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且看造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姐放心,已经准备好了。”令月说道。

    连似月握着她的双手,叮嘱道,“令月儿,我只能替你打开一扇门,但是,进门之后,要怎么做,全都靠你自己了,你明白姐姐的意思吗?”

    “姐姐。”令月点头,道,“我明白你和九哥哥的良苦用心,我已经不是以前的令月儿了,我会抓住每一次机会,连诀这样优秀,我不能被抛的太远,我会努力跟上他的步伐的。”

    “果然啊,爱情才是一个人最好的催化剂,月儿你还记得吧,以前你让她好好学,她不是说这儿疼,就是那儿疼。”凤云峥忍不住在一旁取笑道。

    令月脸一红,道,“九哥哥,你,你就别糗我了,你再糗我,我便把姐姐一起带着过去,哼。”

    “别!”凤云峥连忙举手投降,道,“我不说你了,求别拆散我们这对小夫妻。”

    “好了,既然诀儿已经走了,我们也回吧,明日一早要进宫,已经一天一夜不见承君挽君了,心里想的紧。”连似月说道。

    “那姐姐,我也先回去了。”令月抱着她的一叠纸,走出了凉亭。

    连似月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思绪,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令月儿哪儿有些不对劲。”

    “突然听到了喜欢的男人的表白,会是这样的,当初我们说破心事的时候,我回来后三天三夜没睡呢,不敢相信是真的,毫不夸张。”凤云峥说道。

    “是吗?”连似月偏头想了想,道,“也许吧,毕竟这丫头已经喜欢凤诀很久了,如今凤诀给了她这些,只怕会兴奋到整晚不睡了。”

    *

    这头。

    凤诀拿了披风匆匆回了明安王府后,让四九立刻去请了和自己关系亲厚的贾大夫过来。

    待大夫过来后,凤诀让四九将门关上了,让大夫给他看看脖子上的咬痕。

    大夫一愣,道,“殿下被咬的好严重,这是哪儿来的虫子,连着地咬。”

    四九见了也吓了一跳,道,“昨儿还只有一处,也抹了药,今儿怎么满满都是了,真吓人,殿下身上是不是还有虫子。”

    “不是普通的虫子咬的。”凤诀将披风展开,只见那披风上一直匕首,匕首尖扎在一只爬虫的背上。

    “蝎子?”顿时,贾大夫和四九都吓了一跳,四九更是脸色发白,问道,“殿下,这儿,这哪儿来的蝎子,好可怕吧。”

    “贾大夫,你看看这种蝎子的品种,本王被蛰了这么多次,会不会已经中毒了,本王从刚才起,便觉得头昏,胸口还有些恶心。”凤诀说道,冷静,没有半点着急的样子。

    “是!”

    贾大夫先检查了这蝎子的形状,大小,流出汁液的颜色,然后再提凤诀诊脉,仔细观察他被咬的地方,脸色一阵发白,道,“殿下,您,您已经中毒了。”

    四九听了,双膝一曲,跪倒在地上,“这,这怎么办?殿下,中毒了,怎么办?”

    “可还有救?”凤诀问道,更觉得头昏眼花。

    “草民先为殿下清理一下脖子上的地方,将里头的毒汁挤出来。”贾大夫说道。

    但是,凤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本王问你,我会不会死?”

    贾大夫汗液流下来,道,“要,要看殿下造化了,倘若蛰了一口还好,殿下这已经被咬了好几口了,单看这咬痕处的血,已经变黑了。”

    什么……

    凤诀缓缓松开了手,坐在了椅子上。

    而四九则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握住大夫的手,说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殿下才刚刚从战场上归来不久,那样的腥风血雨都没事,怎么一只爬虫咬几口,就要看造化了!贾大夫,你是不是庸医啊!”

    “四九小哥,殿下曾对我有恩,我如何不希望殿下好,只是……”贾大夫看了看连诀,道,“这不是一般的爬虫,而是蝎子呀。”

    “蝎子,蝎子……”四九看着凤诀,才发现他脸色已经不如平日里好看了,有些苍白的迹象。

    “四九,去叫张檄进来。”凤诀始终显得很淡定,吩咐道。

    “是。”四九连忙走了出去。

    一会之后,张檄便走了进来,单膝跪地,一脸担忧,道,“殿下,怎么会有蝎子咬您,难道,那牢房中竟有这种毒物吗?”

    “此事不要声张,本王要细查一番,你们也不要惊慌,大夫说了要看本王的造化,也没说会马上死。”凤诀说道。

    “可是,殿下……”四九担心极了,所谓看造化,还不就是有会死的可能性,这让他如何能接受。“不要可是了!张檄你立刻去查一查,这种蝎子京城里哪里会有。四九,你速去恒亲王府一趟,将我上次买的簪子送给连家二小姐,便说是我的礼,但是,你同时让她将贾大夫开的药丸和药粉分别吃了抹了

    ,她也被咬了一口,不过咬的很轻。”

    凤诀吩咐道。

    “是,殿下,卑职(奴才)这就去。”两个人只好领命。

    “记住,切勿声张。”凤诀再次命令道。

    “是!”两人分明带着命令离开了凤诀的身边。

    “殿下,草民先为您清理脖子上的毒血。”贾大夫说道。

    “嗯。”凤诀出去锦袍,贾大夫将他的头发束起,拿出针来,一针扎下去,那黑色的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贾大夫连忙让凤诀躺在椅子上,那乌黑的毒血一滴一滴地掉下来,凤诀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额头上清楚细密的汗珠来,一双放在身侧是手发着抖。

    “殿下,您这样躺一会,草民会为您敷上药的。”贾大夫在一旁说道,看到这些乌血,他心里的也直发憷。

    而凤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想着这件披风的事:

    他从牢房出来后,内务府的宫女便送上了披风,说是皇后娘娘所赠,他心怀感激,穿在了身上。

    第二天,他前去长春宫谢恩的时候,皇后还问他喜欢不喜欢,这说明这袍子确实是皇后所赠的没错。而这蝎子……也是他偷偷放进去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