

    “我已经前去调查了蝎子的来历。”凤诀将农户李大勇的话,说给了他们两个人听。

    “李嬷嬷最近出过宫呢?”连似月道。

    “出过。”凤云峥说道,“当时母后派她出门过一趟,我是在正阳街上遇到她的,她当时坐在马车上,见到我还很惊讶。”

    “我在调查了李大勇之后,又让张檄前去内务府找苏安了解情况,专门调查了当时给我将披风送过来的两个宫女。”凤诀继续说道,“其中一名叫做宁雪的宫女,引起了我的注意。”

    “宁雪引起你的主意?为什么?”凤云峥问道。

    “这宁雪原本是内务府一个普通的宫女,但是最近开始和寿宁殿走得近,因此还成为了内服务的红人,连苏安也要看她的面子了。”凤诀说道。

    “和寿宁宫走的近?”连似月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云峥,你还记得吗?那天我们从寿宁宫出来的时候,远远看到有个宫女急急忙忙地,要来寿宁宫找什么似的,看她的穿着,她应该就是内务府的。”

    “我想起来了,那人神色匆匆,额头上还有汗液,看起来是犯了什么事,来求助的。”凤云峥也想起了那个人。

    “一个内务府的人,跑到寿宁宫来求助,她求谁?”连似月微微眯起眼睛,在自我的追问中,一些脉络也似乎清晰了起来。

    “我眼睛失明,现在行动不便,此事虽有许多疑点,但不能亲自调查,所以,让四九把你们请力气,把这些事告诉你们,请你们替我去查。”凤诀说道。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况且此事还牵涉了长春宫,若不查个清清楚楚,你心中也会有嫌隙。我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我母后来行此等恶毒之事。”凤云峥说道。

    “九王兄,我……我确实怀疑了皇后娘娘。”凤诀感到不安,但仍旧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坦坦荡荡地说出来。

    “诀儿,你放我,我没有怪你,这是人之常情,换做是我,也会第一个怀疑送披风的人,尤其李大勇还证实了李嬷嬷这个人可能存在。”凤云峥说道。

    凤诀听他这么说,心里的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连似月思索了片刻,说道,“那就从宫女宁雪的身上下手吧,先看看这个宁雪是不是那日匆匆来了寿宁宫的那个。”

    她心里静静已经有了想法。

    “诀儿,我听说梁德贵来府里传了皇上的意思,让你明日进宫,你……准备好了吗?”连似月问道。

    凤诀一出王府,一进宫,那么他眼睛失明的事,便会成为人人皆知的事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凤诀握着椅背,目光虽空洞,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坚定。

    “以后,让董慎长居明安王府,为诀儿研制复明的药吧,诀儿,你不要灰心,相信有一天,你会重见光明的。”凤云峥说道。

    “多谢王兄。”凤诀唇角流露出浅淡的笑意。

    看着他笑,连似月心里头却越发地感到难过,他现在笑着,想必,得知自己失明的时候,那最难熬的时候,他已经一个人默默地熬过去了吧。

    所以现在,给他们展示的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凤诀。

    “诀儿,董慎医术高明,总会想到办法的。”连似月走到他的面前,替她理了理衣袍,说道。

    “当眼睛刚刚看不见的那个时候,特别特别想要重见光明,拼命地睁着眼睛,拼命用手去揉,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下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抱着这样强烈的想法,抱着命运为何对我不公的想法,倒在地上,让雨淋着,睡过去,又醒过来,醒来的时候迟迟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很期待睁开眼睛后,一切都是个梦,原来我还看得见。

    这样折磨着自己,折磨着,折磨着,好像突然就豁然开朗了。

    还好,那毒蝎子没有要去我的命,它只是要了我一双眼睛,我还活着,想着想着,就慢慢想通了。”

    看他淡淡地说着自己这两天的心路历程,听着他并不激动的声音。

    连似月眼底充满了心疼和不舍,说道,“诀儿,好好休养,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再去山上打桑葚,去书院打枣子,桑葚的黄色的,枣子是青色的,你要记住了。”

    ‘桑葚是黄色的,枣子是青色的,姐姐,我会一直记住的。’凤诀扬起下巴,说道。

    “我们走了,你好好歇息,有任何问题,我会命人过来和你通报,你若有新的发现让张檄和四九来找我们。”凤云峥伸手,拍了怕凤诀的肩膀,说道。

    “嗯。”凤诀点头。

    凤云峥和连似月一块离去,“等等!”凤诀突然喊住了他们。

    “怎么了?诀儿?”连似月问道。

    “我眼睛失明的事,先不要告诉十一。”凤诀说道。

    “好,你放心吧,她现在宁德山庄,我们不会告诉她的。”连似月说道。

    “也许,她回来的时候,我眼睛已经好了。”凤诀浅浅笑道。凤云峥和连似月转身,离开了他的屋子,也一路离开了明安王府,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