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我累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然不会是宫里的,否则,就太容易追查了。”凤诀说道。

    “殿下,那现在要怎么办?”张檄问道。

    “把他放了,银票还给他。”凤诀道。

    “是。”张檄将银票还给了李大勇,并让他下了车,威胁到,“不要说今晚见过人,否则,你会死的比任何人难看,”

    “是,是,草民知道了,草民知道了。”李大勇拿了银票,屁滚尿流地走了。

    “张檄,你再派人盯着他,看看他还会和哪些可疑的人接触。”凤诀命令道。

    “是!”张檄领命,道。

    “还有,那日送披风给我的两个宫女,你去找内务府的郭大人调查一下吗,看看有没有可能与她们有关。”凤诀再吩咐道。

    “是,卑职马上就去找郭大人,调查此事。”

    “切记悄悄进行,不要打草惊蛇、。”凤诀说道。

    “殿下放心,卑职一定不负殿下的嘱托。”张檄道。

    “你去吧。”凤诀挥了挥手。

    回去的马车上,四九问凤诀,道,“殿下,现在知道是谁给您的披风里藏着蝎子的了吗?”

    “……”凤诀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淡。

    “啊?是谁?”四九恨恨地问道,“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别说话了,本王要静一静。”但是,凤诀却打断了他的话。

    四九微微一愣,道,“是,您歇着吧,到了奴才叫醒您。”

    凤诀闭上了眼睛,靠在马车上。

    按照李大勇的说法,李嬷嬷的身份是不小心暴露出来的,那么,真的是皇后娘娘想要他的命吗?

    他并不会和九王兄争皇位啊,若九王兄对皇位有意,他还愿意保他一路上皇位。

    “四九啊,我累了,很累很累了。”他突然说道。

    四九听了,挪了过来,整理了一下,说道,“殿下累了的话,先躺着歇一会吧。”

    凤诀摇头道,“不,不是这个累,是这里累。”他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如果我现在还是连家的儿子,该有多好。”

    “嘘!殿下!”四九听了凤诀这话,连忙说道,“殿下千万不要都说这句话,王妃提醒过几次的,万万不能说啊!”

    凤诀脸上露出一副苦笑,道,“说了会怎样?砍头吗?被关进大牢吗?”“殿下……”四九万分心疼地看着凤诀,道,“您辛苦了,四九知道,您最喜欢无拘无束,在学堂里读书,在枣树上打枣子,上山给大小姐摘桑葚子,您不喜欢这样的争权夺势,也不喜欢血雨腥风。可是,当初您离开连家的时候,大小姐和您说过的话,您忘记了吗?世间再无连家大少爷,只有十一皇子,她说这是您的宿命,如果不接受就会过得很痛苦,她还说,有的人曾经踩过刀山,跨过火海,才见上一面

    ,如果殿下想要涅盘的那一天,就要坚持,要接受自己。”

    “我怎么会忘?”凤诀脸上露出一点清淡的笑意,道,“姐姐和我说的每一句我都记在心里,也是我这么久以来,在明安王的位置上的行事准则。”

    “殿下,奴才知道,您眼睛突然失明,心里头受到了打击,但是,您不要灰心,一切都会好的,令月小姐都能想起以前的事情来,殿下的眼睛也会好的。”四九安慰着说道,“倘若,本王是个健全的人,现在便立即向父皇请示,前去山海关驻守边疆一辈子都不回来了,便不会被人惦记,被人当做敌人。可是,本王现在看不见,连走路都困难,还怎么带领打仗,怎么保卫国家。

    ”“殿下,那李嬷嬷的皇后娘娘的人,所以殿下才打算先不告诉九殿下和王妃吗?就像,就像以前大夫人在汤里给您下了药一样,为了大小姐您什么都没有说,即便心滴着血,也笑眯眯地和大夫人说话,继续

    称呼她为母亲,在大小姐面前更是只字不提,每次大夫人让您喝的汤,您也喝下去,然后再借故离开餐桌,找个地方把那汤吐了,在回到桌子上继续用餐。

    我的殿下,您为何总要如何呢……”四九伤心地问。

    “因为是姐姐的亲人,不想她难以抉择,我便来做选择。”凤诀淡淡地说道。

    “您对王妃的感觉甚是亲姐弟,王妃真的很幸福,有殿下这样为她考虑着。”四九觉得自家殿下太好了,又忍不住鼻子酸

    凤诀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摸索着手,掀开马车帘子,往外面看了看。

    什么都看不到,但感觉到了深夜的微风,吹在脸上凉凉的,风中带着细雨。

    天永远都是那么黑,一丝光亮也没有,让人从心底地感觉绝望,感觉没有一丝生机。

    未来的日子,难道他都要在黑暗中度过了吗?

    “四九,天快亮了吧。”凤诀问道。

    四九看向外面道,“殿下,已经寅时了,就快天亮了。”

    “又是新的一天了啊,多么好啊。”凤诀喃喃地说道,脸上却露出一抹破碎的笑意,令人感到心碎。

    马车咕噜咕噜往明安王府的方向去了,他的心一会似岩浆一会似冰川一会似死水……

    他伸手,捂住脸,眼泪从指缝间滑落下来,打湿了他的双手。

    从今天起,他成了一个瞎子了。

    *

    寿宁殿。

    谢锦然猛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前一头冷汗。

    淑颜连忙走了进来, 小声道,“二小姐,您怎么了?”

    “淑颜。”谢锦然握着淑颜的手,问道,“那日你去拿那毒蝎子,没有被人认出身份吧。”“二小姐放心,按照您说的,奴婢走的时候,故意让身旁的人叫了一声李嬷嬷,奴婢当时还故意低声斥责了身边人,这样,就算有人去调查,也不会查到我们身上的,二小姐心思缜密,不用担心了。”淑颜

    对谢锦然佩服地五体投地,这样的小细节也考虑进去了。

    谢锦然抹了把头上的汗,说道,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噩梦自己摔了一跤,被蛇咬了一口,那种感觉太真实了,手心竟有摸过蛇身体的感觉。”她张开手掌,看了看手心的汗,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