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遥想前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下,王妃,明安王府四九在外求见。”这时候,外头的宫女走了过来,说道。

    “四九?诀儿怎么不自己来?”连似月露出一点疑惑。

    “去让他进来!”凤云峥道。

    过了好一会,四九躬身走了进来,见到凤云峥和连似月,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四九,你哭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连似月见状,心头一紧,问道。

    “九殿下,王妃,救救我家殿下吧,我家殿下他……他实在太可怜了。”四九抬起头来,泪流满面。

    “别哭,什么事,说清楚!”凤云峥预感发生了什么大事,便紧声问道。

    “是这样的……”四九一边哭着,一边将凤诀眼睛失明的事情说给了凤云峥和连似月听。

    “什么……”连似月猛地站了起来,“不过两三天的事,怎么会……”

    “殿下,王妃,求求你们了,去看看我家殿下吧。”四九摸着眼泪说道。

    凤云峥眼底闪过一抹沉思,道,“我们即可就去,但此时先不要声张,容我们去看看再说。”

    连似月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两人与皇后说了一声之后,便拿着令牌匆匆地离宫了。

    一路上,连似月一言不发,眼神沉静,心却不由地扑通扑通地跳着。

    到了明安王府,马车还未停稳,凤云峥便从飞身下来,连似月拽着他的胳膊,快步走了下来,跨进仿佛的时候,她脚下还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

    “殿下因为眼睛不便,这两天都没有出门,一直在房中附近,请跟奴才来。”四九心头发慌,步履匆匆,跟着领着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到了凤诀居住的院子里。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连似月猛地停下了脚步,眼底流露出震惊的光芒,而凤云峥也心头猛地一颤:

    只见,前方的位置,凤诀正手扶着门,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他看不见,所以双手身在前面摸索着,那双原本如星河般璀璨的眼睛,像是星辰陨落的黑暗,空洞无光。

    他走的很难,不时地碰到门,脸上偶尔露出一抹懊恼的表情,但是却始终没有放弃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连似月的眼泪在那一瞬间便倏地落了下来,她用手紧紧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她的诀儿,竟变成了这样。

    当凤诀这样无措地伸手摸索着,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走着的时候,她脑海中清清楚楚地浮现出前一世,她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弟弟的情形来。

    那时候,她已经在牲口棚里被折磨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近乎奄奄一息了。

    就在她要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模模糊糊中,远远的,她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人但是又不像人似的,缓缓地朝她身边爬了过来,他面目全非,只剩一双明澈的眼睛。

    他的身后,留下了两行血迹,原来他爬了太长的路程,那没了脚掌的两条腿磨出了血,但是他继续爬着,最后终于爬到了连似月的身边。

    望着面前的废人,他张嘴,颤抖着,费了很大很大的劲,终于轻吐出模糊的一个“姐……”字。

    那只剩几根手指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落在她的脸上,两行血红血红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后,他的头一歪,倒在连似月的身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这是凤诀,前一世的凤诀,下场如此凄惨。

    而现在,他的眼睛……

    凤云峥看到眼前的情形,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脸上闪过一抹心疼。

    “哐啷!”正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发出。

    凤诀不消息撞到了门口的花盆上,只见那花盆碎了,他的身体一个不稳,也摔倒在了地上。

    连似月再也忍不住,她快步走了过去,强忍着哭泣,伸手将凤诀用力地从地上搀扶起来。

    凤诀什么都看不到,他伸出手来,问道,“谁?你不是四九,你是谁?”

    连似月终于小声哭出了声音。

    凤诀心头一颤,他的手摸索着来到连似月的脸上,伸手便摸到她被泪水打湿的脸颊。

    “姐姐?你来了?”

    “诀儿,是,我来了。”连似月颤抖着伸出手,捧着他的脸颊,摸索着他受了一圈的脸颊,望着他那无神的双眼,忍不住再次落下来眼泪,“诀儿……”

    凤诀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姐姐,我看不到,所以,没马上认出你来。”

    连似月用力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看到了,诀儿。”

    “姐姐,你别哭啊,事已至此,我一开始也不能结婚,觉得天都塌了,但是经过两天,我已经慢慢开始适应了。”凤诀听到连似月哭,心里觉得十分酸楚,但是,仍旧安慰着她。

    这个时候,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姐姐来的人,他心里好像就安定了一些。

    凤云峥走了过来,弯腰,将连诀扶了起来,说道,“我扶你回屋子里面去。”

    “好,九王兄。”在凤云峥的搀扶下,凤诀转过身往屋子里面走去。

    连似月站在原处,看到那太阳照射在他的背影上,她心里头顿时一阵凄凉:

    老天爷,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你都不肯善待诀儿吗?

    连似月站了一会,眼见凤云峥和凤诀已经进了屋子,她摸了一把眼泪,快步地走了进去。

    凤诀在椅子上坐好。

    凤云峥和连似月坐在他的对面。

    “那天你们来我府里,我还好好的,没想到,今天就看不到你们了。”凤诀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涩笑意,说道。

    “诀儿,四九只说你被蝎子咬伤中了毒,这蝎子从何而来?”连似月问道。

    “这两日,我之所以没有让人通知你们,其实是因为我一直在调查,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一些眉目了。”凤诀说道,“四九,你将披风拿来。”

    “是,殿下,披风在这了。”四九将那披风拿了出来,说道。连似月见了这披风,一愣,看向凤云峥,道,“这是母后送给诀儿的披风,那一日我还看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