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哭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九摸了把眼泪,说道,“可能奴才骨子里是个女人吧。”

    “噗嗤!”凤诀被他气笑了,道,“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添乱了。”

    “若我是女子,我就要想方设法成为殿下的通房丫头。”四九见凤诀笑了,又故意这么说道。

    凤诀脸上的笑意微微绽放着,伸手去摸四九的头,四九连忙将头送了过来。

    “我知道,我突然变成这样,你很心疼,你跟在我身边多年,早已经超越了主仆情分,你不忍心我这样,便忍不住伤感,又想哄我开心,为难你了。

    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是谁?我是凤诀啊,不会这么轻易被打败的!即便,我一辈子都看不到,我也会用我的方式活下去,况且,就像你说的,失忆的人能恢复记忆,那失明的人也有可能恢复光明的。”

    凤诀这样和四九说道,但实际上也是和自己说的这么一番话。

    “奴才知道了,殿下,以后,奴才不会再掉眼泪了,奴才每天都笑眯眯的。”四九说道。

    “嗯。”

    凤诀点头。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餐饭。

    凤诀想做点什么事,但是一伸手,却突然觉得什么都做不了。

    看书,练剑,习字,通通都不行,就连出去院子里走一走,也需要四九的搀扶。

    他便索性坐在书桌后面,手里不时抚摸着腰间的香包,然后等着张檄回来禀报。

    一直到了下午,张檄才终于回来了,他单膝跪在凤诀的面前,道,“殿下,卑职回来了。”

    “如何?”凤诀紧声问道。“卑职已经暗中调查过了,当初,是皇后娘娘亲自挑选了布料和花样子送到内务府的,让内务府的宫女宁雪和香函两人负责缝制这个披风,宁雪和香函积极式将披风送到牢房门口,殿下的那两个宫女。”张

    檄说道。

    “这两人原先是谁的人,现在是谁的人?”凤诀想了想,问道。

    “据末将找了内务府的苏安姑姑调查,宁雪和香函两个人原先都是内务府直接招的,一直在苏安姑姑的手下做事,没有单独为任何人服务过。

    至于现在,宁雪则经常负责太后寝殿的事,听说,是太后那边的人指定要她的,所以,宁雪现在算得上的内务府的红人了,连苏安姑姑也会给她几分薄面。”张檄将调查到的情况一一上报,说道。

    “内务府的红人?她去内务府多久了?”凤诀觉得有些蹊跷,继续问道。

    “有五个年头了。”张檄回答道。

    “五年?却偏偏在最近才开始负责太后寝殿的事,此事不简单。”凤诀几乎是立刻就下了判断。

    “那殿下,现在应该怎么做?”张檄问道。

    “现在,可以去告诉九王兄和姐姐我现在的情况了。”凤诀说道。

    “九殿下和王妃现在在宫里,听说是皇后娘娘不舍小郡王和小郡主,要留着多住几日。”张檄说道。

    “如此的话,明日再进宫吧,今日天色也已经晚了。”凤诀说道。

    张檄回头看了眼外面,仍旧还是通透的白天,他躬身,道,“是,殿下,天色已完,卑职明日再通知九殿下和王妃。”

    “嗯,你下去吧。”凤诀点头道。

    此事,比他想象中的恐怕要复杂一些,他已经想好了。

    即便和皇后娘娘有关系,也要将此事告知九王兄和姐姐了,以免措施了调查真相的机会。

    “殿下,倘若查出来,还是和皇后娘娘有关,殿下要怎么办?”四九有些担心自家殿下又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于是先问道。

    “如果和皇后娘娘有关,反正我的眼睛也瞎了,我便向父皇请求,撤去我的爵位,让我过我的小日子,至于皇后娘娘,就交给姐姐和九王兄来处理吧。”凤诀就这件事想了一天一夜,终于决定用这方式。

    “……”殿下选择的还是自己吃亏的方式,四九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嘴里道,“是,奴才会谨记殿下的任何决定的。”“好了,你不要抱怨了,有得必有失,那日贾大夫说的对,老天爷只是用我的眼睛换回我一条命而已,一般的人中了蝎子的毒只怕几天后一命呜呼,而我只是失去了一双眼睛,至少还能好好活着,或许正因

    为这样,那些人也不会视我为劲敌,而日日想着法子来对付我了。”凤诀已经想通了,便显得很豁达,“明日便将我双眼瞎了的消息传出去吧,不过,宁德山庄那边隔得远,先不要说了。”

    “是,殿下,奴才知道了,一定先好好瞒着二小姐。”四九说道。

    “我出去走走,往后要好好锻炼了,总有一天,会变成和有眼睛的人一样的。”站起身,说道,扶着墙壁和桌椅慢慢地往房间外面走去。

    不一会……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椅子倒了撞到架子上,架子又倒在一起,几个花瓶全掉在地上全部碎了。

    四九忙吩咐人上前来,将底下的一片狼藉收拾好。

    凤诀叹了口气,说道,“无论怎么暗示自己,要坚强,不要介意,要接受现实,不要自怨自艾,可是当一步路都不能好好走的时候,还是会泄气啊,四九。”

    “殿下,没事,奴才让他们把这些东西全部都搬走,以后殿下走路的时候就不会轻易碰到这些东西了。”四九笑着说道,眼底却闪烁着凤诀看不到的泪光。

    “对,你把这些拦着我的东西全部都搬走,这些花瓶哥哥价值连城,我实在心疼啊。”凤诀自嘲道。

    “是是是,奴才这就让人搬走了。”四九吸了吸鼻子,说道,殿下还开始自嘲起来了。

    “你又哭?”凤诀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似的,说道。

    四九连忙捂住鼻子,说道,“奴才没有,奴才有点风寒而已!”

    凤诀说道,“别让我听到你哭,不然,我要把你赶走了。”

    “是!”四九捂住嘴巴,眼泪大颗大颗落下。“好了,让他们搬东西,今天就由你扶我出去好了。”凤诀摸索着伸出手,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