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眼睛失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下从来不害别人,但是想害殿下的人,却一直没有停止过!这些该天杀的,待我四九知道是谁,定不管三七,一刀杀了他们!”四九一边哭,一边道。

    “可是,殿下一直没有说过是谁动的手,看他的样子,他应该心里有数才是,只是还不肯相信。”张檄说道。

    “会是谁呢?会和在玉佩上动手脚的是同一个人吗?”四九说道。

    张檄摇头,“应该不会,玉佩的事闹得那么大,这个人应该会马上躲起来,不会马上再对殿下动手。”

    “现在只等殿下好好调查了!我要养足精神,好好伺候殿下。”四九抹了把眼泪,说道。

    房间里。

    凤诀躺在床上,他也隐隐约约听到了四九的哭声,只是他眼皮太沉重了,想要努力睁开都睁不开,只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然而,这一觉,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也没有醒。

    张檄站在门外等候着殿下的命令。

    等了好久没有听到凤诀的声音,才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只见,凤诀躺在床上,眼睛微微睁开。

    张檄一愣,走了过去,单膝跪地,道,“殿下,天已经黑了,咱们可以出发了?殿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原来的天黑了,我说怎么看不到了。”凤诀恍然大悟般,说道,“四九哪儿去了,怎么还不点灯。”

    张檄一愣,回头,看着桌案上闪烁着光的油灯,分明点了油灯,殿下却……

    他心头猛地一颤,殿下的眼睛……难道……

    凤诀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出一双手,往前面挥了挥,说道,“张檄,你过来扶我一下,让四九把灯油点亮了。”

    张檄怔怔地看着凤诀,看着他空洞的眼睛,还有那双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手,眼圈霎时红了,颤声道,“殿下,灯油……已经点了。”

    凤诀脸上的表情一顿,那双手僵在了半空中,一动也不动。

    他醒来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平常就算再黑的夜,他的眼睛也能敏锐地感觉到周围,那时候,他潜在契丹兵营,经常昼伏夜出,一双眼睛尤为敏锐。

    但是,他不愿意相信,他觉得只是因为太累了,又中了毒,所以眼睛没有先前敏锐了!

    张檄却说,房间点了灯油,而他一点光都看不见啊。

    “你把灯油端到我的面前来。”凤诀说道,声音颤抖着。

    “是,殿下。”张檄起身,将桌子上的油灯端了过来,放在了凤诀的面前,照着他的脸上的表情清清楚楚。

    张檄从来都没有见过凤诀这样的样子,他向来的稳重沉静的,面临汹涌而来的敌军脸上也从里不会有半分不镇定。

    但是现在,他脸上分明闪烁着惊慌和害怕的情绪。

    “殿下……”他颤声唤道。

    凤诀有些无措地伸出手来,他感觉到了油灯的靠近,感觉到了油灯的热度,但是,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手挥动着。

    “啊,小心,殿下!”凤诀的手差点就摸到油灯的火焰了,张檄慌忙将油灯挪开,而凤诀扑了个空,整个人往前踉跄了几步。

    张檄连忙将油灯放下,上前去搀扶他。

    “滚!本王可以,本王看得见!”凤诀用力地将张檄挥开,狂乱地往前几步,却一不小心撞到了花瓶,只听到噼里啪啦一阵声音响起,花瓶被撞到在了地上,碎了。

    凤诀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显得狼狈极了。

    “怎么了,怎么了?”外头的四九听到动静,连忙走了进来。

    却一眼看到摔倒在地上的凤诀和他身旁碎了的花瓶,凤诀正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扶面青的椅子,却又因为一个扑空,而连同椅子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殿下,这是怎么了?”四九见状,不明其意,连忙上去搀扶。

    “别过来!”但是,凤诀却厉声喝道,整个人手狼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脚下又绊倒了椅子,又摔倒在地。

    “殿下……眼睛……”四九看到凤诀这个样子,仿佛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怔在了远处,殿下的眼睛,这是,这是怎么了?

    他看向张檄,张檄连忙走了出去,“我去叫大夫!”

    “啊!”凤诀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眼睛,但是,没有用,看不到,看不到,眼前一片漆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他发了狂似的,拼命地推倒面前的桌椅,收藏架,花瓶器皿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房间顿时一片狼藉。

    而更加狼狈的确实凤诀自己,他踉踉跄跄的,他手伸出在前面,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殿下,小心!”四九眼见着他去抓一个碎了的花瓶,连忙跑了过去。

    但是,已经迟了,凤诀的手生生抓住了碎花瓶,那么用力,所以手心一下就被划破了,一滴一滴的鲜血滴落在花瓶上,地上,还有他的袍子上。

    那么触目惊心。

    “殿下,快把花瓶放下来,您流了好多血!”四九顾不上凤诀的制止,他急忙跑了过去,将凤诀手心里的花瓶拿了出来,丢在一旁。

    而凤诀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一抹令人心碎的可怜表情。

    四九眼底一热,却顾不上哭,赶快从身上撕下布料,暂时先绑住了他出血的地方。

    “贾大夫来了!”不一会之后,张檄将正在厨房煎药调配的贾大夫匆匆喊了过来,贾大夫看到屋子里的情形,顿时吓了一跳。

    “殿下,让大夫看看是怎么回事?”四九搀扶着凤诀从地上起来,说道,“也许,您看不到只是一时的,一下就好了,殿下不要担心,您不会有事的。”

    张檄也走了过去,将饱受打击的凤诀扶了起来,凤诀无力地由两个奴才搀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贾大夫先吩咐四九用正确的方式给凤诀止血,在伤口上涂了药粉,再包扎好。

    然后开始为他把脉,翻开眼皮来检查眼球。“怎么样?贾大夫,这是暂时性的吧。”四九颤声问道,他不敢想象,如果殿下真的看不见了,会变成什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